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 地下室 R-18

【囚禁+道具】

  又一次的剿灭敌军后太宰治扛着使用完污浊倒头就睡的中原回了家。他将中原放在车的后座上,为了让他不因为自己烂的能上天的车技受到伤害,他在驶离这片废墟前还找了几根看起来比较结实的绳子,为的是把他绑在汽车的皮垫上。

  一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就连路边的路灯也处在一种罢工状态当中。车窗玻璃被砸坏了,怕是刚才中原使用污浊时干的,冷冽的风从破了的口子里吹了进来,尽管不冷,他还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太宰治开的很慢,慢到他甚至都能够听得到从后面传来的中原打呼噜的声音。他记得中原的家里有一个地下室,放的全是一些他所珍藏的红酒和一些枪支,原本想去哪,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太危险,所以太宰治便转了个头,又耽误了些时间才到家。

  虽然一路上他没撞毁什么公共财物,但他在倒车时把门口的信箱弄得变形了,可他并不在意这一点。太宰治去后花园取来了一把剪刀,因为他绑绳子时不小心给打成了死结。又感慨了一句好重后便抱起中原上了台阶。

  自从自己离开港口黑手党,他就很少回这里了,而这次的并肩作战也是一次意外。如果他早个一两年就做这件事,那么也可能不是这个结局。太宰治关了门,把他拖去地下室,他记得那里应该是有一块床垫的,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但至少还能用。

  他想将动作尽量的放缓一些,至少在自己打扫之前他不要醒过来。太宰治扫掉地下室的灰尘,又看了看有些生锈的铁链,确认差不多了才把还躺在沙发上的中原抱下去。为了防止他中途逃走,太宰治在他的手上和脚踝处都做了些手脚。

  使用污浊是一件十分消耗体力的事情,他看中原脸色不佳,怕是要好一会才能醒过来了。于是他就爬上去,又出去了一次,为的是去副驾驶上拿刚才他从便利店里买回来的盒装牛奶。

  如果要骗中原喝东西,只有酒和牛奶他不会拒绝,太宰治一时半会也买不到酒,只能用这个代替,虽然说他喝的有点太迟了。他从碗柜里取出一个玻璃杯,倒了一半的牛奶进去,然后将两颗粉红色的药丸扔了进去,他拿筷子搅拌了几下,便又回到地下室去守着中原中也。

  太宰治打开手机看了看信息提醒,发现没人找
自己他就只能将手机放回裤袋里。他坐在床垫的一角看着将头侧过去正在熟睡中原,又咽了口口水才明明的爬过去。

  他把手撑在中原头靠着的一边,想俯身去吻他的唇角,但很不凑巧的是太宰治才刚刚碰到他,他就醒了。他小声嗯了一声,睁开眼睛就看到近在咫尺太宰治的脸差点没把他吓得叫出来。

  “太宰?!”

  “怎么了,见到我就这么惊讶?”他的嘴角浮现一个弧度,想看看中原的反应,于是他就不说话,蹲到一旁去。中原皱了眉皱,在看到手腕上锁着自己的镣铐后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太宰混蛋。

  “总之你也累了,把这个喝了就早点休息吧。”太宰治把牛奶递到他的手里,中原只是疑惑的看着他。中原接过太宰治给自己的杯子,还是不太信任他。太宰治笑的他心里毛毛的,实在是无法信任他。

  僵持了一会,中原将杯子里的牛奶喝掉,又塞回太宰治的手里。他点燃了一根烟,在狭小的空间里,烟雾散不出去,便消融在稀薄的空气当中。中原中也说他这是慢性中毒的同时还拖自己下了水,而太宰治则笑他,把抽了一半的烟塞进他的嘴里。

  中原中也低垂下眼睑,用手指夹住太宰治的烟猛吸了一口。太宰治看了看他那双好看的蓝眼睛,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抚他的脸颊,中原中也把灰白的烟雾吐出的同时侧头蹭了蹭太宰治的手掌心。

  “中也,我爱你。”他咯咯的笑了几声,中原骂了他一句蠢货,也忍不住笑起来。太宰治凑过去吻他,轻咬着他的下嘴唇并在上面舔了一下,他很少等着中原中也主动伸舌头,但不知为何今天的他异常的主动,也许是药效的原因,他这样告诉自己,闭上眼睛开始回应。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f6095de86e31

困乏累,我想睡觉。给 @-Asaya- 
如果喜欢给我点个小红心吧,谢谢。晚安了。

评论(10)
热度(253)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