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桂药草] 暗恋

cp:肉桂饼干x药草饼干

学院pa,很ooc,流水账小学生文笔( 是我的个人拉郞(?



  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在意起他的事,线索无从而知。可从那以后,肉桂时不时的就开始偷偷朝药草的坐的方向投去视线。偶尔被发现了,还要装作是恰巧对上视线,躲又躲不开,只能朝他露出一个较尴尬的笑。好在药草每次都会回应,一般他会侧过头来,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有时也会抬起胳膊,朝自己的方向挥手。

  这个动作他一直记着,仿佛什么心魔一样。

  时间久了,他就开始四处打听药草的事,好像做贼似的,每次提到这个名字,语气都漫不经心,像是真的无意当中提到一般。实则不然,为了将话题往正确的方向发展,肉桂为此也是绞尽脑汁。

  好在他的努力没有白费,总算得到了些有用的信息。可明明和药草已经做了将近一年半的同学,现在才想到要去了解他的事,不会很奇怪吗?唯一有印象的,还是去年运动会他跌倒那事,当时自己在休息区填表,远远就听到了人群躁动的声响,其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肉桂应声转头望去,看到了被班里同学扶着走的药草,他皱着眉,眼眶红红的,两边膝盖因流血而黏上了沙子,显的异常脏乱。

  肉桂就在一旁看着,像是愣住了一样。他伫立在漆黑的阴影下,尽管那天太阳并不烈,刮起的风却异常的炽热。

  这便是他第一次注意到药草,他平时在班里存在感就不强,却和周围的女孩子关系都很好的样子,成绩也是最好的那一个,无论怎么想都是非常优秀的一个人,本该成为人们视线焦点的药草,却选择了对此视而不见。

  他是不爱出风头的,平时课间也只是看书或和周围有兴趣的人小声说话。

  之后他又从接触过药草的学长那,知道了他曾经是园艺部的一员这事。但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个社团存在过的痕迹了,由于有人退出,他作为社长,又招不到新人,人数实在达不到成部要求,被迫解散。一听说药草独自一人,也没进什么社团,就也有想拉他进自己小组的人在,不过药草都一一拒绝了。

  因为没有兴趣,就算真的同意了,也不过是为了凑人数罢了。况且也会变得异常格格不入,所以还是拒绝为妙。这是药草的答复,结果之后就再没人邀请他参加活动了。

  在肉桂的印象中,他异常喜欢花草,甚至在包上都能看到他挂从扭蛋机里拿到的橡胶挂件。不是认识的品种,也无法准确说出名称,要是从这方面下手,想多争取些话题,那一定坚持不了几秒就会露出马脚。

  其实就只是平常瞎聊,话题也还是有很多的,就算非常突然的走到他的桌边,随便对他说些什么,他也会耐心地回应,而不是装作没听见。

  这结论是肉桂三番两次试探出的结果,可后来他就不敢了,只敢远远的看着。他的位置是最前排靠近讲台的那一角,偶尔肉桂也会在书本上画药草样子的小人,擦擦涂涂来回好多次。没有一次是肉桂满意的。

  陆续观察了三个月以后,他甚至写满了一本本子,上面记录了杂七杂八,全都是有关药草的事。这行为令肉桂有种自己在观察实验室小白鼠的错觉,要是有一天被药草知道了这事,一定会被误认为自己是个奇怪的人的。

  那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如果只是说因为对药草感兴趣才收集有关他的事,那这也太过了。肉桂看着手中疑似日记本一样的东西,又抬起头朝药草的座位瞟了一眼,结果发现他正盯自己。药草的这一举动令肉桂立马收回视线,摊开书装作复习的样子。

  心脏狂跳不止,接下来的几节课他都没怎么将内容听进去。

  他对药草所产生的感情,真的是正确的吗?当疑问被抛出,他突然想到了气泡饮,那家伙在学校外面交了个男朋友,听他的描述,来头还不小的样子。他曾经有看过气泡饮录的视频,而画面里面是个穿着白色燕尾服的帅气少年。

  肉桂对小提琴曲不感兴趣,唯一能露一手的只有魔术,不过每次想表演一番,都被老师没收走道具,久而久之他再没有将扑克牌一类的东西带进学校。

  反正现在自己也没有头绪,不如去问问气泡饮。升上高二以后,气泡饮就去了三楼的班级,好在药草依旧和自己一个班,除此之外没有太大的变化。肉桂趁着老师背对讲台在黑板上写过程的间隙,掏出手机给气泡饮发去一条消息。

