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ABO] 我的所有物(中篇完结)*8

1-3 4 5 6 7  请不要关注我的小号。

参考资料 好多直接照抄的,又偷懒了。


  安迷修收到雷狮的短信是在二十分钟前,而现在他正站在东教学楼门口,正准备赶往约定的地点。一开始他是想拒绝的,因为临近期末,也快要毕业了,但他的课内作业基本上是拿来赶的。之前陪雷狮的时间多,干正经事的时间就只能缩小,虽然他也不想这样,但写不完就拿不到毕业证书,迫于压力这些天他一直留在教室里。不过最让他想不懂的是这次雷狮居然十分勤奋的做到了自己的前头。这些就算了,最让他搞不懂的是为什么雷狮要在这种紧要关头找自己有时。怀揣着少有的疑问,安迷修跑着爬上楼梯,推开了天台的铁门。

   他站在那,靠在生了锈的栏杆上。一般这种时候对方都会刁根烟在你面前,只是现在他已经戒烟,虽然喝酒的毛病还在,但无伤大雅。安迷修踏出步子走到他身后,漂亮的蓝眼睛望向远处的红日。他像是察觉到身后的安迷修,突然回过头,开口说:

“想好毕业后要做的事了吗?”

  “我准备回家去继承家里的事业。”

  他吓了一跳,但很快恢复看之前的精神状态,安迷修走上前,和他一样靠在栏杆上。

  “那你是打算就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吗?”雷狮问他,说这话时声音压低很不少,听起来不是很开心。

  “我不是……你也可以和我一起走,不过你执意要留下的话我们就很难再见面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见不到面,那又怎么样?”

  “我只是想,要不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安迷修说,目前的自己很难给雷狮一个好的未来,这一点他很明白的,而且也就是这点,会触到雷狮的怒点,但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那么便只能继续说下去了,“抱歉我想果然还是将这事考虑的更仔细些再说吧。”

  “这就是你想说的?好啊,分开就分开吧。”

  雷狮说完再没回头,站在原地的安迷修并没有想要叫住他的打算。距离上一次他们冷战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但他记得很清楚,吵架的理由向来都是这方面的问题。他也很清楚Omega是需要依靠和一个完整的家庭的,就算那不是爱情也好,等到了一定的年龄,他们就再也不需要那种东西,他也十分清楚明白这一点,但自己也明白目前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意气用事的,如果自己朝他发火,毁掉的就不仅仅的雷狮一人了。等到完成相应的任务再去和他解释好了,安迷修想着,离开了天台。

  而另一边的雷狮,他此刻只感觉自己的心情已经很久没那么糟糕过了,这就像自己好端端的吃着饭,结果突然就有人跑进来,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后再给自己的碗里挤上一堆辣椒酱,挤完的同时自己还不能打对方。本来他以为安迷修是喜欢自己的,结果却来了这么一出,他一个人走在路上,口袋里是两张过了观影时间的电影票。他捏碎了纸张,并在心里大骂安迷修好几百遍。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同一个问题,也做好了看完这场电影后就将自己完完全全托付给安迷修的准备。天晓得他做这个决定是有多细心谨慎,毕竟当一个Omega想到这方面时,就代表了他愿意被标记,愿意和你在一起甚至结婚生子。

  最后他停了下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走了那么远了。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地铁9号线入口处发呆。过了会,在有了某种触感后,他便开始回忆第一次去他家时的场景。一样的地点和时间,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不在这里,也没法再站在自己的身后拽自己回到警戒线内。

  他本以为自己会哭的,但又想了想,距离上一次哭泣,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他可能会为了家人的逝世而哭泣,可能会为了电影或是一些煽情感人的东西流下一两滴泪水,但绝不可能会为了爱情和安迷修那混蛋落下毫无意义的泪水。难受堵在心口,每每想起那些事情,他的心脏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一般,疼痛缓慢的蔓延至全身上下,这就好比毒药,既让人成瘾,又让他像是要死了一样。

  那么现在要去哪?回寝室是不可能的,他并不想在这个节点回去看见安迷修,而且也不想看到其它人,但去宾馆住钱又不够。思考间,他摸了摸口袋,才发现一直装着安迷修给自己的那把备用钥匙。

xxx

  “雷狮还没有回来吗?”

