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于

[太敦] 海岛之行

ABO,敦已怀有身孕为前提。是某篇文的番外。ooc会有。

如能接受可继续往下阅读。




  这为期一个月的航行,也终是迎来了终点。

  最开始国木田拟定的计划是:在运送完货物和安全护送游客抵达港口后,即刻返航回到横滨湾。

  可太宰治却突然提出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带着中岛在这蜜月旅游一番的无理要求。

  "到时候我再和敦君乘船回去,父亲那边你就帮我解释一下吧!我知道国木田君你人最好了,一定不会拒绝的吧?"

  这是他在客船即将停航时跑去船长室时说的。那时的国木田只顾开船和观察周边的情况,压根无心将心思放在太宰的身上。嫌他在一旁多话的国木田随口嗯了一声,一心只想他尽快滚出操控室。而得逞的太宰,笑眯眯地说了一声谢谢,此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于想起那时他到底说了什么,还是在返航时发现那家伙不见了之后的事。

  "太宰先生,你这样做,会惹国木田先生生气的吧?"中岛站在洗手间的门旁,用担忧的语气询问还在收拾东西的太宰治。

  "没关系,他那边我已经谈妥了,不用担心,你和我来就是了。"太宰治回答,抬头看了他一样,“你不去换件衣服吗?岛上可是很热的,况且人也多,你穿的太厚可是会中暑的。”

  当他听到太宰治的话时,才发现自己忘了把睡衣换掉。如果他再早些提醒自己今天用不着继续再在船上待着的话,那么他应该早就做好准备——至少不用在最后的十几分钟里决定要穿什么衣服。如果说是宽松又便于行动的衣服,自然只能选那件他一直在穿的白衬衫和吊带裤。

  其他的,除了一件太宰治特中意的连衣裙外,全都是与谢野小姐拿过来给他,说是以后能派上用场的衣服。不过无一例外,都是些当下流行的女装。他自然是没法穿着出门的。想到这,他只觉得奇怪,就算自己是Omega,可也是个实在的男性,他想不出与谢野小姐会给他这些衣服的理由,如果不是她,那一定是太宰治又在从中作梗了。所以他什么时候才能放弃这无聊的恶作剧?明明说过自己是绝不可能穿女装的。可他还是不愿放弃,并源源不断地从各个地方买来新款式,要求自己穿上,尽管每次的理由都不同,意图却是显而易见的。中岛深深地叹了口气,瞟了一眼那几件被他堆在暗处的衣服后,才匆匆地取下衣架上的衣服换上。

  “好了。”

  太宰在扣好上衣的最后一颗扣子时,将一个银边的铁箱交到了中岛敦的手上。说是里面装了十分重要的东西,所以交给他来保管最为放心。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接过箱子后只觉得里面的东西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重。

  今日确实是个适合出行的好日子,但并不是个适合观光游乐的日子。刚出门,他们就被烈日的光芒和热量所笼罩。不一会儿,额头的汗水便顺着脸颊滑下,滴在他脚底下的地板上。夹板上站着不少提着行李的游客,站在太宰身旁的中岛悄悄地用余光打量着站在他旁边正在用扇子扇风的的贵妇人,虽然香水的味道十分浓郁,也还没到会令他觉得难受的程度。

  好想尽快离开这。只要能快点踏上陆地,无论去哪都无所谓了。在中岛敦因炎热感到难受头晕目眩闭上眼沉思时,站在他身旁的太宰一直在用担忧的神色观察着他。这种时候,他这个做丈夫的,一时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但果然比起沉默,还是做些什么比较好。太宰想了想,最终握住了他的手。



  半小时后,他们终于跟随着大部队回到地面。

  原本太宰是想先吃完午饭再去酒店的,可拿着行李行动果然还是有些不便,于是他只能先打消吃午饭的念头,去找酒店并办理入住手续。幸运的是,这几天并不是节假日,路上的行人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多。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还有些孩子。

  之前太宰有来过这,所以对于地形还是比较熟悉的,在发现没有过大的改变时他还舒了口气。约步行五六分钟后,太宰带着敦来到一家临海而建且外装潢较为朴素的旅馆。本以为费用不会那么高的,可在太宰掏出钱包,取出好几张面额大的惊人的钱币时,他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太宰先生……!”中岛低声惊呼道,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你为什么会带着那么多钱的?明明是空手来的,该不会……”

  “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啦。”太宰突然垂下头来,一副被中岛话伤到的样子,“不是啦,你还记得那个我让你帮我拿的银箱子吗?这是出航前我装进去的。你想吧,出门在外没有钱怎么行,难不成我要让还怀有身孕的你睡大马路吗?”

  太宰有些无奈地笑笑,伸手揉了揉中岛被风吹乱的头发,之后再没将这件事提起过。

  稍作休息,在太宰准备带着中岛去楼下时,转头一看,却发现他人已经钻进被子,一副想永眠的样子。任凭太宰怎么叫他,他都没有任何反应。可能是累了吧,毕竟他不适应在海上的生活,房间所处的环境也不是太好,这会他要是执意如此,还是不强行拉他去比较好。但一想到之后他要做的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时,他竟还庆幸中岛选在这时睡觉。

  “那么,睡个好觉吧。晚上我会来接你的。”

  太宰离开前轻轻地关上了门,并在床头留了张字条,要是他提前醒来了,也不至于为了自己的消失担心。而他所谓‘非常重要’的事,则是购买求婚时必要的东西罢了。之前他用铁丝来代替,实在是荒谬之举。况且又有谁是用这种东西来向心爱的人求婚的?

