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敦] 向死而生

【我爱你】

  他最近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样子,虽然在外人面前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样子,但只要一个人时我便再也无法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的喜悦。和他交往的这一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中岛这幅样子,我问他是不是发生什么让你感到烦恼的事了,或许我可以帮助你,但他只是摇摇头,不说一个字。

  起初我没去在意,只是认为他又闹小脾气了,可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发现事态严重到我不可控时已经太晚了。

  他第一次提起死这个字眼是在他最喜欢的一部电视剧完结的最后一秒,我有些被他突然说的话吓到,问他怎么了,他低着头一直都没再看我一眼。

  我怀疑他是受了阻,不由得担心起他。我不敢开玩笑,生怕一句话就酿成大错。我虽然喜欢研究自杀的方法,可我并非真的想死,只不过是想要寻求刺激,这时的我还缺乏死的勇气,但整天郁郁寡欢提不起精神的敦,怕是满脑子都想着如何去死。

  我决定带他出去散散心,好找些能分散他注意力的东西。但原本最喜欢和我待在一起的中岛却在我提出要去森林公园走走时对我说实在是太麻烦了他不想去。这让我犯难,最后连哄带骗的将他抱上车已经是中午了。

  我顾不得饥饿,一心只想让中岛的心情舒畅一些。等到我驾车到达森林公园,天空阴了下来,远处也染上极深的墨色。这个天气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坐在我旁边的中岛向外看去,突然一个十分荒唐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于是我打开车门向外走了出去。

  我拉开他那边的车门,还是把他叫了出来。他跟着我走了一段距离,就在骤雨将至,可那时的我并没有想要避雨的打算,我们慢悠悠的走,直到大雨倾盆的下。

  他迈开腿想要跑回车上,但我先一步制止了他,抓着他冰凉的手同他在暴雨中接吻。我覆上他柔软的唇瓣,牵扯着他,不顾一切的和他在雨中紧紧相拥。那时的我怕是疯了,做出这样的举动来貌似吓坏了他。

  半个小时后我和中岛逃回了家,这几日我难得见他笑,可却都不是发自内心的。淋了雨以后衣服吸满了雨水,衣服变的沉甸甸的紧贴着肌肤让人有一种十分难受的感觉,我将它们全脱下去了浴室,他见我这样做,最后没有移动脚步。

  不出所料的是他得了重感冒,在床睡了好几天,又吃了很多的药和挂了三天盐水才略微有所好转。我责骂自己为何要在那时喊他出去,还做出在雨里接吻这样的荒唐事,他睡了好久,请了一个长假,而我则是在他每天睡着以后偷偷跑去酒馆喝酒。

  我戒不了酒,只是因为它能麻痹我的神经,我的思想以及狂热之心。其他时候我都无法真正开心起来,只有在喝酒时我才能心安理得的沉浸在幻想里,才能够吻到我深爱的人。

  我在侦探社里所得的工资近一半的开销都用在酒上了,只是因为它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我曾经还有过为了喝酒而向中岛借过钱的恶习,也因为这个我经常把他也一同拖去酒馆,在天破晓黎明,那时我才喝的酩酊大醉,要滴酒未沾的中岛带我回家去。

  那几日过得真的是如同地狱一样,痛苦又难熬,怕是五十年以后想起仍会记忆犹新。满身罪恶的我,唯一的救赎便是中岛。我对着自己这样说,直到他的感冒终于痊愈。

  但回家以后他还是那副无精打采对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的样子,安静的不像话。但和我一起出任务时他对委托人还是笑脸相迎,绝不把自己糟糕的状态外传 我问过他很多次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仍然说闭着嘴不愿对我说一句话。

  他渐渐的失去了活力,整天闷闷不乐的。我试图带他去医院,带他去找心理医生,也许这会让他好过一些。一开始他还愿意听我的话,我让他去医院他就乖乖的听话,我让他把那些药吃了他也一一照做,但时间一久他便开始抗拒我甚至抵触我。

  他对我喊我没病我不吃药,他的情绪激动,让我心生厌恶,他将我手上的药品打翻在地时是我第一次对他发火,我气的直接夺门而出,可冷静下来以后我又因为自己的做法而感到后悔和深深的内疚。

  我回到房间里,看到他蹲着地上靠着床正在哭泣。我走过去不知怎地我竟也落下泪来,拥抱住他瘦弱的身躯,来回数次的亲吻他白皙的手臂。

  为何紧紧相拥还是会感觉到寒冷,为何我们就在彼此的身旁还是未曾感到丝毫的幸福。就算叫嚣着我爱你也好,就算对我说离不开也好,只是因为我们始终都是孤孤单单的,只不过是活着的人中转瞬即逝的害虫的其中之一罢了。

  “太宰先生,”他突然抬起头来,面颊上还挂着温热的泪水,我没说话,只是看着他,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你看吧,即使我们离得如此近,但孤独还是毫无预兆的袭击了我。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海所涌起的巨浪和黑暗一同向我袭来的那种绝望和悲伤。您说爱我,你说你了解我,你说要和我一起,但是你是否有想过我的感受呢?”

  最后我看着他的样子突然就想起了死,它驱使着我冲到还在哭泣的中岛面前,告诉他我们去死,去殉情,让海水灌满鼻腔窒息而死,又或者是去最高的山顶跳崖而死,无论什么死法都无所谓,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就好。

  只要还在一起……

  “请不要让我再患得患失。”

  他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来,我不敢再看他,等到他睡着以后我又独自哭了很长时间。无法解忧的我又跑去喝了一夜的酒,那时的我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动力,只是一整天的将自己泡在酒馆里,不回家也不回侦探社,虽然我怕再这样下去我迟早有一天会胃穿孔,可我还是抵御不了诱惑,一瓶一瓶的直往嘴里灌下,已是不省人事。

  我告诉中岛,我爱他,我喜欢他,要比世间的任何事都要更加的喜欢他。但他依旧以一种消极的回答来直面我对他说的话。

  “太宰先生,我只不过是一个做什么都失败的废物,为何还要这样爱我,照顾我。我承担不起你给我爱的代价,求求你快点放弃我。”

  “说什么傻话,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你的,我真的要娶你了。”

  这只是当时的一句气话,却没想到真的有实现的那一天,一个星期以后我带他去了教堂,决心带他去神的面前起誓。我用存了好久的钱买了两枚戒指,只为了在这一天能亲手戴到他的无名指上。

  观众席上没有嘉宾的到访,只是因为我没有告诉除了敦以外的人。不过这是沐浴在阳光里的敦第一次向我露出满足和幸福的微笑。

  在那之后,我又和他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但他的抑郁却从未好过,他告诉我他很痛苦,很焦虑,好像做的一切事物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到头来也只是以失败告终。

  日子还是要继续下去,为此我整天守在他的身旁,他开始厌食因为感觉吃饭也是受苦的一件事,于是我只能喂他吃,喂了几天他之后他告诉他还是自己吃来的好。

  我不知道他在惧怕些什么,那些毫无理由的事情。我反反复复告诉他无数次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他或者先走一步,为此我放弃了对自杀的研究,一心一意的陪在他身边,只是因为我觉得他是十分需要我的。

  “太宰先生。”

  “怎么了?”

  他突然紧紧抱住我,而后便靠在我的肩头沉沉睡去,那一刻我知道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我对他道了晚安,然后握紧了他的手。

[2016/12/10/FIN.]

想要热度和评论OTZ

评论(22)
热度(120)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