  安迷修看着手机上所显示的时间,开始担心起来。平时再怎么吵架,他都是一定会回寝室睡觉的,虽然可能会无视自己一个人干坐着玩手机,也绝不会那么晚不会来。还有半小时就是门禁时间了,而且他的钱包也没带在身上,留在外面住宿自然是不可能的。焦急的安迷修在这期间找了所有他所知道的和雷狮比较熟悉的人,问他们雷狮是否有去他们寝室过夜,但得到的所有答复都是“没有”。这下安迷修坐不住了,在等待最后一个人的回复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他可能会去的地方。

  “格瑞,我今天不回来了,雷狮也一样。”

  说着,还没等格瑞回应,他便拿起挂在椅子靠背上的外套推开门跑了出去。从学校出去右拐没多少路就有一个汽车站,但他想了想还是选择打车。目前的自己只想快点赶回家看看雷狮在不在那,这也是唯一的他所能想到的地方。不过如果不在自己的那间出租屋里,那么常去的酒吧也是有可能的,因为他常去早就混熟了,赊一次账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那么要是在家里做不到就去酒吧,安迷修坐在车上思考,很快就决定了下一步该做什么。

  十五分钟后,车停了下来。安迷修付了钱后马上跑到楼上寻找雷狮的身影。房间不大,普通的一室一厅,而且常年没人住,整体看上去十分的寒酸破旧,安迷修站在门口,直奔卧室而去。

  他不在这。安迷修推开门,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和凌乱的被子。离开家前他应该是有好好的整理房间的,安迷修想,走上前去伸手抚平了床单上的褶皱,那么他应该是来过这然后离开了。他又环视了一圈房间,结果在靠近窗户的地上找到了他的白色外套。安迷修拿着衣服坐在床上,接着他离开卧室准备开门离开前往酒吧。路上他努力回想酒吧的关门时间,感觉好像是到十点就会关门,可现在早就过了这个时间点。

  当他正在下楼梯时,突然在拐角处看到了让他有些在意的东西。接着安迷修跑起来,抱起了睡在二楼楼梯口的雷狮,怎么回事,他是刚刚过来的吗?安迷修紧盯着地上浑身是血的雷狮,心中泛起疑问,但重要的并不是他为什么会睡在这里,而是他身上的血迹。背上冒冷汗的安迷修赶忙测了下他的鼻息,发现还活着时才缓了一口气。这种时候该送医院才对,但他看起来又没有什么外伤的样子,只不过是累的睡着了罢了,安迷修想了一下,最后把他抱回家中。

  卧室并没有开灯,安迷修借着月光和客厅照进来的光芒摸索到床边,将怀里的雷狮轻轻地放到床上。在回到家以后,安迷修帮他换了衣服。他在抱起雷狮时,并没有闻到想象中酒精的味道,但稀奇的是雷狮的身上也没有腥气,有的只是一股淡淡的香味。在脱掉衣服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后,发现并无大碍安迷修猜想这可能是其它人的血。但不管怎么说,他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谜题之类的话,等雷狮睡醒后再问好了。

  他留在卧室里,坐在床前的圆凳上等待雷狮醒过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扛不住的安迷修准备趴在床边小憩一会。后来外面下起了大雨,而雨声很快就唤醒了熟睡的雷狮,在他醒来的三十秒中,他先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发觉想不起来才开始想为什么自己会在安迷修家这事。

  “喂,醒醒。”雷狮直起身子,拍了拍身旁安迷修的脑袋。发现完全叫不醒后雷狮才用双手去捧起安迷修的脑袋,对着他的唇吻了下去。

  “等等……唔!”安迷修睁开眼睛,拼命的想要去推开雷狮,结果却使不上劲。这个吻持续了好几分钟,直到雷狮亲够了,才放开安迷修。

  “呵,敢装睡,看我不弄死你。”

  “等下,你要干什么。”

  安迷修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黑暗中也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的情绪可能不太稳定。要水吗?安迷修问他,雷狮这才冷静下来,跪在床上轻声说了一句不用。殊不知现在的雷狮已经进入发圌情期,不过在他赶来之前,雷狮就在酒吧老板的帮助下得到了一支注射器。抑制剂本来他是不敢乱用的,可自己的Alpha不在身边,固然会给其它人造成影响。在稍微好一些后雷狮离开了酒吧,不巧的是途中遇到了个小混混,便不由分说的打了一架。还在气头上的雷狮根本不给对方反抗的机会,冲过去发现破绽后立马给了对方腹部一拳,之后补了几刀才离开。

