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ABO] 常识人

含少量低俗情节,ooc,注意。

表白血字。

  

    一个夏日的午后。班内的大部分人都呈半死的睡眠状态,就连平时最为闹腾的金也安静下来,整个人贴在课桌上,忍耐着空气中的燥热。除此之外,除了离开去学生会室整理文件和抄写报表的安迷修,还有借此机会逃课去那边吹空调的雷狮。

  “如果你过来是专门为了偷懒的话,就回教室去。”安迷修抬起头,瞪了一眼还在沙发上躺着玩手机的雷狮。不过雷狮直接无视了他的话,径自翻了个身,无声地反抗着安迷修所说的话。

  安迷修脸色沉了下去,不再开口。他不想在自己忙时和雷狮吵架,因为这既会让他手上的工作因他而慢上一大截,也会让自己的心情变差。只要无视就好了。

  只是意外来的突然,让他猝不及防。是发圌情期提前了?安迷修痛苦的想到,连忙拿过放在地上的包开始翻找自己放在里面的药瓶。但很快他就发觉了另外一件让他感到的难受的事。那就是本来装在药瓶内的抑制剂不翼而飞。

  他觉得奇怪,又再一次翻遍书包,也没再找到一片白色药片。而差点睡着的雷狮在听到哐当的一声巨响后,揉了揉惺忪睡眼,才转身去看倒在地上的安迷修。他对这场面见怪不怪,本来不想理他,却发觉他不太对劲。

  “你怎么了。”

  雷狮走过去,拍了拍他有些发抖的后背。在手背触碰到他的肌肤时,他迟疑了几秒才收回手。雷狮看了眼躺在地上抖得厉害的安迷修,将视线转到办公桌上的白色药罐上。这东西有点眼熟,雷狮想。思考了几秒后他突然想起这是平时安迷修用来装抑制剂的瓶子,但现在里面是空的。

  雷狮知道理由,因为罪魁祸首就是自己。曾经有一次——或者说上个星期三,他拿错了包,走到一半才发现自己手上拿着的安迷修的书包,不过他没因此把安迷修的书包扔进沟里。等到回家,雷狮给安迷修打了个电话,答应他绝对不会对着他的书包搞破坏后才挂掉电话。虽然是这样说,他还是打开了安迷修的书包,顺手翻了一遍里面的东西。让他失望的是里面没有任何能够威胁他的东西,除了书和学习用品外,他还找到一个药瓶。雷狮从来没见过这东西,出于好奇,便拿出来看了一眼。

  抑制剂。Omega发圌情期进入后可以吃下用来收敛信息素的味道,但不能抑制发圌情。本来他还以为安迷修是个Alpha的,或再怎么说也应该是Beta。但现在自己却在他的包里翻出这玩意。这着实出乎雷狮的意料。虽然不清楚那家伙为什么要瞒着自己,但出于报复,雷狮想也没想便把里面所剩无几的药片倒进了下水道。

  回忆结束,雷狮重新将视线移到安迷修的身上。所以他这是犯病了?雷狮蹲下去,想要扶他起来,却被安迷修一手拍开。雷狮闻着他身上甜腻的信息素味道,又看了眼他潮圌红的面颊和泛着水光雾气氤氲的海蓝色眸子,不知怎么的起了反应。安迷修推开一旁的雷狮,边喘气边用双手扶柜子,缓慢的站起身来。并尝试往门旁边移动。

  “别靠近我,我稍微……稍微休息一会就好了。”安迷修喘着气说,“不过是发圌情期而已,我还是能挺过去的。”

  “都这样了还嘴硬?”雷狮朝他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继续说下去,“要不是看你不顺眼,我早就在这里办了你了。”

  安迷修靠着门,缓慢的滑了下去,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事实证明,他无法靠一己之力挺过发圌情期,更何况他的身前还站着一个正释放着信息素的Alpha。身子虽然诚实,可并没有一丁点想要靠近雷狮的想法——也许是有那么一点点,毕竟他也很明白此刻的自己正被雷狮所吸引,但这远远不及他的思想和意志力,只要雷狮不乘人之危,那么对自己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躺倒在地上蜷缩起身子,下圌身传来的一阵阵快圌感差点让他失控,安迷修也还是一声不吭的,用力的咬着下嘴唇,闭起眼睛不再愿再看雷狮。

