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薄巧] バレリーコ R-18

配对:鲜奶油饼干x薄荷巧克力饼干
一万字短篇完结。

 从最初见到鲜奶油的那刻起,薄荷巧克力就坚信他定能为自己的创作提供无数灵感。

 毕竟在观看表演前几个星期,他都因为要命的瓶颈期写不出任何令他满意的曲子。为此整日处在焦躁情绪之中的薄荷巧克力以肉眼可见速度消瘦下去。尽管身旁的同学及老师都发现了他的异常,劝说他要是没有灵感就放一下去做些别的,可薄荷巧克力却还是想逼自己一把,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要是再持续这种状态那六月底的决赛他一定会落选。

 为此他甚至还拒绝了老师希望他能在汇演当日登台演奏的请求,只为能创作出对他而言最完美的曲子。

 而实在是无法容忍薄荷巧克力任性的FASOLASI先生立马站了出来,硬是将他从堆满废琴谱的活动室里拖了出来,扬言说是要将他带去活动室以外的场地散散心。虽说薄荷巧克力一路都在反抗,十分不情愿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拗不过,只得乖乖跟着他的指导老师去了满是人的礼堂。

 起初他只感到无聊,就算FASOLASI先生一直在一旁轻敲自己的手背或是大腿,他也还是克制不住想要昏睡的欲望。直到一曲令他觉得有些熟悉的前奏响起时,才稍微打起点精神,抬起头面向舞台。

 当红色的幕布被拉开,映入眼帘的则是一个身着芭蕾舞裙的舞者。显然,在音乐响起时,他便听出了这是芭蕾舞剧中天鹅湖的配乐。尽管薄荷巧克力对舞蹈一窍不通,但这首曲子他还是有所接触的。坐在第一排自然能够更清晰地看清台上舞者的每一个转身及裙摆随着身体摆动向上扬起的弧度,优美的体态,流畅毫不生硬的动作,全都令在台下观看表演的薄荷巧克力为之震撼,且不由得心头一紧。

 鲜奶油的舞对那时的薄荷巧克力来说无疑是能够使他灵感迸发的源泉,为此他还专门为了鲜奶油谱写了好几首印象曲。就算那时的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舞台上舞态优美华丽的舞者,可他的心还是被这优雅的舞姿所击中。

 当然这与一见钟情之类与情有关的情感不同,对那时薄荷巧克力来说,只有尽快谱写出满意的琴谱才是头等大事。尽管那几日学校内上上下下都在谈论那次汇演上看到过的舞者,起初自己也想亲自去见见他,可一想到自己根本就拿不出好的礼物送给这位将自己从瓶颈泥潭拉出来的恩人时,他就越发焦虑,且逐渐开始不安起来。他的改变就连偶尔会从新校区过来看自己的可可也察觉了,这期间她虽然一直在喊自己休息,但薄荷巧克力还是觉得他能再撑段时间。直到最后终于完成了专属于鲜奶油的曲子,他才心满意足地回到家休息。

 而当事人却对他专门为自己的舞谱写了几首印象曲这事感到惊喜万分。毕竟入校前他也曾有去过薄荷巧克力表演现场的经历。如今自己最喜欢的小提琴演奏者正站在他的面前,可当他看到不自然甚至紧张的人时,他竟忍不住笑,为此想要直接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他的粉丝这事也被迫暂时咽下肚去。

 所以自己这是有幸见到了偶像的另一面?