  血液并不是人的血液,只是看到一楼住户的阿姨晚上杀鸡,闲的没事做过去帮了下忙,结果弄得和凶杀现场一样。安迷修没问出口的,雷狮都好好的回答了,接着他再一次开口,将准备了好久的话在黑暗中对着安迷修说了出来。

  “如果我说,我想你标记我,你能够保证不反悔吗?”雷狮说,“如果想好了,就到床上来,不然明天早上我们就一拍两散,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也解除交往关系。”

  安迷修在黑暗中攥紧袖口,像是下定决心般,脱掉鞋子坐到了床上。他不擅长主动,也在每次和雷狮欢爱后指责自己为何不能好好的控制欲望,但在雷狮告诉他自己并不介意后他才说服自己。此后要不是实在忍不了,他都不会去拜托雷狮,而现在,如果自己再不主动一些,那么就真的要失去他了。

 但即便是自己先提出的,在安迷修的双手摸圌到自己的腹部再往下时,他第一次体验到了害怕的感觉。安迷修的动作十分缓慢轻柔,慢到让人还以为是在对待一件易碎品似的。被压在床上的雷狮动弹不得,Alpha的信息素强到直接覆盖住药效,试他再一次进入了发圌情期。他从来都不习惯被进入的感觉,即使是现在这种紧要关头,他也还是十分排斥被其他人插入后面。雷狮抓着安迷修的手臂,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性圌交并没有持续太久,在抵达高峰时,安迷修顶开了内部宫圌口,这期间雷狮痛的差点失去知觉,只能拼命咬着安迷修的肩膀来压住这痛苦,仅存的一点理智也在拼命的劝他逃脱,但不巧在那之前前端便胀圌大到让他没法使用蛮力逃开的地步。雷狮咬着牙,狠狠的抓着安迷修,像是想要划破他的衣服一样。普通Alpha在标记时射圌精通常要持续十分钟甚至以上,而这十分钟里安迷修尽可能的说些好听的话去安慰身下的雷狮,紧紧抱着安迷修的雷狮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黑暗,像是失去意识一般。安迷修在射圌精完毕后,才将已经疲圌软的性圌器从雷狮的后圌穴中拔圌出。黏圌腻的乳白色液体也在流出时弄脏了安迷修的床单。在真正完成永久性标记后,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也再没有那么浓郁,渐而转变为一种清淡的香味。

  雷狮身上的信息素也慢慢地转化为安迷修身上那种特有的味道,不过他没去注意而是直接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背对着安迷修睡了过去。他看着雷狮,什么也没说,有的只是一种喜悦和心里石头终于落地的轻松感。

  第二天一早,他们回到学校,在简单的商量和达成一致意见后,雷狮在群里对所有人坦白了自己是Omega以及正在和安迷修交往这件事。本来他是想一直瞒着的,就算在结婚当日也不愿意亲口说出来,可现在想想就算自己是Omega,实力也是摆在那的。

  “事情就是这样了。”打完这行字并点击发送后的几分钟里群里立马像是炸开锅了一样,他却因此舒了一口气。

【系统提示】安迷修退出了聊天。在收到消息提示,雷狮转头看了一眼安迷修。

  “手滑。”

  安迷修扯了扯嘴角,点击了重新申请的按钮。接下来的几天,安迷修在完成作业空档里,去买了两张从北京出发去往莫斯科的国际列车的车票。虽然票价有些过于昂贵,不过好歹还在自己所能承受的范围内。本来他是没有这个打算的,可在听说雷狮在毕业后会选择出国留学这事时,安迷修才想要带他去那地方旅游。七天六夜的行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是二十四小时就可以到的。

  临近毕业的前一晚,安迷修将这事告诉了雷狮。

  “行啊,反正你都买好了,我还有什么说不的理由。”

  拿到毕业证书后只是草率的拍了几张照片,其他人都忙着打算要怎么度过踏入社会的最后几天,他们两个硬是拒绝了所有邀请跑去商场买旅行的必需品。上车时间为二十六号早上九点,在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后,他们两个才离开家去酒吧和格瑞他们碰头。

  气氛虽说不上异常火热,但至少让他们感觉到了快乐。半醉后,安迷修拉着雷狮,在别人都看不见的小角落里偷偷接吻。没受丝毫酒精影响的雷狮很快占领了主动权,就算知道只有在这种时候安迷修才会大胆,他照样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可能是过于开心了,一直在灌酒的安迷修也不听劝,醉倒在了吧台上,怎么打都醒不过来,雷狮不愿扶他回家,便把他留在了那里。

  第二天一早,雷狮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开门啊!!!喂!!!!”