  而现实是,肉桂无时不刻的盯紧他,也只是想多和他说上几句话,能被药草承认说是朋友罢了。

  放学后,他立马去了短信里提到的地点。

  "怎么了?你说要找我谈谈。我最近可没有惹你不高兴啊。"气泡饮推开天台的铁门,一抬头就发现了靠在破旧瓷砖边的肉桂。

  "那个,不是。"肉桂见人来了,也没有显得很激动,反而有些踌躇,"想问你件事。"

  "你直说,我听着,"气泡饮回答,看了眼时间后才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不过最好快点,我等下还要去接薄荷巧克力。"

  噢……薄荷巧克力…他的小男朋友。所以自己附近的人都是基佬吗?不仅气泡饮,连班上最不可能成的两个人竟然私底下都已经公开开始交往的消息了。

  "我有个很在意的人,却不敢和他说话。"肉桂开口,有些支支吾吾的。他故意没有提及到对方的性别,虽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可一想到药草,他还是有些胆怯。

  "你是小学生吗?"

  "我可是很认真的!"

"既然如此你送个礼物怎么样?"气泡饮说,"对方喜欢的东西。"

  "可以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气泡饮回答,不是很想将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

  "我知道了!"肉桂说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是时候了,肉桂想。他不能再继续犹豫下去了。现在药草应该还没走,虽然早过了放学时间,但他记得在离开教室之前,药草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而和气泡饮谈话也还没超过十分钟,只要再快些,试着碰碰运气,一定来得及。

  在走廊里飞奔的肉桂,一踏上一楼的阶梯,他立刻朝教室的方向大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肉桂用鞋底全部面积,使劲摩擦着地面,为的是能牢牢站稳,否则他就要跌倒了。肉桂一来到教室门口,抬头就看到了一脸错愕的药草。

  "抱歉,我喊的有些太大声了,"肉桂咳嗽一声,感觉浑身发热,很不是滋味。接着,他说:"今天可以一起回去吗?"

-

  结果是,药草非常爽快的就答应了。

  一路上,虽然双方二人都没有想要打破沉默的意思,肉桂却还是激动的险些笑出声。明知药草一定会答应,可他就是无法将心底的喜悦感完全压下,就差将这份感情大声告知给素不相识的路人了。

  风将枯枝上发黄的叶子吹落,这条小道上行人很少,夕阳西下,金灿灿的日光夹杂着耀眼的橘红,并排走着的二人一路无言。

  "我是做错什么了吗?总感觉你好像讨厌我一样"走到一半,药草突然开口,话的内容着实吓了他一跳。

  "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

  他几乎的喊出来的。

  "可能是因为你来找我说话的时候表情都很严肃吧,和其他人聊天时却总是露出笑脸,看得出大家都很喜欢你呢~!"药草说,"你要是介意我刚才的话,给你这个可以补偿吗?"

  药草翻了翻衣袋,取出两个绿色塑料包装的硬糖,塞到了肉桂的手心中。他低声说了句谢谢,不知怎么,他总觉得在那几秒里,周边的温度开始上升了。

  到达小道的尽头后,药草突然停下脚步,抬起手,指了指马路对面。

  "我家在那个方向,可能之后无法同行了。"

  "嗯,没关系。"

  肉桂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发现那开着一家花店。明天来一趟吧,他有想买给药草的礼物。

  "那之后再见了。"药草笑着朝肉桂挥手,在绿灯亮起时穿过马路。

  "之后见。"

  肉桂看着药草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街道尽头,才从那离开。而他的‘再见’令肉桂第一次对明日有了少许期待。


  一旦有了值得期待的事,他竟觉得时间也逐渐慢了下来。无论是坐着看书或是摆弄手机,他都无法静下心来。肉桂无法停止想念药草的冲动,尽管肉桂强迫自己不要再去回想有关他的事,但越这样脑海中药草的模样就越是清晰。

  要是今天能够再顺着话题问出药草的电话号码就好了。当这念头浮现于肉桂的脑海中时,他居然开始后悔。

那么这些日子他到底在忙些什么呢?与其说是一直在搜寻有关药草的情报,不如说是"从其他人眼中去了解药草这个人"。

  其实他从未深入了解过药草,除了从别人口中那听来的印象和在学校里偶尔搭上一两句话外,他们之间就再没有什么交集。甚至他连对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肉桂明白自己的胆小,也明白药草所处的距离在他的眼中到底是怎样一个天文数字。

  那一夜他睡得并不安稳。思绪被那个人的身影霸占着实不好受,可其中又夹杂着令肉桂向往的人和物,喜悦之情填满了他的整个胸腔,差点弄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定就是这样的。

  只不过幸福和不幸自然也是成正比的,当肉桂听到从邻居家那传来杂音时,他猛然从梦中惊醒。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他听出了对面到底打翻了什么东西。

