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ABO/] 我的所有物(中篇完结)*4

前文可以在我的主页找到。
这章含有R-18情节,不适宜可以跳过,不怎么影响。

  他们回到学校后,立马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和考试中,也是在这紧张的氛围里,学校突然通知周三下午最后两节课被挪用于大扫除。在老师说完分配和任务后,懒懒散散的学生们都极不情愿的从桌位上站起来。虽然也不乏情绪高涨的学生,但总归那还是占小部分。而被叫去打扫三楼尽头厕所的安迷修和雷狮两人却有些心照不宣,毕竟他们两个还未从四天前赏月的那中暧昧中转回状态。有的时候雷狮也会暗暗地骂安迷修的迟钝和不解风情,不过越想这些东西他就越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女性。虽然自己能怀圌孕,但也还是一个“男性”。当他越想越歪时,他就会滋生出想约安迷修出来狠狠打上一架这样的念头,可每次他都是用“我很忙”这样的借口拒绝。

  在班里的大部分学生都离开去取毛巾扫把之类清洁工具时,他仍旧趴在课桌上。

  “雷狮,走吧。”

  “我不是很想动,要不你抱我过去吧。”

  他看着雷狮,反复研磨了他那句话其中的信息后,他才将雷狮拉起,不顾他的挣扎,抓着他的手就拽着他出了教室。这该死的,没有半点情趣的闷骚,他在被拽着强迫奔跑的这几秒里,他把能想到的脏话全用到了安迷修的身上,并在他停下时,毫无避讳的直接当着他的面骂了出来。

  “你去把毛巾和拖把拿出来。”

  雷狮站在洗手台前看向还站在厕所门外的安迷修,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安迷修则是什么也不说也不抱怨,忍受着最终选择乖乖听话,去了最里面的杂物间拿雷狮要的东西。有时他也会想究竟是什么让自己对雷狮产生了感情,

这时,安迷修再一次闻到了那股令他口干舌燥,好像白棉花糖一样黏圌腻的甜味。这可怕的味道,安迷修想。估计又是哪个Omega进入发圌情期了,可又不太对劲,因为这味道他曾经闻到过,而且貌似就在门外。注意到这点的安迷修顿时慌了神,打开杂物间的门就冲了出去——尽管他在打开门前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到后退。

  目前的安迷修还没有强大到能够控制自身的欲圌望,而且他还是一个连恋爱经历都没有的处圌男。这是他第二次遇见自己好友发圌情中的景象,上一次他奇迹般的忍耐住了,但这次他只想立马侵犯倒在地上的那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甜蜜气息的Omega。不过和上的不同的是,他也确实是这么做了。

  “你……你干什么……”

  当安迷修正想扶起跪倒在厕所瓷砖上的雷狮时,他拍开了安迷修的手。即便身子正渴求着希望有人能够插进去,但在他还神志清醒的状态下,他并不想在这种地方和安迷修发生什么关系,还特别是与性有关。但他的思想总是与行动相反,一边想着要逃开,一边整个人大口呼吸着靠在了安迷修的肩上。浓厚的信息素包裹着他,几乎渗透进了全身上下各个角落里。

  “地上很脏。”安迷修说,抱起再没有力气反抗的雷狮进了厕所的最后一个隔间。他叫雷狮把手放在水箱上,背对着自己抬高臀圌部。这是他第一次听从安迷修的话,即便那听起来像是命令。而这个姿势也令他感到十分羞耻和兴奋。安迷修的手不安分的在他的腿圌间摸来摸去,而每一下都对还处在未解决发圌情热的雷狮来说都是致命的,他难受的扭圌腰,转过头去用满含怨念的眼神紧盯着安迷修看,眉毛也皱在一起。

  他靠近雷狮,轻圌咬了一下他的红的发烫的耳圌垂,接着伸出舌头舔圌弄耳廓。雷狮被他弄得手脚发软,喘息声也越发的大声起来。安迷修把手指伸进他的口腔中,搅和着柔软温热的舌头,他也十分配合的舔圌弄吮圌吸。亲吻时津圌液中带着点草莓的甜味,有些分心的安迷修在思考这个问题时被雷狮重重的捏了一把。亲吻持续了几分钟,接着有些缺氧的雷狮红着脸推开了他,在呼吸新鲜空气的空档,他主动凑上前在安迷修的脸颊上碰了一下。