  安迷修锤着门,也不顾是否会吵到邻居,只想要一句雷狮的解释。

  “吵死了,不知道我在睡觉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昨天晚上扔下我一个人,害我在酒吧的杂物间里睡了一夜。”

  “所以又怎么了?”

  “虽然没怎么但你就不担心我吗?”

  “准确来说,并不担心,而且在那地方也不会发生什么劣性事件,何况我还给了老板钱,说是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那还真是谢……不对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吧?你就不能打车吗?”

  安迷修有些崩溃,按着雷狮的肩膀摇晃起来。虽然自己也明白是不可能在那种地方遇到什么抢劫犯的,但一个人被丢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多多少少还是会感觉害怕,更何况自己还是在服务生的注视下醒过来的。

  “打车的钱都给老板了,所以我昨天是走路回家的。”雷狮说,退后了一步,“你先进来,不然又要被邻居举报了。”

  安迷修用一种雷狮把自己马拿去烧烤了的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虽然很火但也强行压了下去,并在内心深处提醒自己不能生气,不能发火。再怎么说面前这个还是自己未来的媳妇,任性一些就任性一些了。

  “作为补偿,我会给你做早饭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在早上吃泡面。”

雷狮伸了个懒腰,打开冰箱拿出几个鸡蛋。

  “你的生活习惯也太糟糕了。真是的,还是我来吧。”

  安迷修先一步走到雷狮的前面,叫他回卧室去换衣服。雷狮也嫌烦,听了他的话走到洗手间洗脸。十五分钟后,安迷修将装着早餐的盘子推到雷狮的面前。

  “没想到你还会做饭,一直以来都小看你了。”

  “那是当然的吧,我可是一直都一个人住的,总不能不在学校了还天天出去买饭。”

  “不过你不吃吗?”

  “我回来的途中吃过了,虽然真的很气,但总不能饿着肚子回来和你吵架。”

  “你本来是想回来和我打架的吗?嗯,我可以随时奉陪。”雷狮笑着说,安迷修看了他一眼,伸手擦掉他嘴角沾上的酱汁。

  “谁要和你打架啊,真是的,快点吃你的早饭。”安迷修叹了口气,继续说,“还有快到时间了,吃快点,我们还要去火车站。”

   和雷狮在一起的确让安迷修感觉快乐,因为至少比独来独往要舒服的多。有雷狮在身旁好歹还能说些话,也不至于无聊。虽然从小就认识,其实也没有几年,雷狮是他在初中认识的朋友,而且高中也不在同一所,只是凑巧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看着他身旁有那么多朋友,果然还是会有些寂寞。

  这一次的旅行只有他们两个,他也听说了这次的车程没多少人,包厢本来是四人一间的,但最后实在是凑不到人数,便便宜了他们。但这也是他想要的,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在和恋人亲热的时候旁边有人看着。七天的时间足够让他们修复有些裂痕的感情,也足够让对方再爱上自己一次。

  当他们拖着行李箱来到大厅,安迷修才将车票给他。所搭乘的是老式的绿皮火车,在问过工作人员后他们才找到站台,之前办理护照花费了些时间,不过这并不什么要紧的事,他也没怎么在意。上了车后,安迷修根据车票上所表明的信息,找到了包厢。而一大早就被叫起来的雷狮一坐上床立马倒头就睡,也不理会在一旁的安迷修,自顾自的玩起来。

  安迷修在放下行李后,就坐在窗边不动了。目前为止,他都还没有想好这一个星期要如何度过,因为他很清楚雷狮的性子,也很明白无论如何他都是不可能一直待在房间里不出去的。不过这让他想起了上一次自己和雷狮的冷战,这期间他们两个没说一句话,甚至为此差点大打出手,结果被班主任知道了,弄得他们两个各写了三千字检讨,弄得不欢而散,最后还是格瑞和金看不下去了,找人问清楚了原因,两边都劝才把他们两个劝回来。

  安迷修盯着窗外的景色,紧皱的眉头才舒展些。目前他们还在中国境内,安迷修想着,不知怎么的有些紧张。他这还是算第一次出国,而且还是坐火车,他觉得一般人都会开心,可雷狮他只知道睡。

