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ABO] 我的所有物(中篇完结)*7

 貌似官博都发话了,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如果被删了那之后再发很累…之前的章节还没解封,总之最后会搞百度盘的Word文档。

之前的章节,目前只有两回。

**性质内容会有,注意。

  “关于秋季运动会的细节……”

  当他听到“秋季”这个字眼时,他才意识到漫长的夏季已经过去了。又感觉和安迷修相处的时光不过是转瞬即逝。但虽然说已经步入秋天,可气温完全没有下降的意思,还是照旧酷热炎暑,在班长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注意事项时,他已经偷偷的拿出手机玩了起来。以前的雷狮还会主动的报名参加这样的集体活动,可一到了大学,身旁的朋友都不在一个班里,他也就失去了以前的那种对集体的热爱和想赢得比赛的心情,何况前几日他的脚还受了伤,完全不像是能跑的样子,就更不用说报名参加什么比赛。而依旧想做好学生的安迷修,他还是坐在前排,怎么都不肯听自己的话坐到自己的身旁。直到有一日,他对安迷修说了一句“想做好学生的人才不会谈恋爱”后他犹豫了几秒才告诉自己“两个人一起互相进步不就好了”时自己气得简直想和他提分手,这事之后雷狮就决定不再理会他,而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安迷修也差点被学生会的事忙到几乎没空和他说上一句话,就连回宿舍也只是为了睡觉,而雷狮平时回去也晚,等到他回寝室了,那个点估计就算地震了他也不一定起得来。自尊心强的雷狮绝不会主动找他,而还没搞清楚他为什么要生自己气得安迷修也是在冷战的一个星期后才发短信向他道歉。

  从交往起的那天起他们的争吵就从未停止过,而和好的方式要不就是安迷修低头认错要么就是上床打一架。前者和平而且快速有效,但让雷狮在意的就是为什么自己不是Alpha,要是这样自己还能反攻,可基于性别上的劣势,在床上他只有被压着操的份。在这方面身体上虽然得到了满足,可心理方面他还是想看安迷修那家伙在床上吃瘪的样子。于是某天他们去开房前自己在他的饮料中下了药,本想是用道具强行反攻,可不料那家伙最后挣脱了束缚,还把本来给他准备的道具全用在了自己的身上。那天以后雷狮就什么也不去想,就整天忙于研究怎么能尽快弄死安迷修,他却不以为然,继续做他应该做的。

  班长还在讲台前讲着他手上那本长达四页的运动会注意事项,即使教室里乱哄哄的,也没人愿意出面治理。其实阶梯教室是不存在坐的高就不会被老师抓到的,不过今天看起来老师不会出现的样子,他也就放心的玩手机。在班长终于讲完注意事项,开始说比赛项目时雷狮才稍微有点反应。他不感兴趣,这是显而易见的,但安迷修这种人肯定不会干坐着,虽然不清楚他擅长什么,但肯定少不了跑步。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参加,最后还是强制推荐才凑够了人数。下课后他逮住安迷修不由分说的就把他往教学楼方向拽。

  “咳,你这样我喘不过气来了……!”

  “今天怎么没那么积极了?明明以前在高中一有活动你都是第一个举手的。”

  “这几天我好累啊,要是再去跑步我就撑不住了。”

  “但你不还是被强迫报了一个400米吗,呵,没关系的,我看你平时都能抱着我都可以从教学楼跑到图书馆不带喘气的,这么点距离就不行了?”