 自然,这日专程去老师那问清自己姓名和班级的人正是自己那个在自己眼中光芒四射的音乐天才。

 爽快接受邀请后,他立马随着薄荷巧克力一同前往一楼的音乐教室。但说音乐教室也不算过于严谨,由于专修舞蹈的学生也会到这来练习,所以教室内除了一架立式钢琴外,其余的音乐器材是需要另带的。至于为何薄荷巧克力能够自由出入平日里紧锁的教室,也算是一种对经常拿奖为校争光所夺取的特权吧。

 等到嘉宾入座,薄荷巧克力立刻将小提琴从琴盒中取出,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这首曲子,他是从欢快渐入悲情的角度出发,并将《天鹅湖》剧情代入,竭尽所能描绘出热恋少女对钟情对象心理变化的全过程。与以往不同的是,自己想要倾述的对象近在眼前,而正端坐在自己面前的鲜奶油,则全程都在用极其温柔的神色看着自己。稍有些分心虽然不影响曲子的音色,但演奏质量下降稍许也是难免的。

 曲毕,薄荷巧克力同往常一样俯下身鞠躬,而鲜奶油则连忙夸赞起薄荷巧克力,这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这真的是为我而写的吗?在学长眼中我的舞竟然达到了如此高度,我真的可以接受吗?"鲜奶油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真的可以在薄荷巧克力那收到这份大礼,想要拒绝的意思从面上便能够看得出来。

 "你要是不愿接受,我倒是想问问你是否愿意协助我,同我一起完成之后我要拿去市里比赛的曲子,"薄荷巧克力说着,虽然脸上带笑,但内心却没有了以往的那股自信和从容。他需要鲜奶油,也需要他来为自己提供创作灵感,一旦他拒绝,那自己必然会深陷瓶颈期那段颓废毫无精神可言的低谷中去。

 "要是你愿意考虑一下的话,"薄荷巧克力再度开口,这回他反倒紧张起来了,手也不自觉地重叠在一起。这时窗外有风吹来,扬起了地面上柔和的金黄色与稀碎的尘埃。就在薄荷巧克力准备继续说下去时,鲜奶油抢先一步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

 就这样,属于他们二人之间的特训开始了——虽然话是那么说,但实际能够凑到一起,也就只有午休或是放学后那几点短暂的时光。薄荷巧克力为了能够得到音乐教室长期的使用权,还向他的辅导老师信誓旦旦地发誓说一定能够拿到第一,为此虽然备用钥匙是拿到手了,可压力也在无形之中增大了几分。

 鲜奶油则安慰他别着急。平日里他们二人也几乎达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就连周日,他们两个也会结伴而行。薄荷巧克力为了他的第一,而鲜奶油只是觉得陪在他的身旁很有意思。

 在鲜奶油的眼中,他认真的样子比放松时更具魅力。就算埋头苦干根本顾不上搭理自己,偶尔还会发出一两句埋怨的话语,也丝毫不影响薄荷巧克力在他心中的形象。对鲜奶油而言,比起在台上闪闪发光令他觉得遥不可及,还是这样的薄荷巧克力更为真实更加惹人喜爱些。

 在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相处后,薄荷巧克力也逐渐熟悉起鲜奶油来。这之后他便不单单只是为他的舞蹈所吸引,也开始从各方面去发现他身上的优点。

 比赛开始前几个星期,薄荷巧克力完成了他在比赛上所要演奏的小提琴曲,直到将琴谱背的滚瓜烂熟之前,他几乎都是在活动室度过的。

 鲜奶油则开始担心起他有没有好好吃饭的问题,一旦超过了平时规定的练习时间,他便会带一份拿去给薄荷巧克力,且必须看着他当面吃完,鲜奶油才会回去上晚自习。有时虽然也会拿油炸食品给他,但在发觉普遍这类东西他都不会多吃以后,鲜奶油就再没有将这类垃圾食品带进过他的活动室。

 临近比赛当日,自信满满的薄荷巧克力一边对身旁的鲜奶油说一定会得到优胜,一边将入场券塞到他入手中,意识他一定要去现场才行。

 鲜奶油自然答应,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在舞台上见过他时,竟也有些怀念起来。在自己的印象中,薄荷巧克力的曲子既甜蜜又使人为之动容,令现场的观众无不沉醉痴迷。

