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薄巧] 眉目传情

之前删掉的一篇。ooc,过去捏造。


  有些时候,气泡饮还是会想,要是多年前自己没有在圣诞夜前夕跑出去买备用的碳酸水或是没有经过那条街道,他是否还会遇见薄荷巧克力——那个在他心目中永不可或缺的挚友。可每每气泡饮想到这,都觉得他们二人的相遇实在是太巧妙了,毕竟自己对音乐是丝毫不感兴趣的,而唯一能够打动自己的,也只有宾客在喝下自己所调制的鸡尾酒后露出的灿烂笑容。

  但音乐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当气泡饮没有在宴会上给来宾大显身手时,他也会在自己的酒吧里为顾客调制饮品。那时,唱片机里就会传来阵阵悦耳动听的古典乐曲。只是气泡饮从不会去记那些旋律,全都是听完就忘的程度。这也证明了之所以薄荷巧克力所演奏的音乐令他难以忘怀的原因,这不仅仅是让他念念不忘,有时甚至还会在工作时突然想起,情到深处,还有过不小心小声哼唱出声,被顾客笑话过的经历。

  不过最近,让他莫名开始焦虑不安的是,他已经连续好几日没有在那个街口遇见薄荷巧克力了。一开始想,他或许是离开去其它地方继续演奏,搬得太匆忙才忘记到他这来打招呼。但意料之外的是,自己等了将近两个星期后,才发觉薄荷巧克力是不会再回到自己这了。

  期间,他一下班就会回到最初遇见薄荷巧克力的那个地道口,目的就是为去确认他有没有回到哪儿。每每他出去寻找薄荷巧克力的身影,都徘徊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为的就是能在重新找到薄荷巧克力时说上一句“真巧,居然在这遇到了你”

  这不过是徒劳,最后当气泡饮快要将大半个城市走遍,才猛然醒悟自己之后怕是很难再听到薄荷巧克力的演奏时,他突然开始回忆起第一次遇见薄荷巧克力时的情景。

  现如今,冷冽的冬天已过,迎来令人精神抖擞的春日。而季节的变换交替,则使气泡饮更加想念薄荷巧克力。虽然他无法理解薄荷巧克力为何要一声不响地离开自己的身旁,但他相信,再见面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无疑,自己是非常喜欢薄荷巧克力的,喜欢他的音乐,喜欢他的彬彬有礼,喜欢他的全部。一开始在气泡饮意识到这点,还稍稍惊讶了一会。因为他很清楚,这不仅是局限于憧憬的那种喜欢。不过这又怎样?他不在乎,毕竟谁都有选择爱人的权利。只不过每当气泡饮想到这,他就更希望自己或是薄荷巧克力他们两人其中一个是女生。

  只不过现实是残酷的。在打消这个念头后,他开始靠每天半小时的短暂会面来积攒自己对他的爱与耐心。

  之后气泡饮便忘了他彻底离开的日期。只记得第一次他过来时的情景。

  在气泡饮成功邀请薄荷巧克力去自己的店里一坐后,他立马回到调制台,取出冰箱内用了一半的柠檬和冰块。准备完毕后,他才把气泡水和调料倒入雪克壶⑴。他向来对自己所调制的气泡饮信心十足,毕竟自己的专长便是调酒,要是连这都做不好,还因此落下负面评价的话,还不如找棵树吊死来的痛快。

  “尝尝看吧?”

 当气泡饮将壶中的液体倒入高脚杯,推到薄荷巧克力的面前,柠檬的清香立马涌入薄荷巧克力的鼻腔。

  “是酒吗?我喝酒可是会立马醉的呀。”薄荷巧克力说,在接过气泡饮递过来的玻璃杯时,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但从他的话语中,气泡饮听得出他有些为难。

  “并不是哦,只当做普通的果汁来喝吧。”气泡饮停下手中擦拭杯子的动作,抬起头来,“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柠檬,这是依据销量来计算的,想着或许你会喜欢,就擅自选了这个。”

