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莓探险] 夏日的夜晚

双性转,少许猎奇表现。
-

  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使黑莓不得不放下手中正读到一半的书。

  要不是铃声的打扰,那本该会是一个凉爽无风且无人打扰的舒适夜晚。至少在恼人的铃声响起的十几秒前,黑莓还能在他的花园中喝茶。起初他还庆幸探险家不在,可在接通那通电话和听清对方的请求后,怒不可遏的黑莓立马动身赶往那家即将打烊的酒吧。

  出于某次意外,黑莓曾有到访过。但事实上那也只不过是为了处理夫人下令的差事和购买她所需要的必需品。一般他是绝不可能踏足娱乐场所的,况且这对很少有休息时间的自己来说,也太过奢侈。

  一路上黑莓都在想将探险家带回家后的事,明明再三叮嘱她不要去喝酒,她却次次将自己的话当耳旁风,从没听进去过。酒精对一个刚刚才成年不久的小姑娘来说意味着什么?这黑莓再清楚不过了。他可不想自家小姐天天和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鬼混。

  尽管那酒吧在他心里还没差到那种地步,但他的任务就是照顾和保护他的小姐,要是她经常跑去,并和不清不楚的人混在一起,他又该怎么和主人交代?在黑莓眼中,生于贵族世家的探险家本该是不应有如此坏习惯的,所以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就在他还在想着探险家事的时候,不知不觉间竟已来到了酒吧门口。这本该是打烊的时间了,就连从门口望去,店内的气氛也充斥着一股寒冷气息。黑莓来到吧台时,气泡饮正在和人聊天。而聊天对象,他是认识的。

  气泡饮一见黑莓,立刻停止了他们之间正在闲扯的话题。在气泡饮离开去带探险家出来的这短短几秒内,薄荷巧克力已经趴着睡着了。

  回去的路上,街上再看不到一个行人。这已经是他这月第三回将她从别的男人那儿带回家了,要不是他今天特地往她能放东西的地方都塞上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否则他的大小姐又要在陌生的地方过上一夜了。尽管最开始吸血鬼将她拐回家,只是为了吸血,可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他可保不定会发生些什么。

  有时黑莓也想让她吃点苦头,认为要是她了解了外界的残酷和危险后,也许会回心转意,乖乖回家继承家族遗产。但每次她回家浑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的狼狈样黑莓也一样看在眼里。探险家的毅力是黑莓最敬佩的一点,无论发生什么,她也只是笑着说会从头再来。

  那之后黑莓便看着躺在浴缸中半死不活的探险家,不自觉地皱起了眉。起初黑莓是想叫醒她后让她自己冲洗的,可就探险家目前的状态,不要说清醒了,能让她不要乱动都困难。

  黑莓打开花洒试了试水温,调到适中的温度后才伸手解开探险家衬衣的扣子。对她胸部发育极好这点,黑莓向来闭口不谈,只是看着。随意评论他人身材或是长相,自然是十分无礼之事。对此,黑莓再理解不过。就算是平日里不拘小节的探险家,也一定不希望别人对她说三道四的。而自己要做的,也只不过是在她弄破上衣扣子时及时将宽松的新衣物送到她的手中罢了。

  这样的情景令他想起小时候曾还是小姐玩伴的那段时光。尽管那时的探险家也经常偷跑出去,或穿梭于各个小巷街口,或又是爬上花园的树梢摘青果,弄得浑身脏兮兮一身的灰尘。大她好几岁的黑莓在这时就会领着她前往浴室,可次数多了,黑莓便不再为她洗澡,虽然话是说刚好可以锻炼探险家的自主学习能力,但不放心探险家的黑莓,还是会候在门口,直到他的探险家穿着一尘不染的新衣回到他的面前,他才松了口气。

  将探险家安顿好后,黑莓看了眼时间。今天的工作也都完成了,是时候回卧室去了,黑莓想着,刚准备离开,就被探险家探出床沿的小指勾住了袖口一角。对于猝不及防的突发事件,黑莓心里一惊。但好在她早已睡着,否则要是让她看到自己这副模样,指不定又要被嘲笑了。