  这动作让安迷修一下子起了劲,便再次下令要雷狮转过身去。本身他并不想听从安迷修的指令,结果他反抗不能,任由身后的Alpha将自己的裤子退到膝盖处。在私圌处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气中和Alpha的眼底时,他发软的双圌腿颤抖起来。他讨厌这具极度敏感的身体,在还未真正得到应有的开发和爱圌抚前,穴圌口淌出的爱圌液早已顺着腿圌根向下圌流去。而盯着这幅光景却迟迟不敢做其它动作的安迷修差点流了鼻血。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啊……”

  “要是没有扩张,雷狮你会受伤吧?”他有些担心的问道,回忆了一下之前查阅的数据。犹豫了一会,他才将手指插入小圌穴内。在察觉到有异物进入体内时,他有些紧张,抓着水槽盖的手也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安迷修缓慢的探索着,甬道内早已湿的不需要扩张就能够轻松进入的程度。在插入第三根手指时,他已经想提圌枪上阵了。

  “我可以进去吗?”

  他扶住性圌器,将龟圌头抵在入口处,但已经说不出话的雷狮只能用行动来回答。最先插入时他感觉十分容易,但雷狮的不配合大大增加了难度。在被比手指大上好几倍的巨物进入时,他忍不住缩紧了小圌穴,将还未全部进入体内的性圌器卡在外面。安迷修试图用语言安抚他,希望他能放轻松下来。

  安迷修耐心的等待着雷狮。本想在他适应后在抽圌动,只是雷狮小声的呻圌吟声使他无法再等,抓着他的腰就开始大力的抽圌插起来。由于这还是第一次真枪实干的做,让只看过这方面相关书籍和视频的安迷修只会乱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倒抽了一口凉气,被异物填满的感觉让他有一直说不出的难受感,好似内脏被挤压一般的疼痛感让他哭了出来。只是没过多久快圌感便取代了疼痛。

  他感觉自己像是快被撕裂了,从前打架输了都没怎么疼过。他一方面想要安迷修拔圌出去,一方面又想他插得更深些。

  “呜……嗯嗯……再……”安迷修挺了挺身,往更深处插去。但在顶撞到宫圌口时,他不敢再和之前一样横冲直撞,而是选择只在入口处浅浅抽圌插。还没有真正解决性圌欲的雷狮转过头问他到底在干什么,他支支吾吾的,说不想让他怀圌孕。

  “等快射圌精再拔圌出去吧……你……快点……”

  早知道会有这一幕,就该准备好避圌孕套。要是现在就标记了他,那么这对双方都是有所危害的。毕竟Omega这辈子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而Alpha却可以标记很多个Omega,在他还未确定雷狮是否也喜欢自己前,他们之间的关系还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他抬高了雷狮的臀圌部,再一次加大力度狠狠的往花心深处捅去。他虽然害怕之后可能会有人过来这边,但其中“不得进入他人的劳动范围内”这样的规定也给足了空间。只要在放学前离开就好,安迷修加快了下圌身的动作,并在即将要射圌精时将性圌器抽圌出将精圌液射在雷狮的腿圌间。

  “你往哪射啊……!”恼羞成怒的雷狮骂了一句,

“可以再来一次吗?”还没被满足的安迷修用手指揉了揉他有些红肿的穴圌口,拿出口袋里的纸巾将他腿圌间的白圌浊擦拭干净,继续说,“我想看着你的脸。”

他拉住雷狮的双手,而在一瞬间脱力的雷狮跌倒在安迷修的怀里。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发软的双圌腿让他只能靠在安迷修的身上,由于没有标记,自身的欲圌望也还未真正得到满足。他无意识的蹭蹭安迷修,想要被摸圌摸头或者得到几个吻。这是Omega的撒娇方式,只是一般很难看到像雷狮这样的人会向安迷修索吻。头脑有些发热的安迷修觉得十分幸福,笑着搂住他的腰后立即就低头给了雷狮一个吻。

接着他抱起雷狮,让他坐在马桶盖上并分开他的双圌腿。这次他不再遮遮掩掩的了,大方的接受了与安迷修的交圌欢。雷狮搂住他的脖子,又一次亲吻起来,直到将周遭的氧气都耗尽。他向下吻去,在舔圌到颈后的腺体时,他的身子颤了颤,愈发的搂紧了安迷修。本来他想安迷修会咬破腺体并注入信息素的,但让他想到的是他只是舔,结果弄得湿漉漉的。

“我喜欢你……”

第二次的进入十分容易,可柔软的内圌壁再也承受不住猛烈的冲撞,最后使他受了伤,星星点点的红色顺着腿圌根流下。雷狮叫他快点停下,安迷修却像没听到一样,继续顶圌弄。得到雷狮处圌女的他显然异常兴奋,话也开始多了起来。在他将头埋在雷狮颈部时,他压低嗓音凑到雷狮的耳旁。