  “诶呀,这真是麻烦你了……我该如何答谢好呢。”

  “你在说些什么?这是我特地为了答谢你而调制的,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这样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他听着气泡饮的话,不尽难为情起来,既然他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要是自己再拒绝,那也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薄荷巧克力盯着杯中正往上窜的气泡,小心翼翼地端起,送到嘴边微微抿了一口。在碳酸水刺激舌尖的下一秒,口腔立刻被柠檬那特有的酸甜与清醒沁凉侵占。

  “合你口味吗?要是觉得不好喝,我还可以找其它的东西给你。”气泡饮见他睁大双眼,不禁露出担忧的神色。

  “不是这样的!我很喜欢!这个就已经很合我口味了,完全没有再给我找其它的必要了。”薄荷巧克力辩解道,语速也加快了些。

  “那就太好了,我还怕你不喜欢呢。”冷不丁地,气泡饮总觉得慌慌张张说话的薄荷巧克力十分可爱。在忍不住嘴角上扬的同时,他看见薄荷巧克力将剩余的柠檬水一饮而尽。

  “谢谢你还特意邀请我过来,时间也不早了,我想先走了。”说罢,薄荷巧克力便站起身朝着气泡饮深鞠躬,接着才拿起放在地上的琴盒。

  “那么,路上小心。”

  目送薄荷巧克力离开的气泡饮直到完全看不见他的身影时才关门回到店内。

  之后几日,气泡饮仍旧能在那遇见薄荷巧克力,几乎每次都是气泡饮先打招呼,他才能注意到自己的身前还站着个人这件事。抱歉的话说多了,他们之间也就习惯了。绝大多数时间,全都是气泡饮主动提出希望他能去自己店里一坐,而薄荷巧克力,除了几次实在有急事要离开,都会立马答应下来,同气泡饮一起并肩走回酒吧。

  一来二去的,他们之间也愈发亲密起来。

某日,薄荷巧克力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突然放下小提琴,自顾自地说起话来。没一会,他便离开中心舞台,神秘兮兮地坐到气泡饮面前,伸手招呼他过来,希望他能坐的离自己近些。

  “怎么了吗?”

  “其实我还有件事很想问你呢,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就想提的,但那时我觉得和刚刚才认识没多久的人说这个,感觉不太礼貌呢。”

  “你说就是了,只要是我能解答的,我都会告诉你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那日初次相遇后,我想起来的。”薄荷巧克力说,“你是刚搬来这吗?小镇的人我几乎都认识,你的话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所以当时还吓了一跳呢!本以为是哪来的旅游者,结果跟着你去了酒吧才发现你已经决定定居了。”

  “我是去年十二月才搬过来的。”

  “那这样算起来我们认识也快大半年了吧?”

“是啊,但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觉得时间过的太快啦。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多在我的身旁逗留呢。

“这种事应该很难办到吧?”薄荷巧克力在听完他的述求后露出苦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才发现已经快临近深夜,“已经这么晚了吗?我还是先回去比较好。”

  “等下!”在看到薄荷巧克力想走,气泡饮条件反射般突地一下子从圆凳上站起,“你要是一直在找住处的话,不如以后就直接在我这住下吧,反正里面空间大的很。”极力想要挽留的气泡饮想也没想就将这话脱口而出。而被拽住衣角的薄荷巧克力在听懂他的用意后,神情先是一愣,而后才将笑颜舒展开来,柔声说了一句好。

  虽然惊讶于他会做这样的决定,可也不得不承认气泡饮的这一举动无异于雪中送炭。这些年来街头演奏的生活险些让他放弃音乐,可让他坚持下去不放弃,不夸大地说,几乎全部的动力都是一直在背后鼓励夸赞自己的气泡饮。

