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与] 落梅

一个短打。


  今年的冬季,似乎是更冷了几分。坐在廊下一声不吭的与谢野晶子独自观察着窗外簌簌落下的雪花,手中编制毛线的手也慢了几分。这是一个寒冷干燥的冬天,干燥到每次她都会来不及涂饰口红,而去舔已然开裂的嘴唇。不过她已经不在意这个了,就算有人提醒,她也只是微微点头,离开去做自己的事。接连几天外面都是夹杂着狂风和永远不会停下的雪。在得知风雪一周内都不会停下这个消息时,与谢野晶子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只是关上了电视。本来她也想出去走走,去观赏难得开花的冬梅改换一下心情。但脚上刚落的伤却无法让她那么做。与谢野晶子叹了口气,放下手中打到一半的毛衣,离开廊下去了厨房。不知为何,每每只要坐在这儿,她就无法静下心,像是胸口被什么东西堵着似的。

  与谢野晶子关掉灶上的火,不紧不慢的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稍抿了几口,她便放下茶杯,取来年前刚买的冬衣,顺手关掉了一旁还在发电的暖炉。离开家前她重新包扎了伤到的脚踝,想着不过是小伤,便带着伞和包离开了家。

  路上的风雪貌似有所减小,可依旧让她感觉有些不适。明明已经快到一月,可丝毫没有春季来临的景象。打着伞的与谢野晶子在一家豆腐店前停下脚步,想着晚饭要做些什么,但又想起清早国木田独步在餐桌前的话,本来想开口询问价钱的与谢野晶子径直走过,离开了菜场。

  作为无业在家的与谢野晶子现怀有两个月的身孕。说是没什么,结果为了不让她所到伤害,和国木田独步谈了很久的与谢野晶子最后还是妥协,虽说没什么不好,可她并不是那种喜欢在家待着,靠丈夫养活的女子。

  离开武装侦探社也是因为要同国木田独步结婚,但那天晚上她还没准备好,就收到了一份巨大的惊喜。虽然早已过去五个年头,她仍记得那日在烛光影子摇曳下红着脸递出鲜红玫瑰和戒指的国木田独步。虽然她很清楚自己和国木田独步理想笔记上写着的所谓“理想的结婚对象”相差甚远,她还是笑着答应了国木田独步的求婚,因为爱情就是这种奇妙的会让人抛弃理想和原则的东西。

  走着走着差点迷路的与谢野晶子寻得了一处废弃的梅园。被雪掩盖的落叶和冻结起的小溪闪着明亮的光。站在园外的与谢野晶子朝里望了望,见没人才放心走进去。她这还是第一次在这附近看见开的如此灿烂的梅花,仔细的观赏了很久,她才笑着道出一句真美。与谢野晶子弯下腰去捡一支断裂的梅枝,细心的握在手中,带回了家中。

评论
热度(38)

浔于

此人没有过多自我介绍、
色松推,偏爱24。
×
文章轉載到個人主頁隨意。
日LOFTER文章隨意。
聊天請走私信。

© 浔于 | Powered by LOFTER