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军] 某梦境与潮长

*觉军,ooc会有。
*血腥描写有,注意。给 @常乐疯 ❤

  Fliqpy密谋了很久,最终决定在那日的夜晚,等那个混蛋完全进入梦乡后开始做他甜趣美梦后,霸占他的思想,然后朝他的心脏狠狠的刺上一刀。这样就能顺利的霸占他的身体,得到支配的所有权。他因为自己即将要成功的计划而暗自窃喜,眯起了那双在黑夜里也能闪闪发光的金色眼眸。
  
  按照原先的计划,他开始入睡前,Fliqpy便早已埋伏在他的梦境的一个小角落里。等到他开始露出微笑,自己就动手,这样就能趁他不注意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终于在等了半个小时后,Flippy走进了自己的视野中。为了杀死自己的敌人,Fliqpy还是第一次那么的有耐心去等待一个人,不过如果是能杀死这个混蛋自己再等久一些也不是不行。

  他躲在暗处,觉得随时都是可以出手的大好时机,但他错了,为此他又多浪费了一些时间,最后实在是待不下去的Fliqpy跑进了Flippy的视野,Flippy因为突然的惊吓慌了手脚,结果被椅子绊倒在地,眼疾手快的Fliqpy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就把刺刀插进了Flippy的胸口,而前后一共被Fliqpy补刀二十几回的Flippy终是死了。Fliqpy发出胜利者一般嘲笑的声音,离开前又踹了他一脚。现在那个失败者已经消失了。当Fliqpy醒来,自己终于完完全全的占领了这具身体后,他开心的又数落了Flippy好几次。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Fliqpy会亲吻镜子中那个已经消失不见,但却满脸憔悴的参军者。即便他知道镜子中的那个人显然是自己而不是Flippy,他依旧会不厌其烦的做那些动作,直到厌烦后拿石块杂碎它。然后拿起剃须膏将它们抹在自己没有任何精力的面颊上。单从镜子里看,Fliqpy看起来甚至不像是二十几岁的人,因为Fliqpy的离开,他为此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无聊的感觉让Fliqpy差点发狂。他不是Flippy那个怂包,因为自己不会为了交朋友去游乐园打工,甚至回来的时候又把自己弄得浑身是血。即使这是Fliqpy干的坏事,他也不会承认,只会干一件更坏的事给Flippy那个混蛋看。圣诞夜前夕他一直在看无聊的电视节目直到电视不再播放节目,逐渐被雪花填满,他才关掉电视转身回到床上。中途他还抓住了两个小偷,正急在心头的Fliqpy杀了他们,又扯出他们的眼球放进嘴里嚼碎。

  他厌倦了没有Flippy的日子,至少他要是在,那么自己还能有一个骚扰的对象。现在Flippy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想怀恋他居然还只能对着镜子发呆。不过镜子里的人不是他,也永远不会是他。Fliqpy讨厌极了自己那双眼睛,因为他想的是一双比翡翠还要名贵,闪亮的眼眸。

  最后耐不住寂寞的Fliqpy砸碎了镜子。因为他只要往镜子中张望一眼,他就能看得到Flippy嘲讽自己的嘴脸。好啊,你是彻底解脱了,老子却要被永远困在你这懦弱的身子里了!也就是那天晚上,Fliqpy杀光了村子里一半以上的人,包括那个长着畸形鹿角的庸医。

  Fliqpy放了一把火,妄图烧光这个村子里所剩无几的人。当他如梦初醒,他发现自己又坐回在自家的床上。只是家里的个个角落都散发出一股腐烂的臭味,而自己的双脚深陷一堆腐肉之中。Fliqpy张了张嘴,起身下床想找盒烟来镇定自己的精神,但他越是着急越是找不着太想要的。最后差点把刀片当糖果咽下。

  Fliqpy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当他意识到这点已经为时已晚,因为他再也找不到Flippy,曾经他想,自己不可能会需要在自己眼中犹如蚂蚁一样能轻易碾碎的Flippy(就算只是碾碎他的精神他也照常以此为乐),但现在才明白自己错的离谱。他需要一个能够交流的对象,而不是一堆腐肉或者见到自己就害怕的四处乱跑喊救命的弱鸡,因此他需要的是一个强壮的,能和Fliqpy相媲美的人。

  不过自己的梦想一直就是杀死Flippy,然后霸占他的身体。这一点已经实现了,但他什么都没得到,甚至失去了Flippy。他开始懊悔,开始生气,开始砸碎东西发泄。之后他又杀了更多的人,直到房间和马桶下水道再也塞不下尸体和肉块,他才停下。但这只是另一种转移注意力的方法,他学不会做梦就不可能去见Flippy,虽然他死了,可Fliqpy仍坚信自己能够找的回他,而唯一条件就是自己能在睡着后梦到他。但不管用,因为无论睡多久他依旧进入不了梦境。直到有一天他被刮奶油的刀子弄瞎了双眼,被滚烫的面包烫伤手指他才感觉人的肉体是该有多么的脆弱与不堪一击。小镇上已经没有医生了,Fliqpy只能自己缝合伤口。

  再也看不到后他终于学会了该怎么做梦。当他终于进入死去Flippy的梦境,他欣喜不已,只是Fliqpy发现梦境里再也不是五彩斑斓的,犹如涂装海报一样让人生厌的色彩,而是变成了灰蒙蒙一片,而他站在沙漠与海洋的交集点,远远眺望悬挂在天幕中那轮明月。这没有Flippy。

  他环视了一周,终于发现远处躺在海水中的Flippy。他奔过去,拼尽全力,又拼命的喊他的名字,但远处的Flippy没有任何的动静,焦躁不安的Fliqpy只得拼尽全力去追赶Flippy。直到海水淹没了他的小腿,他终于触碰到沉睡已久的Flippy。要涨潮了,不能让他一直睡在这。Fliqpy开始拖拽他的身子,但无论怎么用力,Flippy依旧一动不动。

  “我终于等到你了,Fliqpy。”

  躺在地上的Flippy突然睁开眼,抓住他将他扯进海水中,朝他的背后刺去。无力抵抗的Fliqpy跌落在海里,永远失去了意识。唯有涛声依旧,浪潮吞没了他们两个。

评论(5)
热度(29)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