 如此优秀,又有谁会是薄荷巧克力的对手呢?或许这话有些自大,可当薄荷巧克力站在舞台的中央,面对数千观众,拉响第一声,鲜奶油便有预感,他赢定了。

 四个月的训练没有白费,结果自然如意料之中。可当鲜奶油与上台领奖的薄荷巧克力四目相对,他这才反应过来颁奖典礼已经结束了。可自己应该从观众席上站起来去到他的身旁对他说一句‘恭喜你’吗?既然他的目标已经达成,那作为搭档的自己明日就不该再出现在他的练习室了。想到这,他低下了头。虽然有些不舍,但作为朋友,又怎么能不为好友的喜悦喝彩呢。

 紧接着,鲜奶油从座位上站起,并将早已准备多时的玫瑰花束拿起,将它送到了薄荷巧克力的面前。

 即便‘从六月以后他再不需要我’是鲜奶油个人的主观臆断,还是让他渐渐不安起来。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回学校的第一件事他便拖着自己去了老师的办公室请求延长音乐教室的使用时间。当鲜奶油问他为什么,薄荷巧克力只是告诉他:“难道你觉得靠我们两个,只拿一个第一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自然,薄荷巧克力拥有这个实力,也拥有说这话的底气和自信。想错的该是自己才对。鲜奶油苦笑,不知从何时起在鲜奶油的眼中他与自己之间的距离竟拉的那么大,即便那人确实在自己的眼中十分遥远,可他还是想尽自己所能去追赶对方的身影。

 平日的练习,鲜奶油不过是在音乐教室对着镜子排练那几首他早已倒背如流的舞蹈动作,而薄荷巧克力则有时会在空闲时在废琴谱上用钢笔描绘自己舞蹈时躯体的轮廓。

 如果没人来打扰他们的话,鲜奶油还是很享受和薄荷巧克力独处时光的——这话当然是说给B班那白毛吉他手的。

 "抱歉,今天音乐教室就让给我练习吧?"

 当鲜奶油和薄荷巧克力按时来到他们二人的练习室时,一般绝不会过来的摇滚巨星竟出现在了那。其实少一天练习对薄荷巧克力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况且他也很少过来,这对早已独占好几个月音乐教室的二人来说,自然没有赶摇滚巨星走的道理。

 "那么切记不要留到太晚。"薄荷巧克力试着说出关切的话语,但现实是他的话只能换来摇滚巨星一句夹杂着吵闹摇滚乐的"知道了"。

 "要不我们先出去吧?"鲜奶油说着,转头看了他一眼,而被盯着看的那方,则用力点了点头。

 “既然音乐教室被占,那要去我家坐坐吗?”

 这是他们即将分离时薄荷巧克力拉住鲜奶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提出邀请的那方在听清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后显然愣在了原地。原本这话他只不过心里想过就翻篇,反正星期一还能再见面,可为什么自己竟如此自然的说出来了?而被邀请的那方,虽有些疑惑,但还是答应下来。

 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一场暴雨突然席卷大地,将没任何心理准备的二人吓了一跳。随着雨势愈下愈大,他们也迫不得已开始在雨中狂奔。就在薄荷巧克力边跑边想着还在音乐教室的摇滚巨星怎么办时,鲜奶油突然脱下外套盖到了自己的身上。

 薄荷巧克力住的小区说远不远,说近其实也要步行半小时才能到达学校。因狂奔耗尽力气的二人一进楼道,也不顾地面脏乱,直接坐在了地上。等到回过神来,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薄荷巧克力疑惑为何楼道如此漆漆黑一片,他才想起感应灯早在上个月就坏的差不多了,由于没人愿意主动联系物业修理,便一直放置到现在。这让他想起之前的沟通无果,所以他们就真的不想管了?再加上难得的阴雨天,使得薄荷巧克力的好心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家位于这狭小空间内最顶层左拐的第一间,由于平日里在专业上投入的金钱远高于生活费,能找到离学校近且房租便宜的也就只有这一处了。好在奖学金和一些奖金够填补高昂学费的空缺,这才使他平时在开销上算不上拮据但也还算节俭。