  “因为我怀里的是你啊,怎么说都不想在你面前丢人。”

  “那为了你我会去终点给你加油的,可别让我失望。”

  雷狮说着,在从他身旁走过时在他的脸上偷偷亲了一口,当做激励。而愣在原地有些震惊的安迷修,脸颊在下一秒便烧的通红,蹲在柱子后面念叨起他的名字。本来他是想上去追雷狮的,但等到他反应过来,雷狮已经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了。现在还早,安迷修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而此时他有两个选择,一是离开教学楼,去找雷狮:二是再去学生会看看有没有自己能帮上忙的事。安迷修稍作思考,最后的结论是去找他,毕竟怎么说都还是雷狮重要。

  “打不通……他又干什么去了。”安迷修按下挂断键,决心不再管他。闲的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安迷修决定返回寝室一趟,由于下午没课,趁这点时间他应该能做些“想雷狮”之外的事。

  但实际上刚刚他跑掉并不是不想跟着安迷修闲逛,更大的原因就是最近这几天他不知怎么的经常肚子痛,并伴随着一阵阵干呕,去了医务室医生也只是给开了点药让他先吃。而这几天的症状越来越严重,甚至到了自己怀疑自己怀孕的地步,但这又不太可能,好歹为了防止在婚前受孕,他可是连标记自己这事都没让安迷修做到,何况他也是在每次性爱前提醒他戴上安全套。很快另外一个猜想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而为了验实,他很快就翻出了一直放在书包夹层里没有扔掉的抑制剂说明书。

  服用次数过多有30%的概率会产生副作用,常见症状有失眠,头痛,肚子痛和全身乏力。抑制剂本身就是对身体不怎么友好的药品,可自己几乎每次在发情期来临前都要喝掉一大半。刚开始雷狮只是觉得说明书上写着“适量”这个词就代表自己想怎么样服用就怎么样服用,也是为了更快更有效的缩短发情期所带来的欲望和时间他才作的死,可现在倒好,这玩意恰巧成为了能害死自己的毒药。要是想接下来的日子不再每天痛一回,唯一的解决办法只有再也不服用抑制剂,乖乖认命去找安迷修。他本不想每个月在发情那几天都待在他的身旁,想想熬一下就过去了,可这不争气的身体并不想给他这样的机会。但也好在身旁有个靠谱的Alpha,不然很有可能之后的某一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不过这事他从未和安迷修提过,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那个家伙要是知道自己吃药吃出病来肯定会花上半天时间来训斥自己,接着再请假送自己去医院。说实话这点小痛根本算不了什么,毕竟整个高中三年他都是在逃课跑出去打架中度过的,根本就没花一点心思在学习上,只是凭借着优异的成绩才勉强留在学校里。上了大学后他就再没有出去惹是生非,觉得谈恋爱也挺好的,虽然自己的对象看起来比较傻,但他认了。

  这是东边教学楼的男厕所,在隔间里待了差不多快半个小时他才走出去,索性没人过来这边,要不然麻烦可大了。离开那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安迷修打电话,得知他还在寝室里赶作业时他只是埋怨他太认真了,却没注意到自己和他通电话时脸上全是藏不住的笑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和女朋友聊天。

自己是Omega这事本身就是秘密,虽然后面同寝室的格瑞貌似看出来了,还找到他问过相关的问题,当时想想反正藏不住,干脆认了,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格瑞却说了一句:

  “本来我只是随口一问,结果你还真认了。”

  格瑞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时间让他乱了阵脚,好在他知道格瑞的弱点,找了个时间送了他箱牛奶算是糊弄过去,只求他不要告诉其它人,特别是金那小子。格瑞他还比较放心,至少不会到处乱说,不过一旦被金那小子知道了自己是Omega这事,那基本上就藏不住了。虽然说总有一天会暴露,但至少在自己和安迷修结婚前都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这事。至于他为何那么在意性别,也还是和这个社会有关。向来Omega的地位就低人一等,在世人眼中也只是生产工具,雷狮一直都想打破这守旧的规矩,像Beta和Alpha一样,能在社会中得到应有的尊重,不过一般而言,只有没有绑定Alpha的Omega才会受到其它人的嘲笑和异样的眼光。雷狮的运气算是好的了,毕竟安迷修愿意帮自己守住秘密,也愿意陪在自己身旁。