  曾见过为自己失手打破花盆而哭泣的药草后,他就再没有忘记过那场景。如果那时他可以出面,去到药草的身旁,就算只是说几句安慰的话,也一定能够减轻少许他的悲伤才对。

  回忆起那事,竟让肉桂也感到有些不舒服了起来。接着他抬起头看了眼挂钟,九点还差些,但一般这个点花店也该开门了。虽然事先他没从药草那套出话,不过去听一下店员的意见,说不定还是可以挑中令药草满意的礼物的。

  解决完学校布置的作业后,也快临近下午。买完就立刻回来吧,之后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好在那家花店并不远,从自家到那也就步行十几分钟的距离。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午后外界的气温不降反升,烤的柏油马路甚是金黄。才不到几分钟,就热得肉桂满头大汗,最上边的纽扣也勒的他有些呼吸困难。这天气究竟怎么回事?这几日多变且毫无规律可言的气温令他有些不解,明明昨日还只有二三十度,到这会居然就变天了。一路上肉桂几乎都是贴着墙走的,街上也没看到几个行人,虽然街道旁的店都开着,但也根本没人去光顾。

  怀抱着花店一定会开冷气想法的肉桂,加快了脚步。

------

  "欢迎光临~!"

  一踏入店内,先传入到他耳畔的是清脆的铃声,而后才是有些耳熟的店员的欢迎词。险些误以为是错觉,结果下一秒他就看到了站在柜台内正朝自己笑着挥手打招呼的药草。愣在原地的肉桂咽了口口水,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紧张。

  "下午好啊,没想到你居然会来这呢,是刚好路过吗?"药草笑道,听上去像是对他的到来倍感惊喜。

  "是……下午好。”药草的出现显然打断了他的思路,缓了几秒,他才重新将刚才脑子里想好的东西一一复述出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特地过来买东西的。"

  "啊,抱歉。"药草说,"那么有看中的吗?你可以慢慢挑,或者也可以直接告诉我你的需求。"背对着肉桂正在处理订单的药草开口。

  "盆栽一类的……能放在阳台上那种大小最好。"

  "是买来送人吗?"

  "这个,"肉桂想了几秒,最后还是决定撒谎,可就算说是‘送给朋友’又有谁收的到呢?要是周一拿去放到他的座位上,也一定会令他起疑的,"想买一盆摆在房间里罢了。"

  "我知道了。今天很热吧,要坐下喝一杯吗?"药草说着,便从柜台里走出来,领着肉桂来到一旁的椅子上,邀他坐下,"我请你吧,你喝的惯花草茶吗?或者说你比较喜欢碳酸饮料一类的?"

  而肉桂显然不适应他的过分热情,说话也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应答的肉桂,只好默许了药草的提议。

  之后他趁药草回后厨的间隙,环顾四周打量了一番店内的装潢,粗略来看,确实是花店加上花草茶店这样的设计理念。在如此清新自然的环境中喝茶赏花,也能说是非常恰意了。顿悟的肉桂立马明白为何药草会选择在这打工。

  且将头发撩上去,将额头露出的新造型,也令他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平日里穿着校服的他,却显得异常乖巧惹人喜爱,虽说在班上几乎没有存在感,抛进人海更是难以觅寻,只是每当肉桂望着他,他的心中就会产生一种安心感。因为他在那,对肉桂来说就是一种慰藉。

  几分钟后,药草便拿来了一壶花草茶和一块水果蛋糕,将它们十分随性地放到了肉桂面前的桌子上。

  这时店里客人并不多——或者说只有他和药草两个人也不为过。

“你是在这打工吗?”肉桂说。这是他想要试图引出话题的方式。

  “我吗?不是啦!家里人突然出去了,他们喊我看一下店罢了。”药草回答到,又返回后厨拿来一个绘有粉色杜鹃花的瓷杯。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肉桂猜测,或许他是开始感到有点无聊了。

  就在肉桂想要将话进一步延伸下去,门外的铃铛再次响起——这是从外头来其他客人的信号。即便他有些不爽外人突然闯入他与药草之间十分难得的独处时光,也不得不认命。

  只是不虚此行。毕竟这回他看到了药草待客既彬彬有礼,又谈吐自然笑容可掬的另一面。这可是一般绝不会在学校里能看到的,出于药草他很少说话的缘故,这几天他都没怎么像今天这样异常爽朗地笑了。在角落里坐着的这段时间里,他的视线一直若有若无似的紧紧粘在他的身上,尽管有时肉桂也会想要是有一天被发现了,自己该怎么解释,但船到桥头自然直!等到了那一天,自己也一定能想出合理的理由的。

