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敦] 不要说话

【灯光都熄灭了,就现在,快点拥抱我。】

  太宰治帮着中岛搬了家,等到了新家后太宰治告诉他这里原本是一片干涸了的海,中岛不信,也就没去理他。当中岛第一次提起这件事时他又问过他为什么,难道是员工宿舍那边住的不舒服吗这样之类的问题,但中岛回答他的只有一句我的工资已经足够找一间比较好的出租房了。

  他站在阳台上向远处的海眺望而去,之所以对中岛说干涸这个词,他只是想告诉他夏季又重新回到他们身边了,但中岛是不会明白的。

  中岛在玄关处喊着太宰治的名字,要他帮忙把箱子搬进来。房间说小也不小,说大其实也有点牵强,他转回来看了看也只有四张榻榻米那么大。好在中岛他的东西也不多,除了一些日常用品以外就只有几套换洗的衣服。

  等到休息,中岛给太宰治泡了杯茶。

  “辛苦你了,太宰先生。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帮我的。”

  “一个难得的偷懒机会,我怎么可能不过来呢。”

  “随时都想着偷懒,不愧是太宰先生。”

  “好过分啊,敦君。”他打趣似的笑笑,又将话题扯远了。那日太宰治在他家留宿了一晚,因为这里离自己家有些远,要走回去恐怕是凌晨两点才能到家了。

  太宰治向他发誓明天早上就回家,中岛也就同意下来,不过两人挤一床被子的感觉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经历,虽说这一夜自己睡的并不是很好,半夜还被太宰治给踢下床去,面对这个烦人精他依旧没什么怨言,躺回去后很快便再次进入睡梦中去。

  等到铃声将他叫醒,他的头脑还有些昏沉沉的。其中夹杂着少许的不满和疲倦。中岛按下停止的按钮,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可却没有那个意思了。他躺了好久以后才伸手去摸手机,在看到还差几分钟才到五点时忍不住揉揉有些发疼的眼睛。

  太宰治还未离去,他没转头去看,只是知道他在。躺在自己身旁的那个没有受到铃声影响的人还处在安稳的睡梦中。睡不去的中岛又不想从舒服的被褥中爬出来,只好盯着天花板解闷。

  晨曦的微光照射在浅色的窗帘布上,透露出淡淡的色彩,而未被照到的另外一侧,黑暗向上蔓延,逐渐与天花板的色彩融为一体。白炽灯忽明忽暗的,在这样的氛围中,它看起来像是被一团苍白的雾气给笼罩起来了。

  中岛闭上眼睛,往温暖的那一侧靠去。

  记忆里,这还是他第一次和朋友睡在一张床上,虽然说太宰治并不是一个十分出色的朋友,可中岛还是打心底里喜欢他,认为他是一个很温柔很优秀的人生导师。

  他睁着眼睛,琥珀色紧盯着太宰的脊背,穿着蓝白色条纹衬衫的那个人突然的翻身有些吓到他。但还是立马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沉住呼吸等待他开口的时机。

  “敦君,早上好啊。原来早就醒了吗?我还以为你一直没醒,装睡可是很辛苦的。”

  “我……我是为了不吵醒太宰先生你才……”

  “看来我们都误会对方了呢。”太宰治笑笑,从床上爬了起来。中岛见他起来,又在床上赖了一会,为了发泄昨夜太宰治把自己踢下床去的不满,他就等着太宰治离开后霸占了整张床,左侧的余温让他脸颊微微有些泛红。
  
  他总是能够记得太宰治的一些习惯,就比如说他是十分喜欢喝加三块方糖和加了牛奶的咖啡的,这也是每次中岛在因为太宰治偷懒而帮着他做完属于他的那份工作小憩后自己的办工桌上总会摆着的能够解渴的唯一饮品。而每次太宰治来看他,都会偷偷留下那一小杯咖啡,而睡醒后的中岛也会十分无奈的笑笑,不自觉的将已经变冷的咖啡一饮而尽。

  他其实是不喜欢喝咖啡的,但和太宰治相处久了以后他才逐渐开始尝试。如果自己去尝试了太宰治所喜欢的东西,那么他们之间的距离会不会拉进?一开始抱着这样想头的中岛最后放弃了这个做法。因为他实在是无法理解太宰治的一些奇妙的兴趣爱好。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明白了就算了解了对方的全部,就算十分的清楚对方的喜好甚至眨眼那一刻的想法,但只要那个你所在意的人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你一眼,那么再多的努力都是白费。

  他一直在想可能性,毕竟要让两颗孤孤单单的灵魂要走到一起去是件多么困难的事啊,但只要他一直都在,那么自己就算不说也没有什么关系。直到太宰治告诉他自己要离开,也没告诉他自己到底去哪,什么时候回来,只叫中岛等他。

