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敦] 赤身取暖

【一个不明所以但是我想要讲述的发生在寒夜之中的故事。】

  冷。

  冬日还未到来,冷冽的寒风就将我冻的连知觉都快要消失了一样。因此我也是十分不幸的患上了重感冒,一连几日的待在医院挂盐水才略微有所缓解。
  工作了一整天的我疲惫不堪,一回家就整个人钻进了炬燵里取暖。我拿起了早上时就放在上面的药盒,按出几颗白色的药丸,将它们塞入嘴里之后我喝下了一口温开水。
  我整个人趴在上面没有一点点的力气,不得不承认的是,和室里的温度甚至要比侦探社的办公室还要冷上那么几度。我趁着太宰先生还未回家来的这几分钟里打开了电视机。

  昏昏欲睡的我听着电视机里的女主持人好听极了的声音陷入了一场十分短暂的梦境中去了。我并不关心她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所在意的是我究竟何时才能够真正睡去,何时太宰先生才会买完东西回家来,我又冷又饿的,只期盼他能快些敲响房门。

  逐渐的房间里也变的温暖了起来。我关掉了感觉上无趣的电视,冰箱里应该是还剩下些什么吃的东西才对,可准备起身的我听到了门口急促的敲门声,我对着那儿喊了一句马上就来,离开了炬燵。
  我并不知道他会只买一些熟食回来的。为了方便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外面下起了冻雨,把原本就十分寒冷的一天给延长了不少,太宰先生脱下了他的那件驼色的大衣,我帮他折好放在沙发的一角。
  他也和我一样进到了炬燵之中,我的脚挨着他,或多或少能感觉到一些温度。他告诉我冬天在这一日已经来临了,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才会下雪。我默默的听着,按下了暖炉的开关。

  我们就这样干坐着,只是沉默。半晌,他站起身来,在我这边坐下。不是很挤,是刚好能够容纳我们两人的位置。我不知是不是今夜会发生什么大事,平日里一向健谈的太宰治在这时就好像被割去声带似的。
  他剥开一个橘子,默默的吃起来,我们之间还是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听到的只剩下窗外击打房顶和玻璃的啪啪声。
  过了一会,太宰先生在我没有丝毫准备时突然凑过来吻我。在慌乱中我触碰到他那富有生命力的下嘴唇,我下意识的张开嘴,尝到了弥散在空气中橘子的酸。

  他放开我,舔了舔因为失去水分而有些开裂的嘴唇。我多次提醒他不要用舌头去舔,因为会越来越严重,可他在这种小事上从来都不听我的话。我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而他却在这时将手抚上我的脸颊,我有些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但他终是没有继续下去。
  我看向他,在想着是不是该去洗澡时他突然伸手要帮我脱了外套。因为进入冬季,我已经将那套侦探社的大家送给我的那套衣服收起来了。我默默地任由他帮我脱了衣服,但心情却因为他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变的浮躁起来。
  他从来都是将衣服随手一扔就直接把我抱上床同我亲热,但今天他却在一件一件的帮我脱下衣服的同时凑过来吻我的脖子和锁骨。我无法抵抗,他的力气总是那么的大。
  “敦君,冷吗?”他俯视我,将双手撑在我的身旁。我没说话,裤子被他退到膝盖处。我呈大字行躺下对上他的眼睛,我无法从中读取些什么富有感情色彩的东西。

  我伸出手去环住他的脖子,笑了笑。
   “没关系的,太宰先生,我们继续吧。”
  他听了我的话以后将我从炬燵里拖出来,说实话我并不想离开那和他进卧室里去。他脱下我的袜子以后我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纯白的羊毛衫了,卧室里的温度和外面实际上是差不了多少的,因为这个我一时冻的牙齿打颤。
  他将被子盖到我的身上,好让我暖和一些。我拉住身上这条被褥的同时太宰先生隔着它抱了上来,他说了一些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话来安慰我,我只是听着没有回答他。

  半夜时我热的不行突然醒过来,去和室关了暖炉,太宰先生在我的身旁已经睡去。我盯着他的睡眼分神了一会,爬上床靠到了他的身旁去。
  即使他此刻就在我的身旁,我还是被一种无尽头的孤独感包裹得死死的。
  “太宰先生,我就要死了,不再看看我吗?”
  我哭了起来,蹲在他的身旁。泪水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下,我的耳根烧了起来,不知什么原因。他安睡着,呼吸比任何一次睡眠都要更加的平缓。

  “我很喜欢太宰先生。今天是,明天也一样是。甚至后天或者大后天也一直是这样的。”我闭上眼睛,任由他在我肌肤上游走的手触碰到我身体的各个器官。平时的我是十分怕痒的,但今天的我不知怎么的对于太宰先生的触碰做不出任何一点的反应来。

  可我真的很喜欢太宰治吗。我不知道,因为我需要的是一个依靠,一个愿意让我爱着的,愿意成为我活下去动力的信仰。于是我便继续对他说下去,“我的血液一度是冰凉刺骨的,毫无温度也没有一丝的温暖在其中。但你,太宰先生你让它燃烧,升温。因此你拯救了一个十分平凡的,平凡到甚至于可以说不用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人的生命。”

  说完这一些,我深吸了一口气,近乎绝望的又看了他一眼。那些围绕过我的温暖又在一瞬间里消失了。冷冷清清的房间里一切看起来都被漆上深蓝色。今日有雨,没有月亮半颗星。
  我的身体不再受到太宰先生体温的眷顾,一度寻找热源的我最后还是靠近到他的身旁去。缩着身子急切的拥抱他,他被我弄醒用一种十分慵懒疲倦的声音问我怎么了,从未听到过太宰先生这样声音的我满足的摇了摇头。
  他搂紧了我,并分了一半的温暖给我。
  这一夜,暖和了不少。

[2016/11/25/FIN.]

评论(7)
热度(92)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