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ABO] 我的所有物(中篇完结)*6

前文可以在我的主页找到。


【夏】 

   放暑假的前几日,雷狮都是在赶未完成的课业作业中度过的。也只有这时他才觉得安迷修说的那些废话是正确的。平时的安迷修基本上有空就写一点,要不是雷狮经常骚扰他要求他和自己去酒吧喝酒耽误了进度,否则他也会是最早将作业交上去的其中之一。而雷狮这边,虽然进度慢,好歹也是上课认真听了,也不至于盯着纸张和书本文档半个字也憋不出来。本来这次老师就已经警告过要是交不上就别想放假回家,但他仍旧不以为然,宁愿最后几天陷入补作业地狱也不愿意一开始就好好地写。而对于雷狮的作业,安迷修倒是不需要担心他写不来或者完不成,但反观格瑞那边的金,除了指导他不会的内容以外,就差他直接上了。(虽然最后真的是格瑞帮他完成的)

  不过也算是有惊无险,他在期限的最后一日上交了作业。不过在这之后他留在寝室里睡了一天才跑去收拾行李。由于先前的一个月安迷修将会留在这边,有些不舍得雷狮离开的他站在车站站台上问雷狮是不是要回家了,但雷狮的回答让他又惊又喜。

他将会留在这边陪自己的男朋友!在他又重新理解了一遍这句话后,喜悦立马涌上心头。这大概是自己活了这么久以来同性所对自己说过最感人的话了。当即安迷修就抱住了他,并站在站台前哭了起来。

  “你搞什么啊,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和小孩子一样。”雷狮着实无法理解他,只能将他拖到一旁去掏出包里的纸巾叫他擦擦眼泪,待他平静下来,安迷修搂住他的腰将他压在厕所隔间的木板上又亲了好长时间。

  等到亲完腻完,安迷修带着雷狮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休息了一阵,他们也不肯闲着,直接跑到外面去闲逛压马路。等到玩够了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当雷狮喝多了趴在酒吧吧台上睡着开始说梦话,还是安迷修付了钱再将他背回去的。平时一个人在家,他从没有在外面待到那么晚,存在于记忆里的,每次带着自己出去浪的也只有雷狮。但好像以前也是有过那么几回的,只不过他记不得了。

  “如果你以后突然反悔说不肯做我的新娘的话,我可是就算强迫也会让你在结婚申请书上签字的。”安迷修走在空旷的街上,自言自语般对着还在自己背上的雷狮说道,“不过那天还很遥远就是了。”

  余后的一个星期他们就经常熬夜待在一张沙发上补电影和平时都没有时间看的剧,导致好几日他们两个都是白天睡觉晚上精神的状态,最后安迷修觉得不能再这样,至少得把时差调过来。那以后安迷修十点后就没收了雷狮的手机,也不管他闹,什么都不解释板着一张脸说睡就睡,雷狮拗不过他,闹了几天发现这货根本不听人说话,只能乖乖听话去睡觉。

  有了足够的休息时间,雷狮几乎就天天往酒吧跑,而且也从不告知安迷修,只有几次他是同雷狮一起去的,而最后要么是他自己回来要么就是酒保打电话要安迷修过来接。一来二去的,他也和酒吧里的部分人认识了,而且有几次去找雷狮,还会被叫名字。虽然他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果然还是无法适应这种地方。

  “要不要去游乐园?自从我们交往起就从来没去过那。”

安迷修指着一张宣传手册说到。而在一旁的雷狮凑到他身旁的将他手上的东西夺过来看了一眼。貌似是新开的游乐场,不过说实在的,他对那种地方提不起兴趣,也不太想和安迷修这家伙一起去。

  “去那玩旋转木马吗,你都几岁的人了,还和一群小孩子抢游乐设施玩,不如去玩海盗船。”雷狮指着上面一张图片说,又往后翻了几页。

  “为什么你会有脸说我的?”

  “真的要去的话就带上卡米尔吧,我觉得他应该会感兴趣的。”

  “但这不是我们俩之间的约会吗。”

  争论到最后,两人都不再开口,也不想再讨论哪个设施好玩或者要不要带上卡米尔。要不我们就去海边吧,沉默了好一会,安迷修突然提出新的点子。雷狮转了转眼珠子,轻轻嗯了一声。在提议得到双方的认可后,安迷修跳起来,告诉也其实搭电车就能到。

  “那我们过几天就去吧。”