  “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这本书我就送给你好了。”太宰治将一本蓝色封面的小说放在茶几上,又叮嘱了一句一定要看到最后。他的手里紧握着行李箱,离别前又拥抱了他一次。

  他觉得自己应该在那个时候说些挽留的话的,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保重。他看着太宰治离去的背影又退回房间里,拿起茶几上的书本来想直接随手塞进书架的一角可又忍不住回头去翻翻看。

  这是一本字迹磨损的很厉害的书,刚才第一眼看到他还以为是小说,但仔细翻了几页才反应过来这是太宰治的日记本。中岛只能勉勉强强的看懂字里行间的大致意思,结果翻译过来又是一些没有意义的闲话和涂鸦。

  看到一半时他甚至有点怀疑太宰治是拿错了,索性直接翻到最后,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后面几页都是空白,翻到最后他才明白太宰治的意图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书的最后一页用铅笔写着这样一句话,他怔怔的看着那行字出神了很久,等到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他顾不得一切离开夺门而出就是为了要找到太宰治,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情是和他一样的,可为时已晚。

  他打不到去机场的车,想了想干脆跑着去,可又遥远的让他想要放弃。

×××

  太宰治站在等候室编辑着短信内容,犹豫着打了又删,看看又不满意反反复复修改数次后他决定只告诉中岛三个字。一开始太宰治是想约他出来当面告诉他的,但是自己却没有这个胆量。

  这当然不是太宰治会做出的事,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沦落到这般田地。他作为一个情场老手什么话没说过,只要是被自己所攻略的女孩没有一个是说不的。可到了毫无恋爱经验的中岛这里他就觉得直接开口对他说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这样的话实在不妥,甚至还可能被他笑话。

  他在家里反复的踱步思考要不要发送会不会吓到他的中岛以后点击了发送。他因为个人的原因本来是要离开的,可又想带上中岛,不知如何开口问他只能用那个办法。

  而这时跑累了正在河畔散心的中岛敦因为口袋里的震动声而将手机拿了出来,他的手黏糊糊的,满是还未干透的汗水,手机屏幕显示电量还有百分之一,于是他停下来,又在心中默念希望在看到信息前不要关机,可不幸的是他刚刚按下确认键手机便自动关机了。

  他叹了口气,准备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回家的路途还有些远,他在心中默念着那句太宰治写给自己的话,突然像是看开了一样,抬起头迎着夜间的风缓慢的走回家去。

  他在等待着中岛的回复的同时一直在看时间,还有大约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要登机了,直到最后他觉得不可能了,就站起来往门口奔去。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中岛干脆就连家也不回了,就坐在小公园的石凳上发呆,他觉得累,所以他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会。

  “我……”

  夜沉寂下来。

×××

  等到他拖着精疲力尽的身体回到家时,却发现家里的灯正开着。自己家的钥匙他只给过太宰治一个人,但又怕是进了贼。他绕了一圈,想从窗户里往里看看房间里的情况,在看到太宰治躺在被褥上有点无精打采的握着手机出神以后有点疑惑,但在确认了那人的确是太宰治后他有点震惊,可心疼又跳的很快,像是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一般。

  他推开未锁的门,见中岛进来,太宰治才抬起来来。

  “太宰先生,欢迎回来。”扶着墙的中岛朝他露出一个笑容,那个笑容僵在那很久,直到太宰治抱住自己。他忍不住想要哭,不为了伤心也不是其他的什么情感,只是见到太宰治的那一刻他觉得很难过,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混杂在其中。

  “嗯,我回来了。”

  “所以,这也是玩笑?”

  “一直都没有和你开玩笑。”

  中岛哦了一声,没在意太宰治到底说了些什么。沉默过后太宰治开始唱歌,并且越唱越大声,中岛听着,想不起歌曲的名字,他唱到一半中岛突然笑起来,而太宰治只是用一根手指抵住中岛的嘴,让他不要再笑了先听到最后再说。 

  “怎么样呢?”

  “太宰先生看起来很有做艺术家的天赋。”

  太宰治见他笑成这样,心里有点不爽,想也没想就亲了上去。

“抗拒吗?”太宰治问他,而蜷缩在他怀抱里的中岛摇了摇头。他们热切的接吻,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那样,这也成功的让中岛的心情变好了一些。

  “那敦君你的答复呢?有看到短信的内容吗?”

  “我的手机没电了,但我看到了书后面的话。”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下去,“不过我想我的答复太宰先生你已经很清楚了。”

  “我想也是。”
  
  
[2017/01/04/FIN.]
浔于.

请注意不要感冒。

评论(3)
热度(86)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