  等到店内再次只剩他们二人,肉桂站起来,朝药草的方向走去。

  "下星期的这个时候,你有空吗?我想邀你出去。"肉桂边说,边放慢了语速。显然他是在期待药草的回复。

  "随时有空,不过手机暂时不在我的身上,可能要麻烦你自己输一下了。"药草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浸过水的双手擦干后方才撕下一页废纸,“另外,这是你要的盆栽,我期待您的下次光临。”


  姑且算是从药草那得到了他的电话号码,可去哪好呢?既然已经决定要邀请他出门,那一定要选不会让他觉得无聊的地方才行。大多数人一定都会去适合约会的类似游乐园、电影院,商场之类的地方。可肉桂想要给药草留下深刻印象,只是到这些地方,一定很容易就会让他忘却。正当肉桂苦恼之时,他突然想起上星期自己排了好几个小时队才买到的门票。

  这是自己最喜欢魔术师的公演入场券,虽然不清楚药草他喜不喜欢看魔术表演,可他记得药草曾夸过自己的表演道具。或许可以试试看?只是再排几小时队的问题,即便他不想再为了一张票浪费时间,可如果是为了喜欢的人,那一定是值得的。

  凑巧的是,公演的日子便是自己想约药草出去的那日,不过时间可能会再晚些。肉桂抬头看向盆栽,突然间有了信心。而礼物,他已经想到了能够替代盆栽的另一样东西。

-----

  距约定的日子越近,他就越是期待。

在决定要给他打电话时,肉桂还是犹豫了。紧张且忐忑不安的情绪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生怕说错了什么话。结果最终他还是选择发短信,等到了碰面的车站后,药草率先打破沉默,一连串的问题虽是再一次打乱了他的思绪,可肉桂明显感到

自己没有先前那么紧张,紧绷神经了。

  “要去哪呢?”在公车上坐定后,药草直奔主题。

  “我想带你去看我最喜欢的魔术师的公演现场。”肉桂说着,将口袋里的票拿出,并将其中的一张递到药草手中,“那地方有些偏,下车后可能还要再步行几分钟。”

  “看得出你真的很喜欢魔术表演啊,”药草接过肉桂递过来的门票,仔细查看了一遍上面的信息后,他竟显得有些惊讶,“这个,票不是很难买得到吗?”

  “有朋友不去了,所以才给了我。”肉桂说,对于每次撒谎都会感到浑身发热的他,这回还是选择了编造一个从未存在过的人来做挡箭牌。他一是不想让药草心理有负担,二是希望他能安心接受。

  药草看着他的侧脸,微微皱眉,没再说什么。

  不知怎的,就连平时最爱的表演他都有些看不进去,到了快到结束时他才反应过来这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药草在自己的身旁,所以他更想将视线和注意力放在对方的身上,台上到底在演些什么,他丝毫不在意。

  提早五分钟离场的肉桂觉得是时候了,憋了将近一学期,就算药草拒绝,他也想将自己的心意传达到他那。

  "药草,我……"

  他的话说到一半,药草便伸出食指,轻轻放在唇前,做出‘嘘’的手势。肉桂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再说话,静静地等待他的下一步举动。只是附近静的出奇,以至于他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此刻自己胸腔内正砰砰直跳的心跳声。

  "在你说之前,我也有些话想单独对你说。"药草咳嗽一声,好像他即将要说的东西真的是十分严肃的事一样,"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盯着我看很长时间了吧?而且刚才在观众席上,你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

  药草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令他浑身不自在,有种秘密被公众于人前的羞耻感。肉桂以为自己偷偷看他这举动从来没被发现过——或者说从来没令他起过疑心,可现在竟被当事人用丝毫不在意的语气说了出来。

  所以这回他该怎么回答?再撒一次谎吗?

  陷入两难的肉桂最终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一直在看他这事。而得到准确答复的药草,不仅没因此生气,反而笑逐颜开。

  "还有你到处打听我的事,我也全都知道。"药草边说,边在他的身旁走动,“我那么无趣的人,你居然还能坚持那么久,真是辛苦你了。所以这次换我来了解有关你的事吧,好吗?"

  温柔的话语,灿烂明媚的笑,还有分明就是告白一般的话语,险些就让肉桂产生了自己正在做梦的错觉。他从未想过药草会喜欢上自己这件事,就算曾抱有侥幸心理,他仍觉得这是天方夜谭般只存在于电影或是书籍中的情节。

  "所以现在你可以说你本想对我说的话啦。"

  他仍然笑着,但此时的肉桂已经惊讶的说不出半个字了。只是因为他觉得要是现在向药草告白,或是突兀的说一句‘我喜欢你’,都显得太过苍白,甚至多余。

  “药草,谢谢你。”肉桂走上前,轻轻给了他一个拥抱。

2018/4/7/END

评论
热度 ( 17 )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