 起初薄荷巧克力还有些担心住惯别墅的鲜奶油不适应他家一室一厅如此狭窄的空间,可鲜奶油却说这更有家的氛围。

 在鲜奶油进入浴室后,在厨房洗菜的薄荷巧克力突然感激起这场雨。所谓天公作美,一定就是这样吧。虽然对鲜奶油来说,这无疑是灾难,但为此薄荷巧克力也有了能留他过夜的实质性理由。

 在薄荷巧克力对鲜奶油情感变质之前,就想带他来自家坐坐了。毫无道理,只因为他想那么做罢了。在等鲜奶油出来之际,薄荷巧克力特意为他热了杯牛奶。曾有听他提起过喜欢,为此从来只喝咖啡提神的薄荷巧克力,在尝试后也渐渐养成了喝牛奶的习惯。

 简单冲了个澡后鲜奶油才发现薄荷巧克力的衣服对他来说有些小,等对方发现,他才重新翻衣柜找了件宽松的衣服给他。无事可做的鲜奶油只能坐在餐桌前等薄荷巧克力,粗略一看,房间内几乎没摆任何无用的装饰,让人一眼望去有十分清爽舒服的感觉。

 要不今天就留下来吧?天气和你的衣服一样,一时半会都不会恢复至今日下午时的模样,我会帮你清洗它们,况且我们也可以在这等到雨停。你已经回不去了,就留下吧。薄荷巧克力想着,险些因为分神而割破手指。紧接着,他的动作顿了顿,又皱起眉。显然只是平日里和同学一样的相处是远远不够的,他真正想要的,是鲜奶油的拥抱和带有侵占意味的吻。对此薄荷巧克力并无感到不适,反而因为内心的坦荡舒了口气。以往的他是绝不会对任何人产生爱欲之情的,可鲜奶油出现的时机却恰到好处,就仿佛像是爱神朝着他的胸口射了一箭一般。为此薄荷巧克力也非常感谢那天没有错过汇演的自己。

 越是想着这些东西,他就越是难以将心思放在自己正在做的紫菜包饭上,虽说面早已烧好,鲜奶油此时应该也吃的差不多了,可想在他面前好好表现自己一番的小心思却怎么都止不住,为了他的一句‘好吃’,你可千万不要再分神了呀!就在薄荷巧克力劝说自己停下去想鲜奶油的空隙,那个令他念念不忘的人则紧紧盯着他系着灰色围裙的背影看个不停。

 怀揣着不同心思的二人,简略吃完晚饭后便回到卧室,边写作业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

 入睡前夕,雨还未停。房间内除了风扇嗡嗡作响的声音外,还有窗外愈下愈大嘈杂的风雨声。

 在这样闷热狭小的空间内,薄荷巧克力渐渐开始后悔让他留下这事。因为他很清楚这对住惯舒适大房间的鲜奶油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的开端,可鲜奶油却说这是一场新奇体验的开始。尽管薄荷巧克力很对不起鲜奶油,但没过多久,他便从愧疚感中抽离出来,并将注意点转向别处。

 原先薄荷巧克力是想说些什么来打破沉寂的,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鲜奶油入睡的速度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要是这搁在某些情侣身上,估计就不只是双方都乖乖睡觉那么简单了。但这对他来说反倒是件好事——至少在黑暗中看他不会被发现。

 要是在这时偷偷吻他,应该不会被发现吧?当这想法十分唐突地出现,且盘旋在薄荷巧克力的脑海之中,他还是犹豫了。

 没关系的,他不会知道的。薄荷巧克力试着说服自己,并深呼吸想要将即将涌出喉头的那股紧张感压下。而砰砰直跳的心脏也在那一刻更为剧烈地跳动起来。仿佛是在做什么难以达成的挑战一般。但当二人的嘴唇缓缓紧贴,从那头传来的温热柔软令薄荷巧克力止不住地颤栗起来。

