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敦] 鲸窒深海 (6)

航海paro ABO,久违的更新。1-5前文放在小号。★★


  “怎么了吗?敦,这几天我看你一直盯着海面发呆,是有什么心事吗。”

  太宰治搬来一张椅子,放在他的跟前。中岛敦看了他好几眼,看起来没有想要坐下来的意思。

  “唔,我只是有些想念陆地了。”

  如果从昨天算起,他们的航行已经过去整整两周了。虽然这是客船,但毕竟活动空间有限,一般人多多少少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耐心一直留在船上,不过太宰治之前有在海上打拼的经验,也学会了不少即使一个人待着也能找乐子的方法。不过敦他不一样,据之前他的了解,敦确实是第一次出航。而且又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让他怀了身孕。

  “船上准备的是一个月的口粮,昨天我去问了国木田,应该再过一个星期就能接近陆地了吧?”

  “这我也知道,不过客人们离开以后我们不就是立即要返航的吗?这样我怕脚都还没碰到陆地,又要返回到船上了。”

  “这个没关系,我可以去找国木田他们商量,叫他们先回去,我就带你去玩几天,当做蜜月旅行了。”

  “但我这不就是一直在麻烦太宰先生你吗?”

  “你已经和我结婚了,就没有什么麻不麻烦的,现在你还把自己当外人吗?”太宰说着,笑到。顺势揉了一把中岛敦的头,而这个动作让中岛敦皱眉皱了很久,看起来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太宰治看他这个样子,伸手按在他的眉心处,揉了几下。

  “不过你这条背带裤也穿了很久的样子,要不要换件衣服?”太宰治突然坏笑起来,看的他背后一冷。

  “诶?不用了,我这件穿的比较合身……”他往后退了一步,拒绝了太宰治的好意。
  “不要拒绝的那么快,总之去看看也好吧?”

  太宰治拉住想要离开的中岛,将他带去船舱的第二层。一开始他还不怎么愿意,但屈于他强硬的态度以后不知怎么的还有些好奇,便跟了上去。怎么想都是要他穿女装吧,他这样想到,虽然自己是omega没错,可再怎么说至少也是男性。女性的服装他说是可以接受,可这并不代表他一定非穿不可。

  上楼梯时他还有些紧张,转头督了一眼房号后他觉得有些眼熟,想了几秒,反应过来这是谷崎直美的房间。

  “原来是去找直美小姐啊,太宰先生你早点说我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啊。”

  “我没说吗?”

  “没有,完全没有。”

  “我还以为我说过的。”太宰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敲响了谷崎直美的门。

  静了几秒,门后传来女孩子甜美的声音。

  “啊,太宰先生和敦君,你们来了?先进来吧。”

  太宰治说了一声打扰了,拉着身后的敦进了门。二层的船舱有一扇窗户,也要比一层更通风和凉爽。由于敦他怀了孕,有的时候半夜感觉难受,他们都会拜托谷崎直美,希望她能让中岛睡在她这暂住一夜。一开始还觉得不好意思,又去问过国木田,才知道国木田他自动让出了房间,休息一直都是在驾驶室里的床上休息的。

  太宰顿时倍感感动,当天就给国木田独步,他的搭档写了一首赞美诗,结果差点被国木田独步扔进海里喂鱼。站在一旁的中岛敦信以为真,就劝他放下太宰治,又说了一句“太宰先生要是死了孩子就没有爸爸了”这样的话。

  一开始国木田本身就是想吓一下太宰治,结果听到中岛敦说这话,他愣了一下立马放下太宰治,离开后一个人时又想了想,突然就感觉十分的有罪恶感。又开始担心起敦。
  “没问题吗,太宰那家伙。”

××

  一进房间,又是一阵迎面而来凉爽的海风,拂过中岛的脸庞后,他忍不住哆嗦,觉得一股凉意钻进了衣间。床上坐着一个男人,躲在太宰治身后的敦探出头来,仔细打量了一番,还是没想起那个橙色头发的男人是谁。在那之前,虽有一面之缘,但当时实在是没留意,破罐破摔的中岛干脆当做不认识他。

  “这是我的哥哥,敦君还不认识吧?”直美注意到了中岛的异常,主动介绍起来。“刚才我叫哥哥来试一下化妆品,脸上的东西还没洗掉,但也请不要在意。”

  直美笑的一脸灿烂,在一旁的润一郎拉拉直美的衣角,让他不要再说了。

  “诶?难道说哥哥你害羞了?”直美凑上去,太宰治捂住了中岛的眼睛,说了一句我们迟一些再过来,便迅速的打开门离开了。

  “去找与谢野吧。”

  “一定要去吗?”