  就算知道自己所在的城市沿海,他也一次都没去过。

“海边是殉情的好去处”,毫无道理的,他突然就想到了这句话。或许真的是这样,他看了一眼身旁亢奋的安迷修,无力的笑了笑。但他从未想过死,现在不会以后将来的某一天也一定不会,唯独这一点他是百分百确信的。他们要去的海边是充满希望的,而不是他所想到的那个“殉情”,越来越多的时间里,雷狮会想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对未来的不确信,对将来婚姻和安迷修的不确信都让他觉得很糟糕。果然自己不是Alpha或者Beta才是最差最烂的结果吧,瞒着所有人的雷狮渐渐感到不安,这时他才逐渐感觉到害怕,也承认他是欺骗了所有信任着自己的朋友。那么他也应该相信安迷修吗,他不敢置信自己会有一天将自己托付给一个Alpha。在得知结果那天起,他只希望自己以后的伴侣可以是Beta而不是Alpha,因为这会让浑身不舒服。现在他所想的,都是不敢告诉安迷修的,就算近在咫尺他也从不袒露心声。

你的爱是真心实意的吗?确定没有哄骗我的成分在里面吗?有几次雷狮都想要问安迷修这样的话,但话到嘴边,早就在心里打过草稿的东西也像是被撕的粉碎似的,无可奈何,他只能站到他的面前,拥抱他一下,当做说了想说的话。

夏季的早晨是闷热的,就算换成了草席,那灼热感还是挥之不去。这种日子里换谁也不愿意出门,但要是不早点去,下午只会更热。明白这点的雷狮虽然不情愿,还是下了床跟着安迷修去了车站。在等车时雷狮算了一下,发现来去行程至少要四个小时时他就做好了留在沙滩上坐着吹一夜海风的准备。

“为什么明明是休息日人还那么多。”

速度不够快的两人没抢到座位,只能扶着挂钩站了一路。最后下车时雷狮表示站的腿有些酸,稍微站了一会才重新感觉到腿的存在。

“还有些好路才能到,干脆打车吧,我看你也不太想走路过去。”安迷修站在路旁拦车,雷狮则夸奖他十分了解自己。一晃转眼间到了十二点,一半是雷狮不愿意起来,一半是路程太过遥远。达到后,他们先是在沙滩旁的温泉旅馆里开了间房,虽然搞不清楚为什么在海边会有温泉旅馆,但看起来是生意不错的样子。

“那我们要现在下去吗?”在整理东西时,雷狮闲的顺口问他。

“等到晚上,太阳落山后我们再去吧。”

“那你来海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雷狮再不想吐槽他,拿起衣服就走进浴室。安迷修在他去洗澡后坐在房间里看了很久的电视,后说了一句有事就抛下雷狮一人跑到楼下去了。从浴室出来后他感觉好多了,没发现安迷修后他只能坐着看他离开前没关上的电视,之后由于太困了没等到安迷修回来就直接睡了。半小时后,安迷修拿着冰棍回到房间,坏心眼的用外包装冰他裸露在外的肌肤。只是在一阵不怎么友好的胡乱拍打后,雷狮并没有醒,安迷修见他这样,干脆就撕开包装袋将冰棍塞到他嘴里,但很快他发现了什么不太美好的事,笑了出来。

下一秒安迷修就被雷狮用枕头击翻在地。

等到太阳落山,他们才下楼去。安迷修的状态一直很兴奋,反倒雷狮,只是跟在他的身后捡被海浪卷到沙滩上的贝壳。他蹲下去,把乳白色的白壳抓在手心里,又走到海水里沿着线走下去。虽然还不算晚,但来晒太阳的游客都已经拿着东西往宾馆走了。安迷修走在前头,时不时的回头去看蹲在地上用海水洗贝壳的雷狮。

洗贝壳的途中,他总是不小心就抓到脚边的细沙,使雷狮原本白净的双手弄得脏兮兮的。晚上的气温下降的厉害,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冷起来了,况且自己还没穿长袖。雷狮扔掉手里的东西,往安迷修的方向跑去,将他撞倒在海里。

“痛!”安迷修喊道,并在自己跌进水中时感觉有海水灌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真是,这点就不行了吗。”雷狮从他的身上起来,在扔下安迷修的同时往海的深处走去。

晚风吹得雷狮脑袋疼,而且浑身也湿漉漉的,衣服黏在肌肤上让他感觉不舒服。黑压压的海就在眼前,已然没有白日在窗前往下看的那种透明的海蓝色,有的只是哗哗的浪潮拍打在岩石上的声音。

这时海水已经盖过雷狮的腰部,他仰起头看向远处若隐若现的明月,嘴角才浮现出一个浅浅的弧度。他站在海中,没有听到身后安迷修喊他的声响。最后当雷狮准备继续朝深处走去,刚刚才走到他身后的安迷修突然用力地抱住他,将他往后拖拽。

“你干什么?”像是刚从梦里醒来似的雷狮发疯一般朝身后的安迷修骂去,开始像甩小动物一样试图挣脱安迷修的怀抱。

“你是想去送死吗!我可不想两个人来一个人回去!”安迷修架着他的双手,将他往后拉,为的是让他远离那片危险的海。

“放开我!”