  这个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优点的啊。

  心情不错的雷狮感觉一连上八楼都不费劲,噌噌噌没几下就跑上去了。原本他以前在路上遇到同班同学都是直接无视的,今天好比换了个人似的,逮找谁都打招呼。本来没什么,但放在他身上就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不认识雷狮的人觉得这小伙挺有礼貌挺活泼的,但在认识雷狮的人眼里,他们只觉得他疯了。可惜这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等回到宿舍他就有一种想把刚才看到自己的人统统锤死的感觉。

  “雷狮?你回来啦,今天还蛮快的嘛。”

  安迷修的视线从笔记本计算机上移开,转向还靠在门上气喘吁吁的雷狮。

  “可不是,话说水在哪,今天好热。”雷狮走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用自来水抹了一把脸。恍然间仿佛听到了安迷修在喊自己的名字。

  “水,”安迷修将矿泉水瓶递到雷狮的手上,“要是下午没什么事就不要下楼了,感觉等下要下雨了。”

  “一有什么大型活动必然会下雨定律吗?”

  “但是运动会在四天后,我想那个时候应该出太阳了吧。”

  “不好说。”

  接着雷狮爬上床就再也没说话,有些担心他的安迷修也什么都没说,转向屏幕继续写他的作业。如二人所预料的,天空很快下起了倾盆大雨。留在寝室的两人一直听窗外的雨声,心怀各自的想法。安静了很久,格瑞带着金回来了。金看起来没被淋湿,但格瑞身上几乎没一块是干的。虽然他的手上拿着伞,可看起来并没有发挥它真正的作用。

  “我和格瑞出去时没料到会下雨,伞还在问路过的凯莉借的。”

  金在给格瑞擦头发时顺带解决了安雷两人的疑问,这时他们才发现格瑞带回的是一把紫红色的、绘有月亮图案的遮阳伞。这伞没什么吧,雷狮忍不住想吐槽,不过也比没有强,能安全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之事了。

  本以为要下一个星期的雨,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运动会前一天雨停了下来,并很快的恢复了前几日的高温。热的受不了的金吵着要去学校花坛前的人工喷泉里蹲着,闹了大概半个小时,格瑞才说要请他去吃冰淇淋。

  “你早点说不就好了,我被这小子吵的睡不着。”雷狮翻了个身,用手撑住下巴朝下望去。

  “不能那么惯着他。”格瑞站在门口,抬起头看向躺在上铺的雷狮。

  “你现在还不算惯着他吗?”

  “不算,我只是嫌他烦,想让他安静些罢了。”格瑞说,带上门离开了。

  “哦——”他拖长了音,打心底觉得这借口特别白痴。

  运动会开幕那日,本来自己班级是要准备什么活动的,后由于某些不可抗力,取消了。坐在观众席上的雷狮帮安迷修挂号码牌,过了会他跟着安迷修走了下去。因为他是班里唯一一个因伤而没有报名的男生,老师看他太闲,就派他去做站在终点递水扶人的后勤人员。对此他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嫌站在太阳底下太热。

  当雷狮还在想其它的事出神,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让他觉得厌烦的声音。主席台上是嘉德罗斯,这个学院的学生会会长。自己虽然只见过他几次,但他那不符合大学生的身高和莫名其妙的娃娃脸让他印象深刻。而其余所有的情报都是从别人口中还有学院论坛里得知的。这家伙长得和小孩子一样,但成绩却是全校第一,不经让雷狮产生了一种想超越他的想法。

  由于站在树荫下,老师和其它坐在看台上的人都看不到他,他也就放心大胆的开始玩手机。此时安迷修还在检录处登记姓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东张西望。下来之前,他有看过项目表,,为的是寻找安迷修的名字和查看对手的名字,并在确认了400米是最后才比的项目后,他就离开了,哪人多往哪钻,等到比赛开始再回到原地。

