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敦] 圆舞曲

【高糖】
@在雨光之中等待 

  “抱歉,先生。我怕上昨天晚上不小心拐走了你的狗。”
  他打开门,发现那个和自己只见过一次面的邻居正抱着自己的狗站在门口,他先把狗放下让它先回到中岛的房间里,再用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来说明为什么他会意外的顺走中岛家的狗,即使他听的有点云里雾里的,但对此他没怎么介意。

  “谢谢,我昨天正好在找它,您能帮我送回来真的是太好了。”他蹲下去揉了揉一直围着他脚转圈的柴犬,又问他要不要进来坐坐。虽然只是礼貌性的象征问一句,但眼前这个男人却同意了。

  他站起身让出能让他走动的空间,在他进去以后将门关上。中岛让他随便坐,他则去厨房泡茶。等到他从厨房出来,那个男人才开始介绍起自己。

  他告诉中岛昨天他回家的时候已经喝醉了,而他的狗那时还在栅栏边追赶一只落荒而逃的老鼠,他觉得自己当时脑子出了问题,想也没想就跑过去把狗抱起返回家中,以至于早上太宰治在地板上醒过来发现自己正抱着一只柴犬。

  他的衣服上还粘着几根黄褐色的狗毛,中岛伸手帮他弄下来。他们随意的谈了几句,最后太宰治把目光转到摆在茶几上的几本书。他问中岛能不能让他看看,中岛说可以,然后他伸出手去把书递到太宰治的手里。

  “你很喜欢这个作者吗?”太宰治翻了几页后将书放回茶几上,又瞟了眼书架上仅有的几本书,开口询问。

  “是的,我很喜欢。因为最近工作比较忙,我看书的时间也少,可这位作家的小说里的短篇故事都很有意思。”他笑了笑,说完后他们两个人之间又回归沉默。

  “打扰你这么久,我想我应该回去了。”太宰治起身,中岛想送他到门口,但他叫中岛坐在那里。他打开门走了出去,中岛站起来走到玄关处,在听到那边开门时声音他才将门重新关上。

  “终于走了。”他蹲下去,拼命的压下自己的幸福。过了好久他才没那么的激动,他已经很久没有为了一个人而心跳加速过了。他因为太宰治的突然拜访而喜悦万分,甚至跑过去抱住趴在地上的狗,自言自语的说起自己的心情。

  第一日来到这里,他就期待着能够和他的邻居说上几句话,初次见面他便欣喜万分,在那之前他很少有这样的感觉,就好比内心深处有什么炸开了一样,只觉得甜。

  虽然今天他同太宰治讲上话了,可他并不是一个会主动和不熟悉的人打招呼的笨蛋,虽然之后太宰治又找过几次要他去自己家喝茶,但毕竟交际对他来说有点困难,可机会马上就来了,快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敦君,我能邀请你和我一起去一个聚会吗?”

  十六日的黄昏,他敲开了中岛敦家的门,向他说明了情况。他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单身派对,因为他明天结婚。他嘲笑了一下他的那个朋友,但又向他打赌了这回去肯定不是他自己一个人,所以想邀请中岛和他一起去。

  “我可以吗?”他有些忐忑,因为突如其来的邀请让他有些乱了阵脚。他并非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只是如果和太宰治一起去,他怕是如果中途做出些什么丢人的事情,那他可就完蛋了

  “当然可以。”

  他在门口等中岛,要他去换一件衣服。

  他第一次去夜店是因为太宰治,不过他还是不敢喝酒,不过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单身派对要在这里举行,过了一会他去问太宰治,而太宰治告诉他这里场地大,如果中也喝高了还可能有机会能看到他现场跳脱衣舞。

  “就是因为这个吗?”他有点不敢想,结果就是作为这次派对的主角因为肆意破坏公物被一个黑头发的青年带回了休息室。他一直坐在角落里,没有参与进他们的狂欢之中。一是他对这样的事情本来就不感兴趣,二是太宰治坐在他的旁边也快喝醉了。

  “敦君,”他握住了身旁中岛敦的手,带着满脸的笑意转过去看他。 

  “我能邀你跳一曲吗?”

  “……可以。”

  他让人换了音乐,又把他从座位上拉起。他要中岛抓着自己的手,又让其他的人退到一边去,他是醉了,但中岛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

  悠扬缓慢的乐曲在他耳畔边响起,太宰治拉着他的手十分缓慢的移动着脚步,太宰治看着他的眼睛,暧昧的灯光和氛围让他的体温升高,心跳也逐渐加快。

  虽然期间太宰治有踩到过他的脚,他也只是笑着对他说抱歉。

  舞池里的人渐渐增多了,太宰治的手缓缓的向下滑去,扶着他的腰,笑了笑。

  “你知道吗,我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作者,”他有些醉了,酒精和聚光灯的光芒让他的脸看起来很红,可他还在继续说下去,“我对你一见倾心。只想快点认识你,于是我就带走了你的狗,虽然说我是很讨厌狗的。”

  语毕,太宰治吻了在他怀里的中岛。他无法抗拒,被吻后支支吾吾的连一句话也不能好好的说完。

  你的回答呢?太宰治说完,想等他的回复,可他像是如梦初醒,从太宰治的身旁逃开了。他害怕太宰治对他的感情,就算是两情相悦,可他还是逃跑了,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感觉。他跑回去,把自己整个人蒙在被子里,想起太宰治的那个吻,他就害羞不已。

  他活了这么久,连女生的手都没碰过,现在又让他和一个暗恋已久的人接吻,更是让他不敢去面对太宰治。
  他想着想着快要睡去,突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他一怔,跑过去看了看猫眼,确认是太宰治后他靠在门边并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朝着门外大喊。

  “太宰先生,请你回去吧!”今天已经够晚了。

  太宰治喊了几声中岛敦的名字,见他不开门,就回家去拿纸和笔。他等了一会见没声音了,恐怕太宰治是离开了,才放下心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想回到床上去。

  咚咚。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地上多出了一张纸条,他走过去把白纸捡起来,上面写着一行小字。

【抱歉,敦君。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想法,可是你愿意先开门吗?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他看到朋友这个词以后决定开门,他不想让太宰治在门外等太久。

  “该道歉的人是我。”他说着,给太宰治一个拥抱,太宰治回抱他,拍了拍他的背。

  “那你现在需要一个合租人吗?”
[2016/12/21/FIN.]
浔于.

如果可以,请给我热度吧🙏

评论(6)
热度(111)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