  "怎么了?您不会醒着吧?"黑莓边说,边蹲下去查看探险家的情况。过于匆忙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还未将她沾上水的头发擦干。黑莓这才打开床头灯,并取来干毛巾,替她擦拭湿漉漉的发尾。

  梳理到一半,那家伙也不知突然吃错了什么药,突然黏住自己,直往自己的身上蹭。由于靠的过近,这时他才注意到探险家身上身上的那股酒气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沐浴露那股特有的果香。她的睡衣也因大幅度运动变得集齐散乱,甚至从黑莓的角度还能看得到探险家圆润白皙的乳房一角。只不过这对将她全身早已看遍的黑莓来说,只不过是段可有可无的小插曲而已。

  这时黑莓坐在床沿边,细细端详起探险家熟睡的面容来。以前他从未有过这样机会,这还是第一次。以往的探险家在自己眼中完全就是个爱惹事又闹腾的麻烦鬼,只要几分钟不看着她,她就又从家里跑出去了。在暖黄色灯光下的探险家显得异常漂亮,甚至她散乱的金黄色长发在黑莓的眼中也闪闪发亮。这超乎了黑莓的想象,为何他从未注意过他的小姐是位美人这件事?

  终日繁忙的劳作令他很难再去将视线放在探险家身上。甚至对她偷跑出去都习以为常,陷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水状态。只要她能平安归来,那么就随她去追寻理想吧。

  黑莓最后抬头看了一眼晦暗灯光处的挂钟,正准备离去之际,躺在他身旁的探险家又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再一次扯了扯黑莓的衣袖。

  "你要走了吗?"

  探险家说。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慵懒散漫,这或是是刚睡醒的缘故。

  "是的,小姐。"黑莓回答道,还顺手帮她重新整理了一下被压皱的被单,"今天太晚了,您请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我再帮您解决好吗?"

  语毕,黑莓本想拿起烛台就走,可探险家却死死握住了他手腕,像是不愿意他就此离去一样。就在黑莓在感到疑惑的同时,他看向她的眼睛。就在黑莓惊讶于探险家的眼睛犹如宝石般透亮时,她突然伸手捧住了黑莓的脸颊,且朝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说实在的,探险家的吻技并不算好,黑莓甚至还因此被她抱着舔了好几分钟。要不是看在探险家下达命令的份上,否则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推开探险家并锁上门离开房间。

  紧接着,她又沉沉地睡去了。仿佛从未醒过,也从未给予过黑莓如此糟糕的体验。

  可让他没想到的事,在重新安顿好探险家后,他发现自己竟然起了反应。这是何等的无礼失态?在探险家看不到的地方,黑莓慌了神。可等到平静下来,他又为自己对着探险家产生|情|欲这事感到羞耻。他怎么可以有如此低|级|下|流的想法?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尽管黑莓清楚的很,但他又无法否认探险家的可爱诱|人。

  等到黑莓回到探险家的床前,他试着向上抬起她的双腿。澄黄的光亮随意地落在她白皙柔软的肌肤上。这逐渐令他不安起来。尽管是探险家先引诱自己,可那也仅仅是她喝醉酒后的无意识举动。

  那时,他看着她,最终决定还是同她做|爱。如果她真那么想,那么黑莓倒是愿意给她上一课。在那个糟糕的吻中,黑莓探寻到了第二个指令。

  但令黑莓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还是个处|女。而因疼痛再次惊醒的探险家,则用一声惊呼将黑莓的思绪重新拉回。那个瞬间,探险家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她闪闪发光的眼眸也因此被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见到此情此景的黑莓一愣,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请原谅我。"黑莓用忏悔的口吻说道。

  话到这便停了,黑莓看着她,没有再继续下去。

  事后,他对弄脏她衣服这一事感到十分抱歉。而探险家却不以为然,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来,并在那天的下午又趁着黑莓不注意翻窗跑了出去。

  只不过这一回,探险家在临走前还特地将一张写着菜单的字条压在了黑莓最喜欢的那个花瓶之下。而那张字条,在被黑莓发现后,便永远封存在他最爱看的那本书的书页之中,且保留至今。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