  一路上安迷修拍了很多照片,除此之外就是在看手机里缓存的电影。由于出境信号不佳,很多时候他都无法使用网络,而且电也用的快,一无聊就不知能干些什么。好在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不然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待上七天,也真够难受的。等到雷狮睡醒,已经是下午的事了。

  根据攻略写的,估计晚上快接近凌晨才可能到达蒙古,安迷修为此还特地定了闹钟,只不过他忘了夜晚是什么都看不到的这一点。白天几乎睡的要死一样的雷狮晚上就精神起来了,不过和平时不同的是,在这里他们没法下车去浪,只能留在这骚扰安迷修。

  安迷修比较喜欢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于是雷狮就走过去挤在那个小角落里,最后实在坐不下才坐到安迷修的腿上,双脚也搭在沙发两边的扶手上,怕他摔的安迷修就扶着他的腰,谁料雷狮比他还不安分,搂着他的脖子时不时的就亲。玩累了就靠在他身上睡觉,这让安迷修感觉自己活像养了只巨型宠物。

  第二天的早上,当他撩起窗帘,能看到的只有茫茫大草原,顿时让他有了一阵新奇感。但很快他们很快就看腻了这风景,只能待在车上也让他们感觉不舒服。

  “安迷修,”雷狮说着,少见地看他放下手机,“你想要孩子吗?”

  “诶?怎么这么突然?”

  安迷修笑笑,显然已经暴露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孩子他自然是想要的,不如说是很早前就有考虑过的问题。

  “就是这么突然,反正现在我们也没有什么事做,我就问问你的意见。”

  “我当然想要啊,毕竟是我和雷狮你爱的结晶吧?”

  “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来造孩子吧。”

  “嗯嗯?”安迷修往后退了一步,显然是被他的话吓得不轻。

  “骗你的,要是现在怀孕了,我还怎么出国留学。”

  “也、也是啊。”

  “你就这么想要吗?”

  “因为只是想到这是我和你的孩子就很开心啊。”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开心的。”

  “感觉不到我正爱着你这事吗?”

  “嗯?算是感觉到了吧,不过不太强烈。”

  “那么什么才算是强烈的爱呢。”

  安迷修看向他,眼底满是笑意。而为了更进一步的让雷狮明白这热情,他站起来走到雷狮的身旁,凑过去就吻他的嘴角,弄得雷狮忍不住笑起来,回吻了他。

  “就这点程度?”

  “要是再继续就是少儿不宜了。”

  在听到这句话,雷狮垂下眼睑,踢了安迷修一脚。

  “爱我吗?”雷狮笑着朝他眨眨眼,等待他的回复。

  “嗯,非常。”

  他们相视一笑,就算只有一瞬,也觉得幸福感快要溢出来。

  耳边只有火车行驶中轰轰作响的轰鸣声,玩够了的两人最后躺在床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天花板。他们的手紧贴在一起,呼吸频率也渐渐恢复往常。

  第三天他们已经进入俄罗斯境内,是只要掀开窗帘就能够看到贝加尔湖的程度。就行驶过程中,他们突然就感觉起到了寒冷,随后窗外就开始下雪,越往里越是白皑皑的一片。怕冷的雷狮甚至为此直接裹着被子靠在床角上。安迷修给他多盖了几件衣服,看他这个样子,估计还没下车就想直接坐飞机回去了。

  贝加尔湖周边小镇的风景也是美的没话说,在看了大约三个小时的湖泊后大片的森林立马映入了安迷修的眼中,迎面而来的绿意一下子让他呆住了,几乎可以说是在窗前看了将近快两个小时。西伯利亚森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壮丽,能够看到这些,也真算是值回了票价。

  余下的三天,他们几乎是在看风景和说闲话中度过的,又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不会俄语的雷狮硬是和列车里的其他人打招呼,结果问了半天才知道对方其实会说英语。而这几天他们像是把这辈子吻都接了,根本没有任何道理,觉得无聊了就亲亲度过剩下的时间,想要把所有都浪费在这种亲热中。

  下了火车,人生地不熟的,没玩几天他们就选择定飞机票回家,何况雷狮离开的日子也近了。

  “我们回家吧。”

  安迷修拉着雷狮的手,幸福的不知该如何去形容。


TBC

下章完结。lof简直……嗯。

评论(13)
热度(148)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