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敦] 温暖的午后

一个十分想写的这两个人的腻歪模式!我爱太敦!!【大喊】

【亲亲和抱抱都有了,我们缠绵于此,然后是?】

×××

  一个酷暑难耐的午后,他们原本说是计划好今天要一起去商场买东西的,但结果太宰治他磨蹭,一直拖到下午两点才准备好,可在中岛前脚刚迈出去,太宰治又说这实在是太热了要是现在出去的话怕是没办法活着回来了。最后中岛实在是拗不过太宰治,才答应留在家里陪着他的请求。但他们两无所事事的,只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里轮播的电视剧解闷。

  空调坏了以后他们只能靠着电风扇那一点微弱的风略微驱散一点周围的暑气。他觉得口干舌燥的,又不想站起来。他看了看中岛,虽然话并未说出口,但中岛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样,起身去冰箱里拿出了两根棒冰。

  太宰治撕开棒冰的包装袋,没几下就被他咬碎咽进肚里。在将木棒扔掉后,他把目光转向在一旁的中岛敦,而感觉到视线的中岛愣了一下,就将吃了一半的棒冰塞进太宰治的嘴里。

  “噗嗤,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他极力忍住笑,在看到中岛的耳根像烧起来一样红透后才停止了用来调戏他的话语。

  “太宰先生……”

  他一连换了好几个台,并用余光的瞄太宰治,想看他的反应,结果他在笑完后只是十分平静的吃掉了自己刚刚塞给他的棒冰。过了一会修理家电那边的人打来电话,说是实在是没有办法现在过来可能还要等上几个小时。

  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如同噩耗一样,但又由于太宰治的心情实在是好,也没去追究。过了一会太宰治叫中岛把电视关掉,他照做以后想问原因,可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

  中岛起身,想回卧室去睡午觉,刚准备问太宰治是要待在这里还是和自己一起回房间去时太宰治说了一句让他有些难为情的话。

  “敦君你好像从来都没有主动吻过我呢。”太宰治抓着他的手,强迫他坐下后笑眯眯的看着中岛。

  “因为都是太宰先生……”

  “没关系,现在就吻我吧。”

  他的眼神坚定,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味在其中。中岛皱了皱眉,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后他凑过去碰了碰太宰治的嘴唇,犹豫了一下才伸出舌头去。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的初吻了,可每次主动几乎都是太宰治,即自己只要享受就好,可这享受的代价又太大了一些。他抓着太宰治的袖子,闭着眼睛将唇贴了上去,不敢深入,只是在外边舔舔。

  等到他想结束这个好比蜻蜓点水的亲亲时太宰治就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舌头伸了进去。

  “唔!”

  突然像是受惊的中岛浑身颤抖了一下才对太宰治的索吻做出了反应。一阵乱抓后太宰治放开了中岛,看着他喘气和起伏不定的胸口以后莫名的感觉到满足。而中岛瞪了他一眼以后他又心安理得的寸进尺般凑上去亲吻他的脸颊。

  中岛没理他,太宰治便躺下去,把头靠在中岛的膝上。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但被国木田君命令着完成上个星期拖下来的报告呢,累的好几个晚上没合眼,所以必须要有敦君你的枕膝才能够恢复正常,你不会拒绝吧?”

  “不,这本来就是太宰先生你的错。”

  他被太宰治这样一说,突然就想起了那些天太宰治把他的工作都拜托给自己的场景,虽然说任务几乎每次都是他们两人同行的,但有一些报告又确实必须要由太宰治来完成才行。可太宰治那家伙完全不顾自己的反对,就将工作硬塞到自己的手里,而他呢,自然是去找新的自杀方法了。

  中岛伸手去揉揉他的那头黑发,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感觉热的不行,想推开太宰治又做不到,只能任由他躺着。今天不知为何他如此的要亲吻和拥抱自己,他虽然很开心,可因为害羞还是说不出口。

  “唔。敦君好像妈妈哦。”

  “我才不是妈妈呢!请太宰先生立刻从我的膝上起来!”

  “那,”太宰治翻了个身,又一把抱住中岛的腰。“敦君要试试看做妈妈的感觉吗?”

  “我才不要,明明有太宰先生在身旁就已经够麻烦了。”他噘起嘴不满的抱怨着,别过面颊通红的脸,不愿去看太宰治。

  “我们应该再多拥抱几次,或者就一直这样下去好了。”太宰治将头靠在中岛的肩上,语调缓慢慵懒至极,让人听完后便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而中岛则是将手插入他那头乱蓬蓬的黑发中无声的依靠着他。

  他们保持这样姿势几分钟后,太宰治就开始不安分的乱动,并用头发蹭他的面颊,而后又把头靠在中岛的胸口。

  “我都不知道太宰先生你原来是这么喜欢撒娇的人。”

  “我可没有抱男性的习惯啊。”太宰治说着,又把他搂紧了些。

  他一怔,突然想起与太宰治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夜晚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只是那天他昏迷过去了没怎么听清。

  “但是……”中岛想说那既然如此那时十一月中旬侦探社为了庆祝而开的那次酒会为什么你会抱住醉酒的自己,可话才刚到嘴边,他就立刻反应过来到底是为什么了。

  “怎么了吗?”太宰治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立刻将头从他的大腿上抬起来。

  “没事。”他露出笑容来,一反常态的心情极好。太宰治见他这样,又忍不住的想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吻他的唇。今天确实是太热了,热到他出现了少许的幻觉,他觉得中岛真的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甚至他都可以心放心的说他以后是肯定会和自己结婚的。

  敦君真的是特别的好。他在心底默念着这句话,抬起头来,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我实在是热的不行啊!敦君,在修理人员来之前我们先去冲个澡吧?”

  中岛敦抹去正从额上滚落下来的汗珠,看了看还死死抱着自己的太宰治,忍住想对他翻白眼的念头以后点了点头。

[2017/01/09/FIN.]
浔于.

我真的是太喜欢他们两个了😭😭😭😭【爆哭】怎么会有这么般配的两个人啊!!他们真的是太好了呜呜呜太好了!!!👏👏👏【语无伦次】

评论(17)
热度(127)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