  “反正也没事做,和她们多交流交流也不错吧?”

  “话虽如此……但太宰先生你果然还是在打什么小算盘吧?”

  “没有啦,没有啦,敦君你连我也信不过吗?”太宰笑着摆摆手,带他上了三层。

  站到与谢野房门前,他们发现房间的门开着,敲了敲门后从里传来一阵温柔的女声。进门后,与谢野拿下眼镜站起来迎接他们。太宰说同与谢野说了几句,她很爽快的就同意下来,叫中岛敦坐到自己身旁来。

  “那么我家敦君就交给与谢野小姐了,我这边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太宰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本来太宰想,据中岛敦他自己说的和他了解到的,很久以前他被确认为omega后家里人就一直把敦关在家里,要他学习高雅的礼仪和茶艺和插花等富贵人家小姐才学习的东西,又说了几句反正以后要嫁出去,多和外面的alpha或beta接触也不好,还是学习,早日成为一个优秀的妻子比较好。

  而每次太宰治想起这些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了,那么他自然要将中岛推出去,让他和你更多的人交流,也不能只是待在自己的跟前。

  下到一楼,太宰治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一觉,进洗手间开灯时,他的视线正好瞟到洗漱台上的验孕棒上。太宰治拿起,思考了一下,将手里的东西扔进垃圾桶。

××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太宰治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他看着门,好一会才收回视线。

  “太宰那家伙,虽然不怎么靠谱,但专一,你也不用特别的担心。话说你要苹果吗?”

  “谢谢与谢野小姐。”中岛接过苹果,咬了一口。“高处的风景貌似更美些。我一直都没有机会上来,都是站在一层的甲板上看海的。”

  “你要是想上来随时都可以上来,只要是在这艘客船上的人,都有自由上下的权利的。贵族们一般下午会聚集在船头,早上你要是起得早,站在最高处的观光处能看得到日出的全景。”她停下缝制的动作,突然给中岛介绍起来。

  “那我明天早点起来!”

  “那也要注意休息。”与谢野说。“刚才太宰其实是叫我教你织毛衣的,不过我现在也没带毛线,你要是有兴趣,回横滨我可以教你。”

  “毛衣……我之前也学过一点点,不过为什么太宰先生他会让与谢野小姐你教我这个?”

  “原因他并没有和我说,你就当他心血来潮想搞点不一样的吧?”

  天色渐暗,他们又聊了些其他方面的东西,因为与谢野是医生,他又问了点生理上的问题。虽然不是很确定,但太宰治的确是想要这个孩子的。刚开始他想回陆地就打掉,结果还是舍不得。

    等到太宰治来接自己,同与谢野道过谢后,他被太宰治带回到房间里。他不是很有食欲,太宰治只能拿水果过来给他吃。房间内并没有什么能值得消磨时间的东西,中岛敦八点开始就一动不动的趴在太宰的身上,抱着他要他帮自己揉肚子。

  太宰没在意,十分听话的照做。留在房间里的太宰先生想了些东西,虽然不是一回事,可他对敦的感情还是十分微妙的,说爱显得太虚假,说喜欢听上去又不太现实的。他从来不亲口说什么喜欢,要是喜欢那么就连一个路人也看得出来。可中岛又离不了自己,已他的身份和社会地位来说,他只有待在一个合适的alpha身边才有可能保障生活。

  他不喜欢家族之间的联姻,何况敦他还是一个好孩子,和自己这种人在一起是他的损失。太宰治低头看了一眼熟睡的中岛,有些心疼。叹了口气,给他盖上被子自己独自一人跑去甲班吹晚风。

评论(11)
热度(67)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