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 地下室

【囚禁+道具】【补档】【限制级】



  又一次的剿灭敌军后太宰治扛着使用完污浊倒头就睡的中原回了家。他将中原放在车的后座上,为了让他不因为自己烂的能上天的车技受到伤害,他在驶离这片废墟前还找了几根看起来比较结实的绳子,为的是把他绑在汽车的皮垫上。

  一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就连路边的路灯也处在一种罢圌工状态当中。车窗玻璃被砸坏了,怕是刚才中原使用污浊时干的,冷冽的风从破了的口子里吹了进来,尽管不冷,他还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太宰治开的很慢,慢到他甚至都能够听得到从后面传来的中原打呼噜的声音。他记得中原的家里有一个地下室,放的全是一些他所珍藏的红酒和一些枪圌支,原本想去哪,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太危险,所以太宰治便转了个头,又耽误了些时间才到家。

  虽然一路上他没撞毁什么公共财物,但他在倒车时把门口的信箱弄得变形了,可他并不在意这一点。太宰治去后花园取来了一把剪刀,因为他绑绳子时不小心给打成了死结。又感慨了一句好重后便抱起中原上了台阶。

  自从自己离开港口黑手党,他就很少回这里了,而这次的并肩作战也是一次意外。如果他早个一两年就做这件事,那么也可能不是这个结局。太宰治关了门,把他拖去地下室,他记得那里应该是有一块床垫的,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但至少还能用。

  他想将动作尽量的放缓一些,至少在自己打扫之前他不要醒过来。太宰治扫掉地下室的灰尘,又看了看有些生锈的铁链,确认差不多了才把还躺在沙发上的中原抱下去。为了防止他中途逃走,太宰治在他的手上和脚踝处都做了些手脚。

  使用污浊是一件十分消耗体力的事情,他看中原脸色不佳,怕是要好一会才能醒过来了。于是他就爬上去,又出去了一次,为的是去副驾驶上拿刚才他从便利店里买回来的盒装牛奶。

  如果要骗中原喝东西,只有酒和牛奶他不会拒绝,太宰治一时半会也买不到酒,只能用这个代替,虽然说他喝的有点太迟了。他从碗柜里取出一个玻璃杯,倒了一半的牛奶进去,然后将两颗粉红色的药丸扔了进去,他拿筷子搅拌了几下,便又回到地下室去守着中原中也。

  太宰治打开手机看了看信息提醒,发现没人找

自己他就只能将手机放回裤袋里。他坐在床垫的一角看着将头侧过去正在熟睡中原,又咽了口口水才明明的爬过去。

  他把手撑在中原头靠着的一边,想俯身去吻他的唇角,但很不凑巧的是太宰治才刚刚碰到他,他就醒了。他小声嗯了一声,睁开眼睛就看到近在咫尺太宰治的脸差点没把他吓得叫出来。

  “太宰?!”

  “怎么了,见到我就这么惊讶?”他的嘴角浮现一个弧度,想看看中原的反应,于是他就不说话,蹲到一旁去。中原皱了眉皱,在看到手腕上锁着自己的镣铐后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太宰混圌蛋。

  “总之你也累了,把这个喝了就早点休息吧。”太宰治把牛奶递到他的手里,中原只是疑惑的看着他。中原接过太宰治给自己的杯子,还是不太信任他。太宰治笑的他心里毛毛的,实在是无法信任他。

  僵持了一会,中原将杯子里的牛奶喝掉,又塞回太宰治的手里。他点燃了一根烟,在狭小的空间里,烟雾散不出去,便消融在稀薄的空气当中。中原中也说他这是慢性中毒的同时还拖自己下了水,而太宰治则笑他,把抽了一半的烟塞进他的嘴里。

  中原中也低垂下眼睑,用手指夹住太宰治的烟猛吸了一口。太宰治看了看他那双好看的蓝眼睛,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抚他的脸颊,中原中也把灰白的烟雾吐出的同时侧头蹭了蹭太宰治的手掌心。

  “中也,我爱你。”他咯咯的笑了几声,中原骂了他一句蠢货,也忍不住笑起来。太宰治凑过去吻他,轻圌咬着他的下嘴唇并在上面舔圌了一下,他很少等着中原中也主动伸舌头,但不知为何今天的他异常的主动,也许是药效的原因,他这样告诉自己,闭上眼睛开始回应。