  雷狮向来对自己不参与的比赛提不起兴趣,更没有那股给其它比赛选手加油助威的力气。很快他感到厌烦,十分的想要离开。如果自己不参与进去,那么有趣的只有手机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本来说好在运动会上要一起玩的佩利和帕洛斯都被叫走做了苦力。没过多久他就感到了无聊,想要安迷修回来陪着自己。

  会不会太过依赖他了?当这话在雷狮脑子里浮现时,他只觉得奇怪。或许自己真该去睡一觉,每天都熬夜到一点才睡让他的脑子都变差了。一声号响,跑道上的选手立马便应声迈开步子往终点尽力奔跑,这使他极度烦躁,只想快些离开这地方。本来他完全可以逃学出去就算少了他一个基本上也不会有人发现,但错就错在自己先前答应了要在终点等安迷修。

  最后他只能点开手机游戏返回到观众席上,无视掉身旁的所有人开始打游戏。只不过在三连胜之后他突然想起两天后就要交的课内作业他一个字也还没碰时,即便内心慌乱的不得了,表面还是十分平静的盯着手机屏幕看,在回想作业内容时他一个没注意,不小心输掉了游戏。这下子他本该有的好心情破灭了,神色复杂的抬起头望向操场,现在正在进行的好像是跳远。这些他都没有兴趣,本来他就对体育运动没有什么想法,唯一的高峰期还是停留在初中。当他考虑着要不要下去找安迷修时,金带着格瑞坐了过来。

  雷狮拿起放在一旁的表格,翻到第一页就找到了格瑞的名字,他看着名字,瞟了一眼还在喝水的格瑞。刚想收回视线,他们两个就对上了眼。碰巧而已,雷狮看向别处,决心找个凉快点的地方坐下,因为这实在是热的让他受不了。今天的最高温是三十二,而现在又的下午两点。普遍这个时候他都应该还在睡午觉,却摊上这种没有任何趣味的事。他有些急躁,但又不得不耐着性子。期间有几个班里同学在赛道上飞洒汗水时班里几个同学突然起哄大声的喊着加油,被这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带动后,他也随口小声跟着喊了几句,结果被身旁的男生指责要求再喊得大声一些。

  “为什么连我也要……?”

迫不得已,他只能跟着喊上几嗓子,之后很快转移阵地离开了操场。他计算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到安迷修上场还有一个多小时,他完全有多余的时间从西面操场赶回来,可去了那么久他压根连安迷修的影子都没看到。这使他有些不高兴,决定去找他,然后监督他完成热身运动。一个星期前他走着走着就摔了一跤,结果蹭破皮流了不少血,但也是因为这个,他用不着报名上场,大概也算是因祸得福。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并不希望安迷修受伤。

此刻他站在观众席在最高处,想起了小学时的接力比赛。那次虽然输了比赛,却得到了一次同安迷修合影的机会。那个时候他就蛮喜欢这个人的,不过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欺负对方,导致安迷修那时经常躲着自己,不过近期像是忘了似的,自己向他提起他只说不记得。

  闷热的午后,阳光也极其耀眼夺目。雷狮重重的打了个哈欠,没什么精神,整个人看起来也懒懒散散的,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又掏出手机设了一个半小时后响起的闹钟,躺在草坪上直接睡了。只是还没在地上躺多长时间体育老师就走过来拍醒他,叫他不要在这种地方睡觉。雷狮嗯了一声,关掉闹钟离开了。

  最后雷狮重新返回到看台上,安安分分的观看比赛。只不过这依旧无法让他打起精神,也无法让他为之喝彩。他知道自己在想谁,只不过他知道当这个人的名字完完全全的渗透到自己的思想中去时,当所剩无几的爱情再一次占了上风时,他也就完蛋了。

  此时他已经听不清楚广播里在说些什么了,他只知道这一次终于轮到他上场了。雷狮从右侧的楼梯下到操场的边缘,并以最快的速度跑向终点线。当耳边的哨声吹响,他终于看到了安迷修。虽然很想说些“安没马加油,得了第一名就带你去坐旋转木马”之类这样的话,但仔细想想果然还是太莫名其妙了。