“啧。”

安迷修一用力,将雷狮整个人抱起并摔到沙滩上。安迷修站在那,瞪了他很久,只是因为搞不懂为什么雷狮会做出那种举动。而突然被摔还没搞清楚状况的雷狮站起来,和他打了起来。直到最后两个人都落了伤,还是没搞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雷狮决定不再理他,独自一个人坐在岩石后面。刚刚打完架的安迷修心情也不太好,决定先晾着不管他,独自一人去了附近的商店买烟。

安迷修没有吸烟的习惯,只是一时兴起。才刚没吸几口,他就被浓烈的烟味呛得泪流满面,初体验并不是那么美好,意识到这一点的安迷修很快就将烟熄灭,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中。除此之外他还买了一瓶橘子味的饮料,准备送给雷狮,作为赔礼道歉的礼物。灭掉烟后他加快了脚步,就怕自己一慢,等的不耐烦的雷狮抛下自己独自一人离开回到宾馆。虽然他们并没有约好,安迷修还是在雷狮离开前走回目的地。。

“给。”安迷修把握在手里的玻璃瓶递到雷狮的面前,希望他能收下。

“我不要,那个给我。”

“什么东西?”

“当然是烟,你以为我闻不出来吗?”雷狮笑笑,哼了一声,“你这骑士道的家伙,居然抽起烟了,不怕我告状吗?”

“意外。”安迷修摸了摸下巴,声音弱了下去,听上去有些底气不足,“不过我不是都说了要戒吗?”

“你给不给?”

  安迷修皱眉,脸色黑了下去,思索究竟要不要给,过了好久才从烟盒中抽出一根香烟,连同打火机一起递给雷狮。他接过烟后,安迷修打开汽水瓶盖,一股脑的全部喝进肚里。他有些不开心,不知怎么的开始生闷气,很快便从雷狮的身旁走开,决定不再理他。

  由于没把手机带下来,他也庆幸当初没拿下来,不然泡了水拿去修理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口袋里还有些钱,虽然湿透了,好歹还能用。安迷修想着,踏入一家还在营业中的拉面店。正好自己有些饿了,等吃完再去找他好了,说不定那时雷狮心情就恢复了。安迷修坐定后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隐隐觉得把他一个人留在那不安全,便和老板打了声招呼跑了出去。一开始他还怕雷狮走掉,但在看到他还坐在原地才舒了口气,快步走到他的身后去。

“雷狮,你坐在这不冷吗?”安迷修说,蹲了下去。

“我的事也不需要你来管吧?”

“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男朋友,走吧,我请你吃面。”

  雷狮站起来,跟着安迷修离开了。他们之间总是这样,生活中总有一些来得快去的也快的争吵,不过这都只是在双方都没有那么生气的基础上,不然就不是一句道歉或是示好那么简单了。好在他们两个都已经成年了,也很清楚就算是生气也要把握分寸,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吃完面,已经快将近九点。他们两个都感觉到累,可雷狮还是没有想回到宾馆的念头,说是再走走,于是十分听话的安迷修留了下来,继续陪着他在沙滩上漫步。海岸边静的很,站在这也只能够看到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让他有些不自在。最后安迷修拉着雷狮的手,带着他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雷狮就说想要吃榛子和雪糕,也不知他发什么疯,安迷修不想动,说了句“你自己去吧”蒙头就继续睡,不料雷狮吵着要他起来,连拉带拽的硬是逼安迷修换好了衣服。

“你是小孩子吗?”

“说谁呢你。”

  争论声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几分钟,安迷修拿他没办法,只得乖乖听他的话和他一起下楼去。今天的天气还是同往常一样闷热,让他只是待了几分钟就浑身不舒服。而雷狮看起来倒像是不怕热,有活力的很。在冬天他恨不得冬眠,天天缩在暖炉旁边,可一到夏天整个人就像是活过来一样,只要一把他关起来就浑身难受。这让喜欢在空调房里待着的安迷修受了不少苦。在雷狮留在甜品店里排队买雪糕时,安迷修闲到发慌,只能去一旁逗流浪猫。十分钟后,雷狮从店里走了出来,平时他也只是给卡米尔买这种甜食,今天早上突然想起,趁着劲头还在,立马喊了安迷修要他起床。