 这时薄荷巧克力显然已经满足,想要背过身去。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早在他靠近时就清醒的鲜奶油非但没问他为什么,反而伸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而被鲜奶油突袭吓到的薄荷巧克力险些跳起。睡在外侧的鲜奶油顺着墙壁摸到了床头灯的开关,在昏黄灯光下的薄荷巧克力怔怔地看着面前侧身躺着的那个男人,又想起了刚才自己对他所做的事。

 慌乱且只想从这跳下去的薄荷巧克力刚想解释,鲜奶油便直起身子,在他开口之际反问他是否要继续。

 那日的夜晚,薄荷巧克力自然顺着他的话答了下去。如此渴望鲜奶油的他,又怎有拒绝不抓住这机会的道理?

 那日以后,在人前他们之间还是会装出好搭档的样子来,但在人后,也只敢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偷偷拥吻。薄荷巧克力告诉他,这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秘密,尽管越界,也不可让第三个人知道。

 那时的鲜奶油,即便已经察觉到自己喜欢上了薄荷巧克力,可出于某些原因,他并没有选择告白。

 但渐渐的,他开始在意起学校里的流言蜚语以及那个经常过来找薄荷巧克力的褐发小姑娘。他对自己的态度以及对那个小姑娘的态度,在自己的眼中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但换个角度想,要不是可可,自己根本就意识不到薄荷巧克力是故意在躲着自己这件事。他想不通为何薄荷巧克力不愿在人前公开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每当鲜奶油想要更靠近一些,他就会适当拉开距离。

 刻意的让他不舒服。

 每当远远看着他们笑着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便会使鲜奶油的心脏隐隐作痛。而学校里的谣言更是让他真的怀疑起薄荷巧克力的真心,猜测到底是哪个倒霉的女生,又或者说是哪个与他走的很近的同班同学。过度想着薄荷巧克力事的鲜奶油慢慢无法将精力花在舞蹈上,且在形体房练习时他的老师也有注意到他分心,上课的时候时常动作也会慢一拍,虽然他的班主任又找过他谈心,但完全无法从他的口中问出任何话。‘下次不会再犯了’听上去也像是敷衍,实在没辙的老师只好找薄荷巧克力,希望他能帮忙开导一下鲜奶油。

 “我听说你最近上课老是走神,是发生什么了吗?”

 午休时间,薄荷巧克力在形体房找到了正在翻阅教科书的鲜奶油。而被质问那方,在听到那人问出的问题后,不仅没回答他的问题,还反问薄荷巧克力是不是已经不喜欢自己了。对此感到疑惑的薄荷巧克力只得顺着他的话答下去。答案是意料之中的,但鲜奶油并不相信薄荷巧克力的说辞。

 “我不会再分心了,你快走吧。”鲜奶油说着,强行将他请出了形体房。门被重重关上后,那家伙一并将其反锁。站在门外的薄荷巧克力犹如被他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一般,愣在原地站了好一会才离去。

 之后他再去找鲜奶油,老师也只能告诉他鲜奶油请了假,他不在这。至于请了几天,无从而知。

 但两天后体育课结束时他突然找了过来,并主动提出想要再听一次前几天那首曲子,薄荷巧克力见他主动找自己,一时间也顾不上赶去医务室,欣然答应了他的请求。

 途中薄荷巧克力注意到他没穿着那双粉色的舞鞋,鲜奶油则像是猜到他在想些什么一般,直接道出了舞鞋的去向。

 "今天我就不练习了,单纯想再听一次学长你上次演奏的那首曲子罢了。"

 "原来是这样,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交给我吧!"