  他感觉到异样是从自己使不上一点的力气开始,当他还沉醉在那个吻里,太宰治已经从他的唇边退开往下吻去,他轻啃中原的喉结,这使他感觉不舒服,轻轻呻圌吟了一声,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就已经太迟了。

  “喂,中也,你硬了。”

  太宰治满意的看着他的这个反应,又将手覆到上面隔着衣料反复摩挲,中原中也下意识的抓着他的衣袖,想让他停下,虽然看起来并不起作用。

  太宰治拉开他的裤链,将高高圌挺立起的性圌器含进自己的嘴里,他有些冷,即使太宰治能用温热的口腔接纳自己,但那终究是没什么感情的。他紧闭着眼睛,用微微发抖的手按着太宰治的肩膀,希望他能停下。

  “呼……啊啊……太宰……太宰……”中原颤抖着,他那张脸也因为奇妙的快圌感而皱成一团。他有些害怕,腿紧绷着十分的不自然的下垂着。中原眯着眼,泛着水花的眼角闪闪发光。太宰治吞下它们,抬起头来看着他。

  “那是什么……”

  “这个吗?”太宰治跟随着中原的视线看过去,捡起了跟那些铁链子混在一起的人造假阳圌具。他笑了笑,把它拿起举到了中原的眼前,这才继续说下去,“我为了你特地跑了一趟成人用品店,当时店里小姐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不过解释了一下是给女朋友带的他们才没说什么,不过她们笑的的确挺渗人的。”

  “……你不会真的想给我用吧。”他十分嫌弃的看了太宰治一眼,又怕太宰治说出些什么让自己难堪的话,刚射了一次的中原已经没什么力气再去回嘴了,他只希望太宰治能早些放过自己滚回上面去睡觉。

  “嗯,给你用。”

  他一说完就拉起中原的手,想把它们移到别的什么地方。太宰治将润圌滑剂涂到情趣玩具和后圌穴的褶皱处,涂完后他把人造阳圌具抵在中原粉圌嫩的穴圌口上,太宰治把它推进去,差不多到头时太宰治停下。

  “唔……好难受……”中原颤抖着,因为后面突然被异物所填满而扭动腰圌肢。他抽圌出来一些的同时又把它推回到中原的体内,反复数次后他的腿圌根处早已沾满了透明的液体,而此刻躺在床垫上的中原止不住的喘息着,胸口剧烈的起伏。

  “混圌蛋,我真想杀了你……”

  “也不是不可以。”太宰治回着他的话,又将阳圌具往他体内捅去。“不过见你还这么精神的,这点算不了什么吧?”

  “喂……太宰……停下……”太宰治没理他,自顾自的抽圌插着,没有想要放过他的意思。等到他厌倦了这个动作后,太宰治把假阳圌具抽圌出来扔到一旁,又抓圌住中原的双圌腿强制性的分开它们。

  这时他才闻到地下室里那股特有的发霉味,他不是很喜欢这,但又别无他去。他很清楚自己的动作是有些粗暴了,可就是没有停下的意思。太宰治最后吻了一下他有些红肿的双圌唇,就解开皮带掏出他硬的发疼的性圌器对着中原射了出来。    他的脸潜藏在黑暗下,太宰治看不清它们,也无暇顾及。他将性圌器顶入中原体内的最深处,享受着柔软的肠肉包裹着自己阴圌茎的感觉,又一次快速抽离重复刚才的活圌塞运动,令中原觉得痛苦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痛楚,还有其他的别的什么东西。

  “很痛。”

  “我知道。”

  中原咬住太宰治的肩膀,他刚刚说完,很快有一股血腥味流进了中原的嘴里,沾的他牙齿上都是血红色的印子。

  中原用双圌腿缠着太宰治的腰,铁链发出的清脆的声响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别处。

  “不给我解开吗?”

  “还不到时候。”他说着,又是一个撞击。

  等到太宰治解决完生理上的需求后,在一旁的中原已经累的没有任何的力气再移动分毫。甚至于连说话也不愿,他的腹部满是精斑和残留在上面的精圌液,太宰治给他翻了个身,又解开圌锁着中原的镣铐,把他带回上面,为的是送他去冲澡。

  原本中原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但他洗完又恢复精神后太宰又把他带回了地下室,并重新用镣铐锁住了自己,他差异的看着太宰治,谁料他告诉中原这只是开头。

  “我们还有48个小时供我们来尽情交圌欢,所以,我想你不会拒绝吧?”

  完蛋了。中原心想。

评论(3)
热度(100)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