  “和我做圌爱会让你感觉恶心吗?是这里吗?舒服么?你说啊,哈哈,不过别喘的那么大声,你的第一个是我吧?觉得怎么样,之前应该没玩过这里吧?”他加重了身下的力度,犯迷糊的雷狮只是哽咽,将指甲嵌入安迷修的皮肉中。

  “唔…别一下子问我那么多问题……啊啊…很……很舒服……!”快进入高圌潮的雷狮缩紧肠道,柔软的肠肉也紧紧包裹住体内坚圌挺的性圌器,感觉内部都快要变成他的形状似的。

  “张开嘴。”安迷修抽圌出性圌器,又将雷狮放下来。筋疲力尽的他跪坐在厕所的瓷砖上,本想应该可以休息了,却立马又被安迷修扯住头发。他抬起头,下意识的张开嘴,安迷修就趁他张开嘴的这个间隙,将快要射圌精的阴圌茎插入他的口中。他按着雷狮的头,将最前端抵向喉咙深处。雷狮觉得难受想吐,却怎么都推不开身前的安迷修,只能含圌着粗大的男圌根祈求他快点射圌精。

  “等下,吐在这里吧。”他拿着纸,要鼓着脸的雷狮把嘴里的精圌液吐掉。雷狮照他的话做吐掉精圌液后,累的靠在墙上睡着了。在结束了一个半小时的性圌爱后,安迷修脱掉外套搭在雷狮的背上,又草草的清理了一下淫圌乱无比的现场他才背着雷狮出去。离开教室前他拉过同班同学帮自己和雷狮请假,也没来得及说原因,就匆忙跑回寝室,准备帮他上药。

  趴在安迷修背上睡着的雷狮累的打起呼噜,返回到寝室后他将雷狮轻轻放在床上,为了不吵醒他。那么现在这个糟糕的空间是什么?现实就是他已经同雷狮做了爱,虽然没标记,可仍觉得像是在做梦。他的一时冲动要了雷狮的第一次,并做了只有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事。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考等他醒来时要说的第一句话。完蛋了,他想,要是雷狮不开放过他,那么估计自己下半辈子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雷狮很快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了很久的床板后,他支起身子坐了起来。

  “嘶——”他的脸因疼痛而皱成一团,目光也有些呆滞。他回忆着刚刚所发生过的事,很快红透了脸,这时扩大的疼痛让他感觉到不仅是私圌处,连口腔也一样是火圌辣辣地疼。站在床边的安迷修拿着药,一脸担忧的神色。他们互相盯着对方看了许久,安迷修才开口叫他把裤子脱下来。

  “你还觉得厕所里做的不够吗?!”雷狮说,抓起枕头就朝安迷修的脸上砸去。

  “但我要给你擦药,不然会发炎。”

  安迷修的理由听起来义正言辞的,也不容许雷狮拒绝,他上前干脆的脱掉雷狮的裤子,分开了他的双圌腿。穴圌口因刚才的性圌事变得红肿,还有些撕裂的痕迹。

  “别躲,再分开点。”安迷修挤了些药膏在手指上,抹在穴圌口上,缓缓的将手指插入。雷狮缩着身子忍着疼痛,不敢发出声音。冰凉在膏体在触碰到湿热的软圌肉后猛烈地收缩起来,让安迷修变得有些着急。

  “好……好了没?”他急切的问道,不敢抬头去看雷狮的脸。抽圌出手指的安迷修再次挤出膏体给雷狮上药。过了会,安迷修帮忙把他的裤子穿了回去。接着又是长时间的沉默,安迷修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来打破沉默,但完全想不出在这种尴尬的场合下说什么才能缓和气氛。

  “那个雷狮……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没有。”他答得干脆,声音冷冰冰的。

  “……那么,请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吧。”

  雷狮鄙夷的看着他,“你在想什么呢。”他嘲笑的说道,又差点睡着。安迷修见他没有反应,着急的不知道要怎么办,那么他只能继续说下去,直到得到雷狮的原谅为止。

  “我爱你,无关本能。你明白吗,不是因为你正处在发圌情期时我才对你产生反应,而是我想要告诉你,现在的我正热切又无望的爱着你。”他半跪在地上,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我本来忍得住的,本来我想,我不该在对你袒露真心前做出伤害你的事。”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才向我袒露真心?几月?几年?等我死后还是现在?”

  “现在。”

  这回他再没有犹豫,站起吻住了雷狮。

TBC

请点小红心/小篮手支持我,十分感谢。

评论(10)
热度(449)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