  “但是不怎么好吃。”雷狮说,接着他看向蹲在巷口摸猫咪的安迷修,走过去便把手上的雪糕塞到他的嘴里,结果一个没注意,奶油滴到了他的衣服上,

  “不吃的话一开始就不要拖我下来啊!”安迷修抢过他手里的雪糕,站起来立马就将他赶到其他的地方。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了厌烦,在路边的咖啡店里坐了下来。店里的氛围很不错,更重要的是这里有空调。其实一开始他们和其他的所有人一样,都是为了游泳才来这的,只是和说好的不一样的是,安迷修从来没说过自己不会游泳这事。不过这又怎样,雷狮早就嫌和他待着一起无聊了,他不跟着过来也好,反倒清净。于是下午的游泳,安迷修只是坐在沙滩的阴影处,在群里寻找和自己一样闲的人。

  在安迷修喝掉咖啡,开始查看手边的报纸时,坐在自己对面的雷狮还在拍照。一般他并不喜欢在饭前还要拍照发到网上炫耀,不过这是次要的,主要还是因为相册里几乎全是雷狮,没有太多的空间拍其他的事物。

  “等下要不要去旧宿舍看看?”

  “这边还有宿舍吗?”

  “好像是很久前留下的,我也只是听说。”

  安迷修将视线转回到报纸上写着“火灾”的那栏报道中,又看了眼上面的刊登时间,才发现这已经是一年前的报道了。很快他们离开了咖啡馆,回到宾馆去换衣服。果然雷狮他的身材很好,盯着他上身赤裸肌肤的安迷修这样想到,但果然还是第一次在阳光下仔细的观察他的身体,平日里全都是在漆黑的环境中摸索,不但看不到他的脸,还会因为自己的乱摸被踢下床去。最后安迷修选择留在遮阳伞下坐着看包,虽然他也很想和雷狮一起去水里玩,但海边炙热的风吹得他昏昏欲睡,没有什么精神。他看着雷狮跑远,心里总堵得慌,有种自家孩子一个人出去的错觉,可雷狮不仅不是小孩子,还是能把隔壁班小混混打的满头是血的家伙。

  海边到处是孩童嬉戏的声响,安迷修将脸埋在膝盖处,捡起一边的小石子在沙滩上划下几道痕迹。所以当初提出要来的是自己,现在想回去的也还是自己。安迷修叹了口气,想要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逛逛。湛蓝的海面被阳光照的闪闪发亮,远远的就能看到异样的光点。海浪打到沙滩上,带来了贝壳和海藻以及一些常见的海底生物。安迷修抓起一只螃蟹,但在被夹到手指后痛的他立马甩手。

  或许有游泳圈自己就可以下水了,但果然这种东西还是小孩子的玩意,自己一个大人如果说出去怎么说都太丢脸了。想到这,安迷修红了脸,还好身旁没人,雷狮也走开了,不然他肯定又要嘲笑自己。这让他想起自己父亲本来想让自己学游泳的,奈何实在怕水,最后也没学成。

  “请给我一瓶水。”

  安迷修接过小贩手中递过来的矿泉水瓶,打开瓶盖一股脑的往下咽。这让他想起了早上被雷狮扔进垃圾桶里的雪糕。其实自己一直都很喜欢甜食,不过从没有和雷狮说过,今早看到他浪费也怪心疼的。只是他说不出口“你要是不想吃就给我吧”这样的话。于是安迷修跑去店里买了一份大的盒装冰淇淋,站在店门前吃掉了它。

  想要去到他的身旁。安迷修是这样想的,但实际行动他从未做出。现在他确实不知道雷狮跑去哪了,虽然他什么时候都不解开头上的头巾,可总有一天会成为累赘的。安迷修朝海边走去,狠毒的阳光像是要穿透他的身体一样,使他浑身上下都变得燥热起来。即使海水就在眼前,他也只是将脚踏进,漫过脚踝后,他就只是站着,不再继续前进。

  “ 怎么,你不是不喜欢海水吗?”

  安迷修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一大跳,低下头去才发现雷狮一直坐在湿润的沙土上。还没来得及回应,天空就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明明太阳还悬挂在天幕中,结果却下起了雨。他们没有想要躲雨的意思,只是安静的看着海面上迎着海浪冲浪的年轻人。

 “你不去吗?”

 “什么?”

 “冲浪。”

 “我去问了,由于今天人太多了,冲浪板被买到断货。”

 “我觉得你还是留在这比较安全。”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啰嗦了?”

雷狮打断了他的话,抓起一个贝壳,想也没想便扔回海中。我们回去吧,在雨停之前。安迷修说,雷狮只是轻轻嗯了一声,看上去有些厌烦的样子。

  在两个小时后他们重新搭上列车,换成了安迷修靠在他的肩膀上陷入梦境。

TBC

请点小红心/小篮手支持我,十分感谢。

评论(5)
热度(199)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