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于

[气泡薄巧] 久别重逢

短。ooc,捏造有。


-
  最后的通话记录停留在三小时前。
  这是薄荷巧克力在登机前给他打的最后一通电话。
  等待对大部分人来说无疑都是痛苦的,这对早就习惯等待的气泡饮来说也不例外,可不一样的是,这是他们分开的第二个星期。因为工作上的事被派去国外的薄荷巧克力将会在今天回来——虽话是那么说的,可飞机延误这种事果然还是会令人的情绪变得焦躁。
  如果早些通知,那他估计还用不着这样傻傻地等着,直到机场的人都快走光,他仍旧没有收到薄荷巧克力的短信。
  本身距离其实是不太远的,粗略计算一下最多也就两个小时左右,可他却因为延误之类的原因在机场等了将近四小时之久。
  眼看就要接近深夜二十三点,心烦意乱的气泡饮也不得不直接取消本定好的计划,开始漫无目的的在机场附近转动。
  在这段时间里,他连续不间断地给薄荷巧克力发了数条消息,甚至不乏图片或几秒的简短视频。虽说等到他能看到以后会隔着屏幕骂自己,但那也不重要了,只要他能快点回到自己身旁,就算被当面责骂他也乐意接受。
  等待期间,他还差点坐在凳子上睡着。
  早知道就不那么早来了。这是气泡饮睡着前想的最后一句话。

  “你为什么要给我发那么多无用的消息?”
-
  “我已经下飞机了。”
  当气泡饮听到提示音,并从睡意中清醒过来,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看清薄荷巧克力几秒前刚刚给自己发的新消息内容后,他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的。
  这致命的,短短几个字,就令气泡饮像是注射了兴奋剂一样,且一扫因等待太长时间的坏心情,只想立刻见到他。顿时睡意全无的气泡饮,立马跑到了他之前提过的那个最近的通道。
  幸运的是,他刚来到那个指定地点,就在不远处看到了拖着行李箱的薄荷巧克力。
  他抬起头,在看到气泡饮的那瞬间立刻小跑起来,并在二人还相距几米的地方毅然地扔下了手中还紧握着的行李箱,直奔张开双臂迎接他的气泡饮而去。本来他想最多就只是拥抱一下,可出人意料的是,薄荷巧克力在没给自己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直接跳到了他的身上,并且在用双手环住气泡饮脖子的瞬间给了他的背部一个重击。
  显然招架不住自家恋人对自己搞突然袭击这事的气泡饮惊讶的说不出一个字来回应薄荷巧克力,甚至他还差点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好在他对抱起薄荷巧克力一人还是很有自信的,加上平时的锻炼和反应速度,他还是在对方将重量全部集中在手部时将薄荷巧巧克力稳稳地用手托住。
  近距离的接触使他能够闻得到薄荷巧克力身上那股甜甜的味道。不像是平时他会用的那款香水的味道,则更像是刚烤好淋上蜂蜜的松饼。
  本来他想薄荷巧克力接下来会说些什么的,结果二人僵持了一会,在双方都没有做出任何举动的情况下,气氛立刻从久别重逢的欣喜降到了尴尬的境地。
  “亲爱的,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气泡饮开口。
  “唔。”在短促的疑问音节过后,薄荷巧克力重新开口:“我想你了。”
  “我也是。你离开的这几天,我无时不刻都在想你。”气泡饮说着,突然间涌上心头的欲望令他忍不住想要给自己的爱人一个吻。自然,属于行动派的气泡饮也真的那么做了。
  “亲热的话回家后再做吧。”
  稍有些害羞的薄荷巧克力连忙空出手来按在气泡饮的唇前,希望他不要再有进一步更过分的举动。
  气泡饮也不恼,自然地接受了薄荷巧克力的邀请。
  就在他们两人寒暄完毕,准备离开机场回家时,气泡饮突然更用力地抱紧怀中的薄荷巧克力,凑到他的耳旁轻声道:“你是想我直接把你抱进车里吗?”
  此话一出,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究竟做了些什么。
  “我太累啦,已经走不动路了,所以只能拜托你一直抱着我了。”
  既然他都那么说了,那就照着台阶下吧。况且他也真的是累到不想走路的程度,难得自己的男朋友愿意迁就自己,那就姑且顺着他的话回答吧。
  “哈哈…这可能有些难度。”
  气泡饮说完,才将一直托着薄荷巧克力屁股的手松开,放他回地面,随后再一次凑到他的耳旁,开口:“今夜剩下的时间,我会将它们全部用在拥抱你这事上的。”
  当然,要是只有拥抱,那也太便宜他了,不过后半部分,他本人未说出口的内容,就由薄荷巧克力自己去领悟了。
  凑巧的是,薄荷巧克力正好也完全听明白了他话中的另外一层意思。他咳嗽一声,径直走回行李箱的跟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
  “你再愣在那我可就扔下你一人回家了哦。”
  “抱歉,我马上来。”他笑道,小跑着回到了薄荷巧克力的身旁。

没有了。

评论
热度(9)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