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敦] 于黎明花朵绽放之时

【苏萨克氏症候群】【是糖】

  “抱歉,我认识你吗?”

  他三天前在驾车时出了一场事故,在医院里昏迷了好久终于在十七号的下午醒了过来,但他醒过来的第一句话便使从听到消息起那一刻都处在一种紧张兮兮的情绪里的中岛近乎崩溃,他想去找内科医生来,好让他们给还在病床上的太宰再做一个全方位的检查。

  “你要出去?”太宰看他一脸痛苦的起身,就连忙拉出了中岛,要他重新坐回椅子上。中岛嗯了一声,再无下文,两人之间沉默了许久,太宰突然开口问他的名字。

  “我叫中岛敦。”

  哦,敦君啊。太宰坐直身子,打量了一下皱着眉头的中岛。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你呢,不过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要立刻就娶你回家。”

  “您……在说什么呢?”他别过脸去,耳根像是烧起一样,快速的掠过一片绯红。他重新站起来,丢下一句他去找医生之后就急急忙忙的跑出了病房。太宰盯着门看了许久,便垂下眼帘。过了一会他拿起放在床柜上的一本中岛才刚不久才翻过的一本书。

  中岛回来以后见他又睡着了,就把他摇起来。他告诉太宰医生过一会就会过来,要他再等等。

  “太宰先生……你真的不认识我?”他试探性的又问了一次,而太宰只是点点头。

  “如果您觉得戏弄我好玩就继续下去吧。”他说这话只是想要他在意识到自己的玩笑开的太大了好及时收手而已,却没有达到他真正想要的结果。太宰不说话,两人一直僵持到医生过来为止。

  “我想他现在的精神状态是很稳定的。”

  “那我可以出院了吗?”

  “可以,不过我建议还是在留院观察一下比较好。”

  医生离开后特地抽出时间来看望太宰治的国木田送给他一大束鲜花,并告诉他社里最近忙的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如果你的伤好了就快点滚回去帮忙。

  “敦君,那个人是谁啊,好凶。”

  “连国木田先生也记不得?那太宰先生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我只知道我自己的名字,因为你喊我太宰。”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下去,“顺便你可以去把窗帘拉上吗?”

  中岛去帮太宰办了出院手续,带他回了家。他已有些无奈,对这事的态度也从先前的不相信他所说的每个字变为了现在的将信将疑。

  他们两个在正式确认关系后的一个星期后太宰就叫他从员工宿舍搬出来和自己一起住,他们之间的感情完全就可是说是一帆风顺,从来就没有一丝丝的会让人感觉他们两人之间会感情破裂的痕迹,虽然也会时不时的因为一些小事而吵架,可最后还是会和好如初。

  但这一次,他对于太宰一回到家就问东问西的行为十分的不解,他觉得太宰所做的一切开始变的十分正常起来,就好像他真的失去了一切记忆一样。直到最后他对太宰所提出的问题有些不耐烦时他也只能一一耐心的解答。

  “这个是在哪照的呢?”

  太宰从柜橱里找出一本相册,翻开才看了几页便问在一旁的中岛问题,他接过来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指的是那次他和太宰第一次去约会时在湖边拍的第一张合照。中岛露出一个不大好看的笑容,心里顿时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现在再来看这样照片,让他觉得难受。便叫他合上相册,放回原位。他拉过太宰,要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太宰照做了,但被这样盯着还是第一次,不经让他脸红起来。中岛告诉他,他们是恋人,并且还把他的工作和他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了太宰,希望他能记住自己的话。

  “敦君,是我的恋人啊。”

  到末尾,没插一句话的太宰感慨了一句,对着他笑了笑。中岛诧异的点了点头,又在睡前打电话给国木田说明天早上他会把太宰带回武装侦探社。

  这天晚上中岛睡到了客厅,他不知道原因,只是想这样做。不过他并不知道的是太宰在他睡着以后去了客厅给他加被子这件事,但即使知道了,他也是无力改变现状的。

  第二日的清晨,他被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叫醒,挣扎了好一会才勉强从沙发上爬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睡的如此累,不愿再挪动一步,于是他又在沙发上躺了半个小时。

  第二次他模模糊糊的醒过来又看了一眼,发现还早本想继续睡,突然想起要带太宰回侦探社,他才拖着疲累的身子从沙发上爬起。本想一夜过后太宰也应该正常了,但他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出乎意料。

  “我认识你吗?”

  又来了。他一直都觉得这是太宰在故意戏弄自己,但又查不出什么原因来。他真讨厌太宰说这句话时看着他的一脸茫然的眼神,就好像是他的记忆被重置清空了一样,心不知被什么击中一样,让他感觉痛苦。

  昔日亲密无间的爱人,只是因为一场车祸就不记得自己了,并且他几乎没受伤,只是昏迷了几日罢了,可这却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们认识,我叫中岛敦,是你的恋人。”

  之后中岛按照他的病症去网上找了一下,又发现了他这些日子一直都让中岛将房间里的窗帘拉上,而且他还经常抱怨头疼,于是按照这几个特征,他找到了了一种十分罕见的症候群,其常见症状也就是患者的记忆只能够维持二十四小时,这也就是说,无论自己怎么样对太宰说,第二天他依旧会忘得干干净净的,就好比他从未见过自己也从未在他的生命里出现过。

  他不是很喜欢这个结果,关掉手机想了一下又给国木田发去一条短信请假,他决定带太宰回医院复查一次。可太宰没有一点的问题,他甚至带着太宰去了精神科,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希望能和太宰好好的谈一次,无论谈什么都好,但太宰却无法给自己想要的回答,他在一次次的失望以后想要放弃,但又放不下太宰。

  “那些欢笑和记忆本该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一日回家他对着太宰的背影说到,黄昏后的光芒拉长了他的影子,远处的太宰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站在那一动不动,像是等他走过去一样。这时他才慢慢的踱步走到他身边去。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星期就让他十分的不安,回忆也是越说越让他觉得悲哀,无法挽回。

  他一想起只要黎明再次降临太宰又会说同样的话,又会无法记起昨日之事他就苦不堪言,他彻夜未眠,辗转反侧许久最后还是看着他的背影一晚上。他十分害怕,就希望太宰能够就这样一直睡下去,希望永远不要有明日的到来。

  可现实又一点点的击碎了中岛心里仅存的一丝希望。

  “我叫中岛敦。”他死命的抱住太宰治,不想他再说什么,就用亲吻来堵住他的唇,直到氧气被耗尽,中岛才从他的身旁逃开。但太宰却因为他的举动而大笑起来,等笑够了,他才转过头去面对着一脸不知发生了些什么的中岛。

  “抱歉,敦君。我这一个星期都是装的,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而已,不过你真的是太可爱了吧。”

  一瞬间他真的是想要打死太宰治,因为这个混蛋着实欺骗了自己的感情,亏自己还那么的担心他,可话到嘴边就只剩下一句带有哭腔的“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2016/12/13FIN.]

如果喜欢请点个热度吧♪=͟͟͞͞♪=͟͟͞͞    (,,•▽•,, )

评论(18)
热度(137)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