  当薄荷巧克力有了稳定的住处后,他就不再只在地道口待着,有时还会去其它地方或是留在气泡饮的店里为他一人单独演奏。

  那时的气泡饮完全处在一种未知的幸福之中。他觉得,每天来往的客人那么多,只有薄荷巧克力一人,是唯一一个自己真正想要挽留主的。基于此,害怕某一天薄荷巧克力真的会厌倦而离开的气泡饮还起了私心,甚至他还向上帝许愿希望,希望他最好能快些放弃音乐的梦想,停下奔波,永远留在自己这。

  这是气泡饮不敢向他说出来的,毕竟自己要是当面说,那后果的严重程度一定会让他后悔一辈子。薄荷巧克力是那么热爱音乐,他可不能为了这样的小事而耽误他。继续鼓励和支持才是他最该做的,既然下定决心,就要尽力做到最好,就算失败了也没事,机会是可以自己争取的。那时的气泡饮确实的那么想的,他也当真那么做了。

  现实是残酷的,他们之间的同居日子并没有持续太长一段时间,只是四个月,薄荷巧克力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最开始发现这点,气泡饮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慌乱,他只是沉默,并在曾经有过薄荷巧克力气息的房间里坐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天酒吧并没有照常营业,街道口也再没看到过那个背着琴盒的身影。 

  日子是需要照常继续的,不是说有谁离开生活就过不下去。气泡饮想,既然那混蛋一声不吭就这样离开,那为什么自己还要成天想着他?可换个角度想想,他什么都不说就离开,应该才是最正确的。自己的十分了解他的,毕竟薄荷巧克力是个十分温柔绅士的人,要是说了告别的话再走,那一定会犹豫的。他这次离开,一定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对。

  ……可是,就算会犹豫,还是希望他能说一句再离开。

  六月的某个下着雨的夜晚,气泡饮作为特别嘉宾被请去宴会现场。实际说起来是什么“特别嘉宾”,不过还是个普通的调酒师而已。虽然他是这样觉得的,但能被皇家请去宴会厅现场的调酒师,实际也就他一人。

  在其它人眼中,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可气泡饮丝毫表现不出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或许是次数太多,他早已习惯这样的日子。

  准备工作结束后,他突然有不好的预感。正当气泡饮全神贯注地为宾客调制饮品时,他突听到一阵异常熟悉的小提琴曲。这应当是只有薄荷巧克力手中那把小提琴才能够发得出的乐声才对,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就在气泡饮疑惑之时,厅堂内几乎不怎么会用的舞台突然升了起来,灯光也在一瞬转向那。

  期间,悠扬空灵的小提琴乐仍然在演奏进行中,持续了一会,被这乐曲引去所有视线的气泡饮,呆呆地愣在原地。很快,他发现舞台上不仅只剩下乐曲,还有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

此刻,脱去普通常服,套上燕尾服的薄荷巧克力正站在舞台的正中央,对着台下的所有观众演奏那首自己第一次遇见他时听到的那首曲子。

  只一眼,他整个人就跟乱了套似的,忍不住慌张起来。气泡饮早已无心工作,在抬起头同薄荷巧克力那双闪亮的深绿色眸子对上的那一瞬,心脏也同样快速地跳动起来。只是纯粹地远远相望,他便仿佛又回到了还能和他对坐相谈的那些温柔至极的夜晚一般。气泡饮望着他,又忍不住皱眉,心中满是说不出的苦楚。可第二眼,当他看到薄荷巧克力那仿佛音乐般动人的笑容,他紧缩的眉目才舒展开来。

  这没什么,既然在这儿看到薄荷巧克力,那么就说明他现在过的很好,至少用不着再在街头演奏了,这应该是值得为他高兴的事才对。当气泡饮在心底说服自己,他才将视线转回到手上的雪克壶与客人的身上。

  台上的薄荷巧克力自然也睹见了在台下的气泡饮,不过为了不分心,他无法过多地将注意力集中在那边。决心宴会结束后一定要找气泡饮好好谈谈以后,他才放下一直悬着的心,继续他的演奏。

  晚宴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最好的放松和享乐的时机,可这对还沉浸于重复之苦的薄荷巧克力与气泡饮来说,无异是一种折磨。他们两人都盼望着能够尽快散场。不过薄荷巧克力的目标的气泡饮,而气泡饮只想快点回家,最好提早一些,这样就不用再面对薄荷巧克力了。 