【链接】

 房间的灯开着,但能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低。鲜奶油离去时,街上又下起小雨。等到他醒来,已是半夜。只觉得腰酸背痛的薄荷巧克力在床上躺了一会才坐起。

 头脑发昏的薄荷巧克力摸黑来到书桌前,找到了他自己的手机。当屏幕亮起,他的视线立刻跳转到二十一这个数字上。

 ……原来已经那么晚了。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心不在焉地计算起自己到底睡了多久这件事。而那时的薄荷巧克力状态显然也不太好的样子,就连注意到手机旁多出来的止痛药和速食便当也是后半夜的事了。

 之后他便故意装病请了两天假,就算心底还喜欢着他,可那天下午他在音乐教室里对自己做的事,果然还是太过分了。

 鲜奶油则在抱他回家那刻就后悔了,他知道自己一时的冲动害惨了薄荷巧克力,自责和不安的情绪融在一起,使他异常不好受。原本他是想留下来等他醒来第一时间道歉的,可后来又想到他一定不愿意再见到自己,便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薄荷巧克力请假的第一天,他收到了一条来自鲜奶油的简讯,但那时他明显还在气头上,想也没想果断删除拉黑一气呵成,可做完后他又立马后悔了。 不可置否的是,自己确实无法对鲜奶油产生负面情绪,但又不想那么轻易的判他无罪。虽说自己的屁股第二天就不怎么痛了,但腰部还是一如既往的脆弱,止痛药没派上用场,反倒每天下午都能在自己家的门口看到不知名人士送来的花束以及营养品。这层住的活人只有他一名,所以放错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是鲜奶油来过了?毕竟除了他也不可能有人会过来。

 直到薄荷巧克力耐不住寂寞回到学校之前,鲜奶油过来给自己送东西的频率从未中断过。有时是花,有时他也会拿甜品过来,但因为之前的事心存疑虑的薄荷巧克力并没有将食物吃掉。没有音乐的自己的绝对活不下去的,况且他的小提琴盒还在音乐教室里。他竟没将盒子一并拿过来令薄荷巧克力感到疑惑,那他有帮自己好好收着吗?果然还是要回去,就暂时避着鲜奶油好了。

 薄荷巧克力一回到学校,FASOLASI先生立马将他叫到办公室里,取出琴盒物归原主。说是鲜奶油送过来的,为此他的指导老师还因他的丢三落四而好好数落了薄荷巧克力一番。

 如果是同学的话,那不碰面是绝对不可能的,有时过分在意鲜奶油的薄荷巧克力还会偷偷在他们上体育课时趴在窗口看他。不过这不算什么,真正尴尬的该是不小心对上视线,又刻意将视线移开的瞬间。

 一个星期后,鲜奶油突然出现在薄荷巧克力的面前,告诉他说有想说的话必须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那么你想说什么呢?"

 薄荷巧克力开口,决定打破沉默。这时已快临近黄昏,他甚至还能听得到放学时那首他差不多快听了上千遍的乐曲。再过几分钟,楼上的学生就该下来了吧。他靠在立式钢琴的旁边,歪着头正紧盯着坐在椅子上思考问题的鲜奶油。他的侧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虽然这时的鲜奶油眉头紧皱,一副面对迷题的样子,但这并不妨碍自己对他面容的赞叹与欣赏。所以自己又有多久没如此正大光明将视线投向他了?薄荷巧克力说不出确切的数字,只知道他确实早已原谅了那天下午鲜奶油对自己所做的事。

 "对不起,我要向你道歉,"鲜奶油说,"我一时的意气用事伤害了你。"

 “你不觉得你的道歉有点太迟了吗?不过,”薄荷巧克力顿了顿,将视线从玻璃转移到鲜奶油身上后才继续说下去,“我是不会因此怨恨你的,因为我爱你。况且你不也承认你喜欢我了吗?我一直在等你这句话,所以不要再提起那件事了,已经过去了。还有,不如请我吃点什么吧,只是单纯的口头道歉也太便宜你了”

 ”欸…这当然好啊…你想吃什么?“对薄荷巧克力奇怪要求感到困惑的鲜奶油还是点了点头,尽管不太明白,还是顺着他的话附和道。

 我们就边逛边看吧,还有这段时间里,想对你说的话,我也会在路上一一道给你听。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49 )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