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于

[肉桂药草] 晚宴

短。ooc,万圣服装(?)

  当肉桂来到传单上标注的地点时,场地仅剩几个还在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显然他是记错了时间,又因为在家排练节目的缘故,连打扫都来不及,匆匆忙忙地就赶到了这里。
  结果还是错过了,肉桂站在街边,还未穿过马路,就已看清了那边的状况。所以自己是该直接回去了?还是不要被工作人员或是其他认识自己的朋友看到为妙,毕竟这样的事着实丢脸,要是之后有人问起,随便找个理由应付就是了。
  就在肉桂准备离开,从暗处突然赶来的药草拉住了他,并把他往休息室拖。药草的突然出现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但冷静下来以后,又开始庆幸药草没走这事。
  “你怎么会来的那么迟?大家都去第二会场了,但我想你会来,所以等了一会。”
  “抱歉,发了些事,所以耽误了。”
  在穿过漆黑的走廊,来到室内并打开灯后,他才真正看清药草的装扮——狄俄尼索斯。叶子与葡萄的装饰使得他更贴近自然了一些,但为什么是酒神?之前好像听他提起过,可这样的天气穿露肩难道不冷吗?
  这样的疑问有些怪异,可这确实是肉桂第一时间想到的。
  “你想来杯可可吗?”
  “麻烦了。”
  话音刚落,药草就已经泡好了可可。他拿着两个白色绘有深红倒三角的杯子,在肉桂身旁的椅子上坐下。他接过药草手上的杯子,开始漫不经心地环视四周。
  这地方令他感到陌生,虽然布局和薄荷巧克力或是摇滚巨星的化妆间差不多,可这太过于安静了。要是再来早些,那自己就可以为朋友们表演魔术了。对此,他是遗憾的,可相对的,他得到了能够和药草单独相处的机会。
  杯中的可可早已冷了,不过是用温水冲泡的,甚至有部分还没化开,奶白色的泡沫混着少量粉末,黏在杯壁上,弄得肉桂心浮气躁。说实话,他真的不喜欢这东西。
  最终,肉桂放下马克杯,比起什么可可,他更想同药草说说话。况且,今天可是万圣节。
  “我有个礼物想给你。”肉桂摘下帽子,从中取出几颗橘色包装的糖果,放到了药草的掌心之中。
  药草看他犹如变戏法似的,从不该放东西的地方拿出糖果,不但没感到震惊,反而噗嗤一笑。
  “你还当我是小孩子吗?”药草回道,“不过我身上已经没有能给你的东西了,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手上的盆栽就送给你吧。”
  药草收下糖果的同时,抱起了放在脚边的葡萄盆栽。
  “我对植物没有兴趣……”
  我想要的是你。
  当他下意识在脑子里接上这句话,只觉得脸颊发烫。肉桂低着头,不敢同药草对视。即便他们二人交往已经有好几个星期了,可连一次正经约会都还没有过。每次在他的花店或是自己专门建起专门用来表演魔术的舞台时,周围总有一群人。
  或许自己该再大胆一些的,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先告的白。可是现在,自己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他是该说“我们回去吧,这里太冷了”还是“万圣节的晚会有趣吗?”之类的?可这样的话题,等自己说完气氛一定会又变回现在一样的。
  就在肉桂苦恼该怎么说来引出话题时,却发现他还在喝可可。虽然他一直没说话,但这意味着在喝完之前他是不会觉得无聊或是厌烦。自己还有时间。当他意识到这点,顿时松了口气。
  “你是在紧张吗?”药草询问到,并将视线投向肉桂,“我看你流了很多汗,今天的天气应该不算热吧?”
  “……因为我有话想对你说。”
  “好呀,我听你说就是了。是什么呢?”药草朝他眨眼,本想让他放松些,可这只让他更紧张。每当肉桂看着他的眼睛,总感觉他的眼里有光,仿佛星星一般,闪闪发光。
 
  思考良久,他低下头,才从嗓子眼中憋出一句:“我可以吻你吗?”
  刚说完,他就后悔了。这是什么话?自己怕不是疯了!虽然自己确实是真的很想亲他,很想和他接吻,可那不该是在更加正式的场合才对吗?
  但适合接吻的正式场合,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吗?
  “可以呀。”药草回答,打断了肉桂的思绪。他的话语间带笑,像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肉桂的心脏险些就因为药草出乎意料的答复而跳出嗓子眼了。肉桂此刻只觉得自己全身发热,心脏也因此而狂跳不止。

  “对……对不起……我可能做不到……”
  犹豫了许久,他决定向药草道歉。肉桂捂着左侧跳个不停的胸腔,从休息室里跑了出去。明明平时相处时他恨不得在没经过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就吻他,可一旦对方真的同意了,他却只想打退堂鼓。
  “怎么了吗?”药草见他状态异常,立马跟了出来。
  “没事啦……太抱歉了。”
  “为什么要道歉呢?”
  “因为各种原因……我们走吧,反正再在这里待下去也没太大意义了。”
  他们从休息室出来时已快接近凌晨,街上空无一人,只剩摆在围栏边的南瓜灯内未燃尽的蜡烛还闪着橘黄色的光芒。这令肉桂感到不安,但在碰到药草有些发凉的肌肤后,他果断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披到药草的肩上。
  “感冒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谢谢。”
  “之后的打算呢?”
  药草低头看了眼腕上的手表,说:“去会场也已经来不及了,应该是快结束了吧。反正再过几分钟万圣节也要结束了,比起我,你之后的打算是什么呢?要回家吗。”
  “那就回去吧,”肉桂牵起他的手,微笑着同他对视,“回家。”

没有了。

评论
热度(11)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