  十一点,在晚宴及时散场时,气泡饮一刻也不愿多留,一心只想尽快奔去休息室取他自己的东西。薄荷巧克力也不例外,虽说体力完全在气泡饮之下,不过他想这点力气应该还是有的。

  本来气泡饮是想避开薄荷巧克力的,可当二人真的面面相窥时,气泡饮想要逃跑的念头却被压下。但堵住门不希望他离开的薄荷巧克力也只是纯粹地伫立在门前,一句话也不说地紧盯着气泡饮。或许是休息室内光昏暗的缘故,气泡饮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有一点能够确认的是,他脸红了。

  接着,他们就这样僵持了五六分钟,正当气泡饮想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的气氛,薄荷巧克力开口道:

  “我喜欢你。”

半晌,薄荷巧克力才抬起头,看向坐在座椅上的气泡饮。而听到这话的气泡饮,心里一怔,险些因慌乱而失了分寸。他从未想过薄荷巧克力会给自己这样一个答复,也从未想过他们真的还有可能的机会。

  “那天我没有给你打招呼,匆忙的离开,一是被FASOLASI先生相中,说能让我的音乐让更多人听见,想着反正也不会更糟了,试试也无妨,便答应下来,同FASOLASI先生一起去了他的乐团。二则是源于你,因为我向你隐瞒了一件事,”薄荷巧克力边说,边时不时用余光瞟向气泡饮,偷偷观察他的表情,“我察觉到了另外的一种本该不应存在于我们之间的情感。这使我开始有些害怕,那天我想了很多,是该向你坦白还是逃避,而FASOLASI先生的出现,也能够让我心安理得的逃避现实。本以为那么久过去了,好不容易能够放下,可你却在这时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想放弃,我想再一次喜欢上你。”薄荷巧克力走上前一举抓住了气泡饮的手,目光里满是坚定,而被突如其来告白吓到的气泡饮,既没有立马否认,也没有同意。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薄荷巧克力,楞了几秒后,最终决定给他一个拥抱。而这个拥抱,则代表他愿意原谅薄荷巧克力的不告而别以及接受他的告白。

  “那么,你还愿意回我的店里喝一杯吗?”

  “那么晚了,可以吗?”薄荷巧克力说,显然是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意思。

  “你哪次不是这个点过来的?早就该习惯的不是吗。”

  虽是抱怨的意思,可气泡饮却笑的灿烂。一直注视着气泡饮的薄荷巧克力看到他这样的笑容时,立马记起了第一次对他心动那个瞬间的感受。他确实是个魅力十足的男人啊,不过是个笑容,居然就虏获了自己的心。薄荷巧克力在心底谩骂自己的无用,可要是对像是气泡饮,那就算是真的爱,也该是十分正常的事,毕竟他实在是过于耀眼魅力十足了,任谁都会动心才对。

  站在路灯下同气泡饮并排走的薄荷巧克力试图将自己藏在阴影中,好不让他看到自己此刻面如火烧的面颊。

  虽然在薄荷巧克力心中,他对气泡饮的爱慕之情是痛苦的,但两情相悦,不该就是最完美的结果了吗?想到这,他一瞬觉得未来就算再有什么未知的遭遇,也再不会害怕了。

  “你在想什么呢?是想起什么好事了吗。”

  在一旁观察的气泡饮突然开口。着实吓了薄荷巧克力一跳。

  “只是想到我又再一次能够站在你的身旁,很开心罢了。”

  说完,薄荷巧克力才抬起头,展露笑颜。而被这个笑容击中的气泡饮,在未经对方许可的情况下,头脑一热,直接吻了上去。

  我们快点回家……回家再继续吧。薄荷巧克力被他吻住时,心中想的只剩这句。这时气泡饮才明白,只要最终能够在一起,等待也不过是一大幸事。

评论
热度 ( 15 )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