  “嗯,辛苦了。”雷狮迎上去,准备把水递过去并扶他到一旁去休息,但安迷修在接过水的同时低下头在他嘴唇上轻吻了一下,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力度,让愣在原地的雷狮措手不及。安迷修笑着朝他说了一句谢谢,跑去登记成绩。雷狮用手指擦去嘴唇上的痕迹,留在原地等待安迷修回来。

  “我之前被留下帮别人写了好久的报告,差点就错过上场了。”

  在比赛结束后,他们被叫去帮忙搬运余下器材,途中雷狮顺口问了一句,他才向雷狮解释当时自己为什么回不来。

  “你就是什么都愿意干,想当三好学生吗?不过这个就算了,等下搬完我去找帕洛斯和佩利,你和我们一起去吃火锅。”

  “……什么时候决定的?”

  “就在刚才。”

  “但是你的课业作业不是还一笔没动吗?”

  “怕什么,反正我有你在不是吗。”

  “太过依赖我也不行啊。”

  安迷修笑道,推开体育器材室的门把手上的东西堆到角落里。

  “这些就是全部了,走吧……怎么了?”安迷修走到雷狮身旁的,结果看到他蹲在门后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接着Omega的信息素很快弥漫开来。安迷修有些着急,刚想带他离开抬头却发现门锁住了。

  “喂!有人吗?”安迷修用力敲打铁门,见久久未见有人应声,他再次蹲下去查看雷狮的情况。结果他还是没能抵抗住诱惑,吻了上去。

  “嗯,别舔……好难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进入发圌情期,虽然说这几日自己什么都吃不下,一直处在厌食状态,他也知道这是发圌情期即将来临的预兆,可还是觉得太巧了。何况现在的处境简直就像是他第一次和安迷修做圌爱时一样。但即便这么说,果然某些方面还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现在,他已经能够在Alpha强烈信息素的包围下不会双圌腿发软,甚至整个人浑身没有一丝力气了,也不会见到Alpha就想往上扑,请求对方和自己交圌合了。可现实还是残酷的,当他被安迷修压在地上亲吻脸颊、鼻翼、嘴唇时,他浑身僵硬的不敢乱动,生怕安迷修失去理智在这里强行标记自己。雷狮想要反抗,但在他的舌尖舔圌舐到腺体时,他难受的只想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安迷修。

  “抱歉……现在可以吗?”

  雷狮没回话,安迷修权当他默认了。这次他没再犹豫,抱起躺在地上的雷狮将他放到一旁的垫子上,他的呼吸十分急促,像是受了什么刺圌激似的。雷狮劝他缓一会,反正自己也逃不掉,用不着那么心急。安迷修听从了他的话,坐在垫子上深呼吸想要平定内心的急躁和慌乱。而盯着天花板的雷狮感觉自己像是一条砧板上待宰的鱼。这个给你吧。安迷修听到声音后转过头去,发现雷狮想要给自己的是避圌孕套时,安迷修对上他的眼睛,眼底满满的都是惊讶和不解。

  实际上和安迷修交往了这么久,他从来都是只帮他自圌慰,从不用身体给他发泄圌欲圌望。即便在发圌情期也是一样。想到这呵呵呵的笑起来,他突然你这个混圌蛋。雷狮说,笑声听起来却十分的渗人。他咬着嘴唇,直到牙缝间渗出鲜血,苦涩的铁锈味扩散到口腔深处前,安迷修一直都怔怔的看着他,很久以后他回神,俯下圌身去亲吻他那干涩且毫无生气的嘴唇。

  毫无预兆,天再一次暗了下来。不可避免的,这场暴风雨让他想起了十分久远的事。凉风吹进这间狭小闷热的空间时,在暖风的包围中,他感觉舒服了不少。包里没有抑制剂,不过倒是有一个让他看得不是很顺眼的Alpha。