  除了戒指,他其实还想看中岛穿婚纱的样子,就算西式礼服不行,白无垢他也能接受。不过要是中岛实在不愿意,那么自己不会强求。

  陆地上的食物,也已经好久没吃了。虽说船上储备的食物完全够所有人挺过两个月,可还是有些不太踏实的感觉。太宰走在街上,视线略过一间间店铺,最终走进一家还在营业中的餐馆。



  中岛醒来时,他能够通过窗外染上橘红色和金黄的天幕来判断时间。

  床头放着字条和一份早就没有温度的炒面。只是隔着塑料袋碰了一下,他就断定这东西已经不能吃了,况且这还没有微波炉之类的东西。所以他是回来过了? 中岛敦揉了揉惺忪睡眼,花了几秒时间才完全清醒过来。

  就在他疑惑太宰到底去哪的前一秒,后一秒拿着报纸或是什么说明书的太宰治就推门走了进来。当他们四目相对,他扔下手上的东西就扑向还在床上坐着的中岛。

  “诶!怎么了?”

  “没什么,突然想吻你罢了。”话音刚落,他就在中岛的唇上落下一吻——不过没有继续深入下去,“可以了吗?你还饿着肚子吧,有想吃的东西吗?”

  “想吃茶泡饭。”这回答几乎是立刻说出的。

  “你好像真的很喜欢这个呢,真就那么吸引你吗?”太宰说,放开了怀里的人,站起身来,“这地方可能没有呢,其他的可以吗?难得出来玩一次,我们还是去能够营造出气氛的餐厅吧,可以吗?”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吧?”

  中岛笑的有些无奈,显然太宰早就选好了用餐地点。他掀开被子,下床前还亲了一口坐在床沿上的太宰,当做奖励。

  出于夜间气温骤降的缘故,太宰希望他再套件外套,中岛则很爽快地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

  太宰带他去的是一间露天餐厅,位置也正好能将夜间仍波光粼粼的海面收进眼底。

  其实对吃什么这事他根本不在乎,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够了。当服务生将菜端上来,食物的香味立刻勾起了他的食欲。

  “我开动了。”中岛将手合十,接着才拿起勺子。

  过了一会,他才发现太宰治压根没动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全程都在盯着自己吃饭。察觉到这点的中岛突然觉得这地方有些热。

  “太宰先生,你不饿吗?”中岛朝他干笑,忍不住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

  “我还好,不用担心,敦君你接着吃就好了。”

  “那可以不要再看着我了吗?”

  “因为你很可爱啊,一般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吧?”

  “……是这样吗。”中岛敦听到他的回答时,只觉得头疼。

  结束晚餐,回旅馆的路上,他们决定去沙滩散散心。

  跟在敦身后的太宰,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

  中岛敦回过头去,只见他单膝跪地,一副花了好久才下定决心的模样。中岛心里一惊,虽是猜出了他接下来想做的事,可当太宰从上衣口袋里取出戒指时,他还是吓了一跳。本以为他会选在更严肃的场地——比如教堂之类的地方,可事件发生了,他就必须应对,无论地点时间。

  “中岛敦。”

这回太宰喊的是全名,虽有些不适,他还是顺着太宰的话应了一声。

  “你愿意嫁给我吗?虽然有些时候我确实会让你感到不安,但这样的事,以后绝不会再发生了。”太宰治说,话语和眼神中满是坚定。

  “太宰先生,”中岛笑了,眼神也因他的话而变得比以往还柔和几分,他蹲下去握住太宰的双手,并在手背处留下一吻,“我当然愿意,这难道不该是显而易见的吗。”

  在得到中岛肯定的回答后,他才将手中紧握的戒指戴到了中岛敦的左手中指上。看到他的笑,太宰顿时安心了不少。

  “明天就去挑婚纱吧。”

  “非穿不可吗?”敦询问。

  “你要是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的。”

  “如果只是穿给太宰先生你一人看,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啊。真是意料之外的答复。

  喜出望外的太宰差点就将他抱起来并对着大海大喊他的心里话了。



  接下来的几日,他们在海岛上停留了将近一个星期,并在有限的时间内走遍了整个岛。

  乘坐客船回去时他还有些不舍。一想到回到家中又要两头忙和面对国木田时,他情愿再离家出走一次……但如果敦在他的身旁,那是不是应该说是私奔比较好?这念头差点就让他心动并想要写信回家了,好在中岛及时制止,才避免之后要同太宰浪迹天涯的境遇。

  “太宰先生,工作上的事,我也会帮助你,帮你分担的,所以请直接面对吧。而且,这就是人生啊,逃避是没有用的。”中岛敦拍拍自己丈夫的肩膀,然后回到了身后的沙发上,接着说道,“请打起精神来吧,太宰先生也已经是成年人了。”

  之后,中岛的话便终止了,耳边只剩下航船鸣笛的呼呼声



Fin.

评论(8)
热度(59)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