  由于吃不到,他的心情也因此变得烦躁起来。本来不想管的,就放任安迷修在这地方自生自灭,不过想想又太对不起安迷修,再怎么说这都是自己惹出的麻烦。雷狮啧了一声,走上前去把躺在地上的安迷修抱起。这个过程中雷狮的动作很轻,怕用力过猛弄醒半睡的安迷修。

  在安顿好安迷修后,雷狮搬来椅子坐在他的面前,观察了一会他傻乎乎的脸后,才不自觉的拉开裤链套圌弄起硬的发痛的分身。这时安迷修已经不再动弹了,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很快雷狮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不过没往心里去。

  “该死的,为什么我要对着这家伙自圌慰。”

  雷狮眯起眼睛,看向他的视线中夹杂了少量情圌欲,这使他为之兴奋。在克制住想要将东西塞进他口中的欲圌望后,雷狮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好在学生会室的监控摄像头坏了,不然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自己也用不着再出现在学校内了。

  已经想要离开了。就算这冷气开的再足,也阻挡不住他想要离开这的冲动。只是还没到时候。由于靠的太近,还是有那么一两滴白圌浊滴溅到安迷修的脸上。雷狮一愣,伸出手用拇指擦去他脸上的脏东西。突然地,一个想法悄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吻他。他也的确是这么做了。

  雷狮给了安迷修一个轻柔的吻,点到即止,不再深入。

  雷狮出去了,下楼去给他找点抑制剂回来。不过这次的午休他是偷偷跑出来的,要是从这边直接下去,有很大的几率会被老师看到。于是他就绕了个弯,从紧急通道下到一楼去。他虽然不太清楚医务室会不会有这东西,但貌似只要说“有个Omega突然发圌情了”老师一般都会直接给。毕竟人们都不喜欢在自己的身上徒增一件麻烦事。

  等去过医务室,雷狮拿着两颗用餐巾纸包裹住的药丸,返回到学生会事。真是疯了,为什么自己要来回奔波而放弃大好的午睡时间,就因为自己闲的没事干倒掉了他的药。情有可原。雷狮没再抱怨,掏出钥匙扭开大门。这钥匙是从安迷修身上取下来的,为了防止自己出去的这段时间里有人偷偷闯进去。

  等他来到安迷修的身旁,想也没想的就将药塞进安迷修的口中,还灌了点水为的是不卡在喉咙中。雷狮觉得自己很贴心,顺手又拿了一件放在椅子上的白色外套,虽然不太清楚是谁放在这里的,但稍微借用一下估计没问题。

  过了没多久,安迷修就醒来了。在看到身旁的雷狮后,他吓了一大跳。

  “你没把我怎么样吧?”安迷修问他。

  “想什么呢,我再怎么都不会想上你的。而且你得感谢我,要不是遇到我,你恐怕已经被路过却无法忍耐的Alpha给强行标记了。”

  “那么说我还得谢谢你?”

  安迷修皱眉,脸颊泛着粉色,显然还未从刚才的发圌情热中缓过神来。他拿开盖在身上的衣服,想要离开沙发去桌子上拿水,不料脚底发软,完全使不上力气,这使他他差点摔倒在地。雷狮见状,既没有去扶他,也没有从一旁的椅子上站起,而是选择先嘲笑几声。等到笑完,他才过去扶安迷修。

  “你要什么?”雷狮问他。

  “水就好。”接着他又补了一句,“谢谢。”

  安迷修坐在沙发上,等雷狮将水递到自己的手里。

  “总之你欠我一个人情,记得还就好。”雷狮打开门,伴着下课铃淡定的踏出脚步。很快整理好学生会室的安迷修也跟上了雷狮的脚步,回到了像个蒸笼似的教室里。

  下午的课他都不怎么在状态,几次差点睡着。不过他并没有真的睡着,该记的笔记他依旧一字不差的摘抄在书上。这期间雷狮一直在偷偷观察他。

  “放学后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喝一杯啊。”雷狮搭上安迷修的肩,语气中多了几分爽朗。

  “今天就算了吧,我还有事。”安迷修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难不成你在怕我?”

  “这倒没有。”安迷修转了转眼睛,开口继续说,“但下次你要是再倒光我的抑制剂,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安迷修说完,快步离开了。没想到他知道啊,雷狮望向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大胆的猜测起来。那么这句话也同样送给你,这样的事要是还有下次,我雷狮必然也不会放过你。他笑了笑,只不过这个笑容没在他的脸上停留多少时间,就从他的脸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2017.7.18.Fin.

评论(7)
热度(156)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