“躺下。”雷狮站起来招手让还站在窗边的安迷修躺到刚才自己躺过的位置上。他有些不解,还是听话的走过去按他说的做。

  待安迷修躺好,雷狮就跨圌坐到安迷修的腰上,伸手拉下安迷修的裤链,握住已然勃圌起的性圌器。安迷修一脸诧异的看着他,虽然明白他想做什么,可他还是不太敢相信雷狮会在这样的场合下选择骑乘这样的体圌位。因为他貌似很讨厌这个体圌位。雷狮整个人都压在他的小腹上,但在确切感觉到重量后,重心转移了。

“你别乱动。”雷狮低着头,朝他吼去。被吓到的安迷修浑身一颤,听从了他的话。而并不放心的雷狮找了粗麻绳把他的双手捆绑在上,又解开头巾遮住安迷修的双目。他细心的扩张着,原本干涩的甬道也在发圌情的基础上自动分泌圌出爱圌液,变得十分容易进入。雷狮撕开包装,将避圌孕套套在他高昂热切的性圌器官上。

周边的空气越来越浑浊了,这令他的胃难受的翻滚起来。雷狮抬高身子,握住身下的阴圌茎,接着将龟圌头抵在后圌穴入口处,像是下定决心般用力坐了下去。雷狮挺直背部,倒抽了一口凉气。疼,此时的雷狮脑海中只有那么一个念头,狭小的肠道撑到最大限度,让一时无法适应的雷狮觉得下圌身像是快要撕裂一样。

“呜……好痛……哈……”

  现在他体会到性圌爱的痛苦了,虽然以前也有过,可这一次,他想到了死。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几秒钟,可仍然让他刻骨铭心,并在未来的某天回忆起这个瞬间时,雷狮还是会为此感到诧异。待内部慢慢适应下来回自觉收缩吞吐时,他的脸色才好了些——至少不像一开始那般苍白无力。

  安迷修仍动弹不得,即便他奋力的想要挣脱,也只不过是徒劳,还伤了自己的手腕。但即使是短暂的失去了视觉和主导地位,他仍然能开口说话,劝说雷狮解开绑着自己双手的绳子。雷狮则用轻蔑的眼神望向他,一点点的支起身子又坐回去,每次顶端在顶到宫圌口时,疼痛就会加剧,使他不得不再一次将体内的性圌器拔圌出一部分。抽圌动十分的缓慢,再没多少力气的雷狮只觉得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仍然没有要高圌潮的感觉。最后他只能给安迷修松绑。

  “干圌我,直到我舒服为止。”

  雷狮对眼前的安迷修下了一个不怎么友好的命令,他稍微适应了一下才将手放到雷狮的臀圌部上。安迷修直起身子。在黑暗的空间中摸索着,直到他找着雷狮的嘴唇,将他压倒在地。安迷修拔圌出阴圌茎,抬高他的腿和腰部后重新插了进去。雷狮小声呻圌吟着,双手也不由自主的环上安迷修的脖子靠在他的肩头喘息。

  “再……再快点……嗯……”

  安迷修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按照他的话加快了下圌身抽圌动的速度。酷热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响雷和沉闷阴暗的天。大概是要在这鬼地方待上一晚上了,安迷修想着,放慢了速度。在他的体内释放后,安迷修将避圌孕套取下,但也只是射圌精,下圌身并未像疲圌软。他皱了皱眉,看向雷狮。很久之前他还会提出“帮我口圌交”这样无礼的要求,但现在他不会了。稍微休息了一会,他便起身把躺在地上的雷狮抱进怀里,像是安慰般抚摸圌他的背部。两人都沉默不语的,在雨降下后,他在安迷修的怀里睡着了。

  少见的他能够看到雷狮愿意安静的陪在自己身旁一会,只是这夜并不会太过太平。

评论(10)
热度(189)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