【囚禁+道具】【补档】【限制级】


  又一次的剿灭敌军后太宰治扛着使用完污浊倒头就睡的中原回了家。他将中原放在车的后座上,为了让他不因为自己烂的能上天的车技受到伤害,他在驶离这片废墟前还找了几根看起来比较结实的绳子,为的是把他绑在汽车的皮垫上。

  一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就连路边的路灯也处在一种罢圌工状态当中。车窗玻璃被砸坏了,怕是刚才中原使用污浊时干的,冷冽的风从破了的口子里吹了进来,尽管不冷,他还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太宰治开的很慢,慢到他甚至都能够听得到从后面传来的中原打呼噜的声音。他记得中原的家里有一个地下...

@笠翌 的接文,浔于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
想要一个“学霸与学霸之间的爱情故事”这样的标题(喂)

xx
    太宰看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解题过程后,才开口道:
    “你做的可真快,大概从我离开到你写完才过去五十分钟?”太宰治笑着,在中岛敦身旁的座位上坐下,“还有今天的作业可真多啊……语文还有一篇作文要写,对了,除了c市的高考数学卷以外,还有其他的什么吗?刚才布置作业时我跑出去了,结果我回来后黑板上就什么都没有了。”
    太宰治抱怨到,打开抽屉将里面的试卷拿了出来。中岛敦这时才放下手上的笔,将一个小的...

    是有你的存在,才让我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他站在我的面前,用沙哑低沉的嗓音说出这话。我抬起头,没回应他的话,他便张开双臂,凑上来想要吻我。但我却触碰到他湿漉漉的发丝和被雨水浸泡过一样变得沉重不堪的卫衣。我愣了愣,转头想去看窗外,但他阻止了我,又将我抱得更紧了一些。过了一会,他才开口告诉我外边正在下大雨。雨在淅淅沥沥的下着,而他身上的水汽更浓郁了些,像是混杂了不少的森林气息。

  今天又去找哪只猫咪了呢?我问着还未睡着的一松,不过他开口说了一声没有,又摇了摇头,只是不小心跌进的湖水中。一松这样说着,渐渐嘴唇也失去了血色。接着我揉着他的头发,哄着他入...

含少量低俗情节,ooc,注意。

表白血字。

  

    一个夏日的午后。班内的大部分人都呈半死的睡眠状态,就连平时最为闹腾的金也安静下来,整个人贴在课桌上,忍耐着空气中的燥热。除此之外,除了离开去学生会室整理文件和抄写报表的安迷修,还有借此机会逃课去那边吹空调的雷狮。

  “如果你过来是专门为了偷懒的话,就回教室去。”安迷修抬起头,瞪了一眼还在沙发上躺着玩手机的雷狮。不过雷狮直接无视了他的话,径自翻了个身,无声地反抗着安迷修所说的话。

  安迷修脸色沉了下去,不再开口。他不想在自己忙时和雷狮吵架,因为这既会让他手上的工作因他而慢上一大截,也会...

全文阅览 共五万。链接 密码: 8qhd


【完结】

雷狮离开了,说是要在那边待两年以上,在机场分别时安迷修差点哭出来,就怕再也见不到面。雷狮也十分难得的露出苦涩的表情来,安慰他说还可以视频通话。不过哪有Omega安慰Alpha的道理,越想越觉得这个场景诡异的雷狮推开了安迷修,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等回到家,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TO安迷修:骑士就要有骑士的样子,不许在那种地方哭,你要做的就是给我好好看家,然后等着我回来。

  收到短信的安迷修一下子有了信心,决心在这段日子里努力工作。

而留在国内的安迷修接手了家里的事业,每...

1-3 4 5 6 7  请不要关注我的小号。

参考资料 好多直接照抄的,又偷懒了。


  安迷修收到雷狮的短信是在二十分钟前,而现在他正站在东教学楼门口,正准备赶往约定的地点。一开始他是想拒绝的,因为临近期末,也快要毕业了,但他的课内作业基本上是拿来赶的。之前陪雷狮的时间多,干正经事的时间就只能缩小,虽然他也不想这样,但写不完就拿不到毕业证书,迫于压力这些天他一直留在教室里。不过最让他想不懂的是这次雷狮居然十分勤奋的做到了自己的前头。这些就算了,最让他搞不懂的是为什么雷狮要在这种紧要关头找自...

 貌似官博都发话了,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如果被删了那之后再发很累…之前的章节还没解封,总之最后会搞百度盘的Word文档。

之前的章节,目前只有两回。

**性质内容会有,注意。

  “关于秋季运动会的细节……”

  当他听到“秋季”这个字眼时,他才意识到漫长的夏季已经过去了。又感觉和安迷修相处的时光不过是转瞬即逝。但虽然说已经步入秋天,可气温完全没有下降的意思,还是照旧酷热炎暑,在班长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注意事项时,他已经偷偷的拿出手机玩了起来。以前的雷狮还会主动的报名参加这样的集体活动,可一到了大学,身旁的朋友都不在一个班里,他也...

前文可以在我的主页找到。


【夏】 

   放暑假的前几日,雷狮都是在赶未完成的课业作业中度过的。也只有这时他才觉得安迷修说的那些废话是正确的。平时的安迷修基本上有空就写一点,要不是雷狮经常骚扰他要求他和自己去酒吧喝酒耽误了进度,否则他也会是最早将作业交上去的其中之一。而雷狮这边,虽然进度慢,好歹也是上课认真听了,也不至于盯着纸张和书本文档半个字也憋不出来。本来这次老师就已经警告过要是交不上就别想放假回家,但他仍旧不以为然,宁愿最后几天陷入补作业地狱也不愿意一开始就好好地写。而对于雷狮的作业,安迷修倒是不需要担心他写不来或者完不成,但反观格瑞...

前文可以在我的主页找到。
这章含有R-18情节,不适宜可以跳过,不怎么影响。

  他们回到学校后,立马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和考试中,也是在这紧张的氛围里,学校突然通知周三下午最后两节课被挪用于大扫除。在老师说完分配和任务后,懒懒散散的学生们都极不情愿的从桌位上站起来。虽然也不乏情绪高涨的学生,但总归那还是占小部分。而被叫去打扫三楼尽头厕所的安迷修和雷狮两人却有些心照不宣,毕竟他们两个还未从四天前赏月的那中暧昧中转回状态。有的时候雷狮也会暗暗地骂安迷修的迟钝和不解风情,不过越想这些东西他就越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女性。虽然自己能怀圌孕,但也还是一个“男性”。当他越想越歪时,他...

二万字短篇未完结。

  庆长八年,秋。

  今日已是快入冬了的季节,但这并不妨碍中岛一家的生意。父亲早早出了门,独留他一人在家后院数因为季节变换而发黄的落叶。他的身旁放着一壶早已放凉的茶,原本竖立在绿色茶水中的茶梗也随之沉入碗底。

  他没去在意那些,因为每一个无趣的早晨他都是穿着不合身的浴衣和他母亲的木屐在廊下坐着,并时不时的抬着脚在水面上方不安分的晃动。而此间的片刻宁静却被一朵白色的茶花所打破,腐烂的脱离枝头的花朵落入水中,溅起一阵阵水波。

  过了一会他站起身来,将茶碗里的淡绿色茶水喝掉又将衣服...

1 / 3

浔于

(自稱)一個正直善良的社會良好青年。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